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2269章 偷袭

    宋青书在帐篷里没呆多久,便有侍卫来禀告:“水月大宗,王妃召见你。”

    “召见我?她召见我干嘛。”宋青书一头雾水,不禁有些担心,莫非之前察必王妃与水月大宗认识?到时候别整露陷了。

    那侍卫不耐烦地说道:“王妃的心思,我们这些手下怎们敢胡乱猜测,你快点过去就是了。”

    宋青书犹豫了一下,拿起了一旁的水月刀,就跟着侍卫来到了察必王妃的帐篷。

    “见王妃不能带武器。”门口的时候侍卫伸手拦住了他。

    宋青书眉毛一挑,冷冷说道:“本座素来刀不离身。”对方要解兵器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打算埋伏刀斧手那一套?

    不过根据气机感应,帐篷里并没有埋伏啊。

    “让他进来吧。”这时候屋子里传来察必王妃的声音。

    门口的侍卫这才没有阻拦放行了,宋青书进去后,发现刚刚那侍卫并没有跟进来,屋中也没有其他人,旭烈兀应该回自己帐篷里去了。

    察必王妃高高坐在椅子上,小蛮靴肆意地踩在脚下兽皮之上,一双腿显得愈发修长。

    宋青书暗暗寻思,长期骑马竟然没有o型腿,实在是难得。不过转念一想,忽必烈是蒙古诸王身份最尊贵的王子之一,他的王妃自然是美丽动人的,又岂会像普通草原女人那样。

    注意到他的眼神,察必王妃一阵不舒服,怒道:“见到本王妃为何不跪?”一边说着一边取下腰间的鞭子往他脸上抽来。

    宋青书眉头一皱,伸出手指轻轻地夹住了她的鞭稍:“本座乃是大汗的客卿,大汗特许我们这些人不用下跪。”

    他虽然不清楚大汗有没有下过这命令,但之前目睹过水月大宗、金轮法王等人的行为举止,虽然尊重各自的主人,但却没有丝毫奴颜婢膝,想来是铁木真知晓这些高手心高气傲,特意免了一些规矩才是。而且就算没有这个命令,如今铁木真又不在,察必王妃难道还能过去求证不成?

    “大汗下过这样的命令么?”察必王

    妃也不确定,不过语气还是软了下来,“下次再让我发现你那双贼眼睛到处乱看,我就治你冒犯本王妃之罪。”

    宋青书淡淡地笑道:“王妃愿意拿自己的清誉当赌注,我就算被治罪了也不冤。”

    察必王妃脸色一沉:“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和我这样说话!”

    宋青书答道:“王妃胆子也不小,竟然敢孤身和我相处一室,还对我这般咄咄相逼。”

    察必王妃心中一惊,下意识往后缩了缩,正要准备呼唤外面的侍卫,不过马上反应过来:“我就不信你真敢对我无礼。”

    看到她骄傲地挺着胸脯的样子,宋青书下意识想戏弄他一把,不过终究还是打消了这个诱人的念头,毕竟长得帅调戏的话才会有奇效,如今顶着水月大宗这副尊容,恐怕只会彻底惹怒这个女人。

    见他不再顶撞,察必王妃终于笑了:“我就说嘛,之前明明在兴庆府抛弃了六弟临阵逃脱,如今却舔着脸回来的人,必然对荣华富贵有着无比强烈的渴望,又岂敢得罪我。”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王妃唤我过来难道就是为了故意羞辱我的么。”

    察必王妃没有回答,而是盯着他手指间的鞭稍:“松开!”

    宋青书手指轻轻一弹,长鞭瞬间回卷成一团,重新挂在了她的腰侧。

    察必王妃秀眉一扬:“你的武功这么高明,我很好奇那个高丽的傅采林武功高到什么程度,竟然能吓得你转身逃跑?”

    宋青书淡淡地说道:“王妃若是想知道,可以去问问六王爷。”

    察必王妃眼睛一眯:“当奴才的没有当奴才的自觉,很难得到善终的。”

    感受到她高高在上的态度,宋青书眉头暗皱:“王妃没有别的训示,我就先告退了。”说完转身便走,他可没这个功夫和这个女人胡搅蛮缠,反正水月大宗素来孤僻,倒也符合他的性子。

    “等一等!”见他要离去,察必急忙站起来喊住他。

    宋青书疑惑地转过头去,察必却脸色微红,假装望向窗

    外,小声说道:“之前你救我时摸到我的事情,不需要告诉任何人,我要是听到一点风言风语,就马上派人杀了你!”

    “放心吧,我可不想惹麻烦上身,”宋青书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停,嘴角浮现一丝戏谑,“很软。”说完便离开了,留下一脸错愕的察必留在原地。

    良久后察必才反应过来了,整个人又羞又怒:“这个天杀的东瀛倭人,迟早有一天要杀了你!”

    宋青书回去没多久,旭烈兀又召见他,不过无外乎是一些安抚勉力的手段,还得到了一些赏赐,他也不怎么在意,反倒是高兴终于成功混进了旭烈兀的队伍,没有引起任何人怀疑。

    当天天色已晚,蒙古人在各自帐篷中休整,当然因为有了之前袭击的事情,旭烈兀和察必还是安排了大量的探子在周围警戒。

    宋青书自然不用操心这些事情,水月大宗在蒙古军中身份超然,有独立的帐篷居住,他则安心地休息,这几天马不停蹄赶路还真有些累了。

    半夜的时候,睡在床上的宋青书忽然睁开眼睛,迅速往旁边一闪,一柄漆黑的匕首已经刺向了他之前躺着的地方。

    见到他躲避,对方显然并不意外,匕首顺势一撩,往他小腹处划来。

    宋青书暗骂一声,这招式未免也太歹毒了,要是被划中,虽然说是几寸的事情,但关系着一个男人下半生的幸福啊。

    下意识想伸指去谈匕首的侧面,忽然想起什么,一把抽出了旁边的水月刀,帐篷里仿佛升起一轮明月一样。

    他和水月大宗交手数次,自然熟悉他的武功路数,再加上之前学过鸳鸯刀的神刀斩,在刀法上也有相当的造诣,所以模仿起水月大宗的武功,并不是难事。

    那行刺之人显然没料到他竟然瞬间抽出了水月刀,和匕首比起来,水月刀长了太多,真的正面交锋,显然会大大吃亏。

    不过一寸短一寸险,那人不退反上,直接欺入宋青书身前一尺之地,充分发挥匕首的优势,让对方的刀法优势施展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