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章 经脉尽断的废人

    之前自己的名字因为和宋青书谐音,没少被朋友嘲笑,还得到了一个备胎之王的外号,当时他春风得意,自信十足,对此只是一笑而过,没想到现在有可能真的成了那个悲剧的备胎宋青书。

    “你进来吧。”桌边的青衣女子沉默了一会儿,开口淡淡说道。

    宋卿疏这下已经有八分确定了这是倚天屠龙记的世界了,没人会这么无聊特意布置这些场景来骗自己,关键是他清楚记得自己当时已经死了。

    按他们对话推测,这个时候应该是少林寺屠狮大会,宋青书被打得重伤,青衣女子自然就是自己名义上的娇妻周芷若了。

    宋卿疏下意识假装继续昏迷,原著中宋青书和周芷若的婚姻本来就是有名无实,周芷若对宋青书原本也没多少感情,而且经过各个版本电视剧的渲染,宋卿疏对周芷若的腹黑心狠可是印象深刻,要是被她知道真的宋青书已经被自己顶替了,肯定毫不犹豫一记九阴白骨爪,直接送自己上西天。

    宋卿疏已经死过一次,那滋味可不想再尝一次,这个时候张无忌也走了进来,“宋师哥伤势如何,带我瞧瞧他去。”

    周芷若见他进来,也没回头,只是冷冷说道:“他浑身骨头震碎,伤势极重,多半不能活了,不知道能不能挨过今晚。”

    一席话听得宋卿疏苦笑不已:“这个小娘皮真没良心,这副身体的原主人好歹说名义上也是他丈夫,现在性命垂危,她居然毫不在意。莫非想他死后成一个俏寡妇,又投入张无忌怀抱中么。”

    张无忌道:“你知道我医术不坏,愿尽力医治。”

    他的话让宋卿疏心中燃起了希望,张无忌深得蝶谷医仙的真传,有他救治,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周芷若问道:“你为什么要救他?”

    宋卿疏在床上听得一愣一愣的,暗自怜悯起这副身体的原主人来:看来你混得不咋地啊,你老婆正巴不得你早点死呢。

    张无忌一怔,说道:“我对你不起,心下万分抱愧,何况今日你手下留情,饶了我性命。宋师哥受伤,我自当尽力。”

    周芷若幽幽说道:“你手下留情在先,我岂有不知?你若能救活宋大哥,要我如何报答?”

    这情形不对啊,怎么像一对情侣在互诉衷肠?还如何报答,一个女人这样哀怨地问一个男人,要是对方要你以身相许呢?宋卿疏仿佛看到这副身体的原主人脑门上泛起了一道绿光,虽然周芷若不是自己老婆,但同样心有戚戚焉。

    张无忌道:“一命换一命,请你对我义父手下留情。”张无忌的话让宋卿疏舒了一口气,幸好他在感情上优柔寡断,要是他是韦小宝一样的性格,这个时候只要无耻一点,周芷若还不投怀送抱?

    周芷若向内堂指了指,淡淡地道:“他在里面。”

    张无忌来到床边,观察了一下宋青书的伤势,说道:“宋夫人,能否救得宋师哥之命,我殊难断言,是否能容我一试?”

    “宋夫人”三字一出,宋卿疏越看张无忌越顺眼,“要是把我治好了,你跟周芷若之间的眉来眼去我也就不计较了。”宋卿疏在心中暗暗盘算着,的确,原本的宋青书是有恨张无忌的理由,不过他只是继承了宋青书的身体,没必要同时继承他心中的仇恨。至于之前心中的不快,完全就是因为周芷若是武林中公认的大美人儿,宋卿疏出于男人的占有心理作祟而已。

    现在想来当初那个女人认为宋卿疏人品有问题,其实也不算完全说错。这个社会都是这样,除非你是混吃等死富二代,或者一个碌碌无为的庸人,不然只要你去奋斗,总会被社会这个大染缸所同化。

    世界上哪有什么好人和坏人之分,坏人的不幸在于他们让大多人看到了他们坏的一面,好人呢,也许是有意,也许是无意,让大家看到的都是好的一面。

    宋卿疏就是悲剧的前者,他黑暗的一面被情敌尽情展示在那个女人面前,所以他成了坏人;情敌黑暗的一面,女人一点都没看到,所以哪怕自己被情敌杀死了,蒙在鼓里的女人还觉得情敌是个正人君子。

    宋卿疏沉思之际,张无忌已经开始帮他接骨了。宋卿疏疼得死去活来,但摸不清新世界状况的情况下,却只敢假装梦呓,而不敢大声呼痛。

    张无忌扶正了他的碎骨,挑出了黑玉断续膏,运用九阳神功,将药力投入宋青书的各处碎骨,一炷香的时间过后,长舒一口气,对周芷若说道:“宋师兄性命已无大碍,只是….只是……”

    周芷若脸上也没露出一丝喜意,淡淡地问道:“但说无妨。”

    “只是宋师兄经脉尽断,以后恐怕再也不能习武了。”张无忌的话犹如五雷轰顶,宋卿疏一下子就傻眼了,在武侠世界里,成了废人,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你不必自责,救活了他已是不易。”周芷若还是那副漠不关心的语气,宋卿疏听着心里怪怪的,好像他们俩才是夫妻,自己只是一个外人而已,呃,自己好像的确是一个外人。

    接着张无忌担忧周芷若打不过少林三渡,很委婉的说出金刚伏魔圈的厉害,希望能跟他合力破真。

    周芷若断然拒绝:“咱们从前曾有婚姻之约,我丈夫此刻却是命在垂危,加之今日我没伤你性命,旁人定然说我对你旧情犹存。若再邀你相助,天下英雄人人要骂我不知廉耻、水性杨花。”

    张无忌急道:“咱们只须问心无愧,旁人言语,理他作甚?”

    “要是我问心有愧呢?”周芷若的一句反问让整个屋子充满了暧昧气氛。

    宋卿疏苦笑不已,对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致以沉重的哀悼:“这赤裸裸的勾引,简直是潘金莲重生,阎婆惜再世啊,哎呀,可怜的青书兄弟,你前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身体被我夺舍重生不说,看这样子连老婆也保不住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