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六章 出奇愤怒

    “谁!”不同于宋青书,周芷若这个时候勉强算个一流高手,立马坐了起来盯着对方背影,手捏着九阴白骨爪的起手式蓄势待发。

    “芷若,是我。”蒙面人回过身来,拉下了面罩,赫然就是明教教主张无忌。

    “不知张大教主三更半夜闯入我夫妇的卧室意欲何为!”周芷若语气虽然冷淡,不过浑身的劲气还是慢慢散去,对张无忌她的确没必要起什么防范之心。

    “芷若,其他人不知道你们夫妻的事情,我还不清楚么。”张无忌看着分床而睡的两人,柔声说道。

    见他知晓了自己和宋青书并无夫妻之实,周芷若一时也分不清心中是高兴还是恼怒,只好冷声道:“我们夫妻的事情不劳张大教主费心。”

    张无忌慢慢走了过去,苦笑道:“芷若,这么多天都不来找你我知道你肯定在生我的气,不过跟三渡一战后我走火入魔,这几天一直在梳理四散的真气……”

    “哦?你现在怎么样~”周芷若秀眉一挑,也不待他回答,有些焦急地抓住他的手腕一探脉搏。

    “勉勉强强压了下来,圣火令和乾坤大挪移不愧是西域传来的诡异武功,一不小心就容易走火入魔。”面对周芷若,张无忌也没有丝毫武林中人的防范之心,任由她抓着自己的脉门。

    “难怪你如今气息弱了不少。”周芷若觉得现在的张无忌跟之前有点不一样,不过以为是走火入魔的后遗症,也没太放在心上。

    “芷若,你还是和幼年时一样关心我。”张无忌感动之下深情的握住了她的双手。

    想到了两人汉水上的初遇,周芷若也仿佛置身梦中,抬头一看,见张无忌一双眼睛也深情地注视着自己。

    他们万万没想到,原本应该昏迷在床上的宋青书正冷冷地看着这一切,原来他被点了穴过后,无名在他身上留下的数道真气起了反应,让他从昏睡状况中醒了过来,不过这毕竟只是无名为了滋养他经脉留下的残余真气而已,张无忌又是天下一等一的大高手,其余的穴道是怎么冲不开的,宋青书现在除了意识是清醒的,浑身完全动弹不得。

    深情地注视着周芷若,张无忌情不自禁低下头吻去。

    看着张无忌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周芷若又有了那种心跳急剧加速的感觉,这一刻,她知道自己对张无忌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恐怕这辈子也没办法淡忘了。

    突然想到了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的妻子,周芷若心中传来一阵剧烈疼,将头扭到一边,推开张无忌的胸膛,趁机退后三尺,眼中泛起了晶莹的泪光,薄怒地看着他:“你已经有了你的郡主,我也已经嫁作他人妇,你这样做到底想怎样!”

    “我不知道,”张无忌痛苦地摇了摇头,“我真的很爱你,舍不得从此天各一方,与你成为路人。”

    听到张无忌说爱她,周芷若芳心一跳,咬着嘴唇:“那赵敏呢?”

    “我也爱!”宋青书都没想到感情上一向优柔寡断的张无忌这次居然这么干脆,周芷若也是气急反笑:“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张无忌撕开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胸口当初被倚天剑留下的伤痕:“芷若,你的身影,就像那把倚天剑一样,永远刻在了我的心上,我对你的心意,一直没变过,当初听到你和宋…宋师兄成亲的消息,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看到他胸口那道淡淡的疤痕,周芷若回想起光明顶上那个少女刺出这一剑时的伤心欲绝,一时间感慨万千,幽幽叹道:“那你当初为什么不来抢亲?你知不知道,我当初和青书以婚姻作为赌注,就赌你会不会来抢亲,结果我输了。”说完凄然一笑。

    “当时是我太傻了,以为宋师兄那么爱你,你成亲过后一定会很幸福。”张无忌伸手想将周芷若搂到怀里,哪知道她下意识往后一退,不由得心疼地说道,“直到你成亲过后我每天我心如刀割,才知道在爱情面前是不能让的。”

    对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在她面前吐露过心意,周芷若心中一时间五念陈杂,欣喜之余,却想到自己此时的身份,不由得苦楚说道:“这个时候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已经是宋夫人了。”

    “你们根本有名无实!”张无忌恼怒道,“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汉水边上那个冰清玉洁的善良姑娘。”他伸出拇指想去拂她脸颊上的泪痕,结果周芷若又是往后退了一步。

    张无忌继续往前靠近,,周芷若眼神迷离了片刻,贝齿轻咬,坚决地再退了一步,心思杂乱,没留意到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子失去平衡,往身后的床上倒了上去。

    “小心!”张无忌轻呼道,连忙扑过去想扶住她,却被周芷若下意识一挡,两人一起失去平衡,往床上倒去。

    由于屋中桌子挡在,宋青书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只看到周芷若似乎自荐枕席一般往床上倒去,张无忌随即压了上去,惊怒之下一口鲜血涌上喉头,由于重伤初愈,顿时晕了过去。

    两人跌倒在床上,对视一眼,一股无言的暧昧情绪散发开来。

    看着张无忌的手慢慢接近自己腰间的丝带,周芷若突然清醒过来,用手挡着,一下子坐了起来,犹豫道:“不要,青书他……”她想看一下对面躺着的丈夫,不过被张无忌挡在身前,根本看不到。

    “放心,我点了他浑身要穴,他不会知道的。”张无忌对自己的功力很自信,一点回头的意思都没有,完全不知道刚才两人的行为已经尽数落入宋青书眼中。

    听到了张无忌的话,周芷若脑海中闪过一丝茫然。见状张无忌将她的手拨到一边,扯住她腰带的蝴蝶结,正要轻轻一拉,周芷若一下子回过神来,一个闪身,就跳下床来。

    抓起桌上的茶杯,一杯水直接泼到了张无忌脸上,周芷若回头看了一眼昏迷在床上的丈夫,银牙一咬:“张无忌,还望你自重。”

    张无忌一怔,茶水从他脸颊滑落,一滴滴落在被褥之上,尴尬地看着周芷若。

    “你为什么不躲?”转过身来见他狼狈的模样,周芷若心中有些不忍,柔声问道。

    “是我自己该死冒犯了你,这一杯茶又算得了什么。”张无忌将脸上的茶叶抹了下来,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