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2294章 马车中人

    “这样一来我更要去看看了?”宋青书顿时来了兴趣,如今他的心态正好诠释了什么叫唯恐天下不乱。

    和风女说了声,便跟着单玉如一起往阿里不哥的王府赴宴,原本风女也要跟着去,宋青书正头疼如何拒绝,单玉如和她说了几句话,她便乖乖地在家等待。

    宋青书看得目瞪口呆:“你这媚术竟然对女人也有这么好的效果!”

    单玉如羞涩一笑:“公子若有需要,我可以帮你搞定后宫里那些莺莺燕燕的争风吃醋。”

    宋青书摆了摆手:“不用了,本人魅力无敌,不需要这些手段便能让她们死心塌地。”

    单玉如点了点头:“公子魅力的确天下无双,连我这样的人一见到公子就沦陷了。”

    宋青书一阵恶寒,急忙扯开话题:“这次的宴会还有哪些人会参加?”

    单玉如想了想答道:“有察合台系诸王,其中以阿鲁忽为首,另外还有阿里不哥的心腹将领,哈剌不花、浑都海、火儿赤,他们都是名将,其中哈剌不花、浑都海当年领兵攻破了四川,火儿赤则是阿里不哥的侍卫统领,也是怯薛军首领之一。”

    宋青书听得一阵头疼:“这次来蒙古最郁闷的就是这些人的名字太拗口了,根本记不住,每个听起来都很相似。”

    “都是音译而已,自然听起来奇怪,像绍敏郡主那样给自己取的汉名的毕竟是少数,蒙古这边高层其实分成两派,一派比较亲近汉人文化,受汉化颇深,比如汝阳王府,还有忽必烈;另一派则是保守派,更习惯蒙古传统的习俗,很讨厌汉人那套做法,阿里不哥就是这一派的,所以他和忽必烈争斗不仅有权力之争,还夹杂着理念冲突,这才矛盾无法调和。”

    宋青书注意到她一边说一边在观察自己神情,知道她是在用赵敏试探,也不接话,继续问道:“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哪些高手之类的?”

    单玉如答道:“阿里不哥一开始网罗的高手主要是密宗的真言宗以及青海的血刀门,当初的真言宗第一高

    手桑结被他所信任,可后来到中原出任务不利,好像断了手,自然是废了;另外血刀门的血刀老祖以前倒也彪悍,可惜也不明不白地死在了中原,如今这两派虽然还有一些好手在阿里不哥麾下做事,但群龙无首,声势大不如前。”

    “现在阿里不哥麾下最主要依仗的高手便是我们天命教了,只不过上次西夏一行损失得也很惨重。”

    宋青书神色有些怪异,真说起来阿里不哥手下这些高手的死都和自己有关,到时候可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了自己身份:

    “你不是天命教的教主么,应该算他麾下第一高手了吧,哪怕之前任务失败,也断然没有让你亲自出来请人的道理啊。”

    “哪有这么简单,”单玉如苦笑道,“我虽然名义上是教主,但你也知道我们这种门派是强者为尊,很多人并不一定服我,教里面也各有各的山头。”

    宋青书想到在兴庆府偷袭她的邪佛钟仲游,大致也有了概念。

    单玉如继续解释道:“而且在天命教我并非第一高手,我上面还有师父,还有几个师叔伯,他们的武功都比我高,只是因为懒得管教中琐事才让我来当这个教主的。”

    “你师父是谁?”宋青书好奇道。

    “师尊姓符名讳瑶红,另外她几个师兄弟,邪佛钟仲游你已经见过了,另外还有毕夜惊和烈日炎,他们武功都要胜过钟仲游。”单玉如想了想继续说道,“不过他们毕竟是师兄弟,武功就算稍胜,也没有质的差距,以公子之能,只要不陷入他们围攻,倒也没什么大问题。不过另外有个人,公子遇上了要万万小心!”

    “谁?”见她神情郑重,宋青书也好奇起来。

    “血手厉工!”单玉如说起这几个字的时候,脸上露出几丝惊惧之色,仿佛在说一个恶魔一般。

    “血手厉工?”宋青书依稀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是我的大师伯,”单玉如解释道,“天命教是我师父符瑶红创建的,说起来我们都算阴癸派的一个分支而已,

    而厉工则是阴癸派掌门人,不仅是阴癸派第一高手,甚至可以角逐圣门第一高手。”

    “圣门第一高手?”宋青书知道她提到的圣门是两派六道的合称,“那他和庞斑谁更厉害?”

    单玉如摇了摇头:“说不准,他们没直接交手过,庞斑是魔相宗第一高手,厉工是阴癸派第一高手,钟仲游当初惨败于庞斑之手,同样的厉工要胜他也容易,所以两人应该是伯仲之间。”

    宋青书不禁一阵头大,蒙古这边大宗师未免也太多了吧,中原那边武当山一役各位大宗师死的死残的残,到时候怎么对付蒙古这边的。

    两人一路聊天,没过多久便到了阿里不哥的王府,阿里不哥倒是很热情,直接出门迎接,弄得宋青书到有些受宠若惊。

    心想如果真的是水月大宗来这里,恐怕也会很受用吧。

    这时候门口又停下了一辆马车,阿里不哥眼前一亮,对宋青书说句稍等,然后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和马车里的人对话了几句,然后招呼手下带马车直接开进府中。

    宋青书有些好奇车中人身份,带马车从旁边路过的时候,暗暗运起一股掌风将侧面的车帘吹开,那一瞬间看清了马车中的情形,只见一个美貌少妇怀中抱着一个婴儿,神情淡漠,眉宇间隐隐还流露出一丝凄苦之意。

    不过下一瞬间车帘便被一个魁梧大汉按了下去,从头到尾那个少妇都没往这边看一眼,仿佛其他的事情都和她无关。

    那魁梧大汉冷冷地盯着宋青书和单玉如,看到单玉如的时候眼中露出一抹惊艳之色,不过很快克制住,而是仅仅盯着宋青书:“你看见了?”

    宋青书淡淡地答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么?”

    那魁梧大汉大怒,正要发作,阿里不哥出来打圆场:“都是自己人,没关系的。”

    那大汉这才哼了一声,继续护着马车进了王府。

    一旁的单玉如喃喃自语:“原来那个神秘客人就是她。”

    “她是谁?”宋青书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