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八章 误会

    “真的可以治么?”宋青书有些将信将疑,毕竟无名都没什么办法。

    “宋师兄莫要抱太大希望,在下只能尽力一试,成功的可能性只有一两成而已,不知宋师兄还要试么?”张无忌仔细思索了一番,皱着眉头说道。

    “一两成就够了,你尽力就是。”对本以绝望的宋青书而言,一两成的确很高了,要是张无忌满口打包票说有超过一半的希望能治好,宋青书反而不敢信他,毕竟无名都束手无策,现在他这样说,宋青书心中顿时升起了一丝希望。

    “无忌哥哥,我看你还是不要试了,免得治不好到时候枉做小人。”赵敏觉得心上人这次的做法有点唐突,治好了没什么人感激,要是治不好,恐怕到时候各种风言风语就会流传开来。

    “放心,我心中有数。”张无忌沉声说道,赵敏还以为他想尽力治好宋青书的伤以弥补对周芷若的亏欠,也就不再说了。

    “赵姑娘请放心,要是治不好那是宋某命中注定难逃此劫,宋某不会怪任何人。”宋青书一番话说得赵敏心中一奇,宋青书什么时候心胸如此豁达了?

    周芷若也有些奇怪,不过她自己心中有愧,也没细想,随身附和道:“张教主尽力既可,我们夫……夫妇二人定会铭感于心。”

    宋青书一开始有些担心张无忌想趁机害了自己性命,不过转念一想,他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答应治自己,医不好就算了,要是把自己医死了,考虑到他跟周芷若当年的事情人尽皆知,恐怕到时候武林中人人都会认为张无忌杀夫夺妻,是个无耻小人。

    接下来一段时间,张无忌经常跑来给宋青书针灸,服药,运功疗伤,忙过去忙过来,几天下来,内力大耗。

    宋青书反而有些过意不去了,心想他对自己这个情敌也算得上仁至义尽了。

    “吃药了,青书。”周芷若端了一碗黑黑的中药过来,扶起他的头一口一口喂她。

    依偎在周芷若身上,感受着她身体的弹性,还有那淡淡的幽香,宋青书一时间有些心猿意马。这段时间他可是一点都没放松警惕,每晚防备着张无忌又像上次那样过来偷香窃玉,几天下来,毫无异状,也没什么人来点他的穴道,又想到那个绍敏郡主也不是个寻常角色,一颗八面玲珑心,这次明知道张无忌经常接触到周芷若,要是能瞒着她每晚过来私会,赵敏也当不起机智无双这个称号了。

    几天没见,周芷若那里好像又变大了,喝药的时候宋青书的余光扫到了身旁佳人的胸.脯,邪恶地笑了笑。突然之间宋青书想到一个可怕的猜想,笑容戛然而止。

    “芷若,我肚子不太舒服,出去方便一下。”宋青书装作很扭捏地说道。

    周芷若抿嘴一笑,长身而起,整理了一下衣裙,让开了道路。宋青书一路小跑到茅房,仔细看了看周围没有人,连忙伸出手指到自己喉咙里挠了挠,顿时将刚才喝的药水全部吐了出来。

    原来宋青书方才注意到周芷若胸脯日益饱满,突然想起了少女那里只有经常被雨露滋润才会变得丰满,他一直防备着两人在夜里偷情,突然意识到白天不是同样可以偷情么?

    以前因为是大白天,所以宋青书放松了警惕,现在回想起来,每次喝了药过后,都有一段时间迷迷糊糊的,当时还以为像前世吃了某些西药那样会有嗜睡的副作用,加上青天白日的,也就没放在心上。

    回到房内没多久,宋青书假装疲劳上涌,眼皮似睁似闭,很快就陷入了梦乡。

    “青书青书?”周芷若轻轻地推了他几下,心中疑惑:“怎么每次喝了药就这么快入睡?”

    “不用喊了,中了我改良过后的十香软筋散,一个时辰之内他是醒不了的。”这时候张无忌的声音传了过来,宋青书悚然一惊,随即身上昏睡穴被点。

    听到两人说话的内容,宋青书再次昏迷之前终于明白了两人果然勾搭在了一起,心中的愤怒犹如火山喷发,呵呵呵,自己还真是天真,以为他们是要救自己,哪知道只是以此为幌子,方便他们偷情之用。

    “张无忌,你什么意思?”见宋青书脑袋一歪,周芷若连忙伸出手指在他鼻尖一探,感受到气息方才舒了口气,回过头来看着张无忌,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不这样我们哪里有机会说点体己的话,他若醒着,总是不方便。”张无忌看了看宋青书,说道。

    “张教主,还望自重!”周芷若站了起来,语气中带了一丝寒意,“之前我的确答应过跟你和好,但是对宋青书,我欠他的,你必须把他治好。否则,我心中总归有一根刺,是不可能和你好的。”

    张无忌沉默了一会儿,答道:“这是自然。”

    “你真的……真的能治好青书么?”周芷若注意到他语气中的不确定,顿时狐疑地问道。

    张无忌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宋师兄经脉尽断,已非药石能医。我说的有一成把握,其实已经夸大了许多。”

    “原来你替青书疗伤只是想趁机接近我的借口!”周芷若恼怒地瞪着他,“我就说为什么这段时间青书一喝药就睡过去,原来一切都是你搞得鬼。”

    “不然呢?平日里找你难免有风言风语传来,对你对我都不太好。”张无忌苦笑道。

    “之前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你必须将青书治好。”周芷若斩钉截铁地说道。

    “一口一个青书青书的,怎么,你就那么在乎他么?”张无忌有些醋意上涌。

    “或许这只是一个说服我离开丈夫跟你好的理由,”周芷若语气中充满了哀怨,“无忌哥哥,你明明知道人家对你的心意,但我是一个有夫之妇,总有自己的顾虑。”

    “我错了还不行么,芷若妹妹。”张无忌连忙赔罪。

    “你明明医术通神,怎么会治不好青书的伤?”周芷若脑中突然闪现过一个念头,看着他问道,“不会是因为青书是我丈夫,你出于男人的嫉妒心理,故意不治他吧。”

    “怎么会呢。”张无忌连忙摆手,“我的确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周芷若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直到他神色有些不自然,才淡淡说道:“好吧,暂时先相信你。不过这种治疗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会先带着青书回峨眉养伤了。什么时候你想到了治好青书的办法,什么时候你再来找我吧。”

    张无忌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周芷若却不给他机会,寒声道:“来人,送张教主出去。”

    看着张无忌无奈离去的身影,周芷若喃喃自语:“无忌哥哥,我知道你是有办法救他的,就看你愿不愿意为了我花那么大的代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