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十一章 艰苦的逃亡之路

    宋青书穿好了衣服,刚一下床,觉得脚步虚浮,心想真是要命,红颜祸水果然名不虚传。

    回头看着周芷若无力地躺在那里,宋青书蹲了下来,手指在她脸蛋儿上拂过,“娘子,我这么爱你,怎么会舍得杀你,放心,天亮过后你的内力差不多就能恢复了。”

    再大的火气,被折腾了六次,也灭得差不多了,周芷若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你会后悔的。”

    “就算最后死在了你手里,我也绝不后悔。”宋青书亲吻了她香唇一下,拿起行李往外走去,出门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别怪我提醒你,现在除了你我,别人都不知道今晚发生过什么,你不会那么傻跟张无忌说实话吧?”说完哈哈一笑,飘然远去。

    时间慢慢过去,天际开始泛白,周芷若眼睛一睁,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下面传来的酥麻和疼痛让她差点又躺了下去,看着白皙的娇躯上面到处都是欢好过后的痕迹,周芷若随手一抓,就将床板抓得粉碎,咬牙切齿道:“宋青书,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哈欠!”远在数十里之外的宋青书打了个喷嚏,抬头看了看天色,苦笑道:“那个女人恐怕已经醒了,我的行为是不是太狼心狗肺了一点?”

    宋青书得知她仍然是处子之身后,后面之所以继续那样羞辱她,其实完全为了激起周芷若对自己的仇恨,免得她伤心绝望之下自杀而已。

    虽然明知道周芷若抓到自己,自己肯定死路一条,要是她真的跟张无忌有过啥啥的,宋青书也许还真会狠下心除掉她以绝后患,现在知道自己是她第一个男人,哪里还下得了手。

    再说了,就算他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也不是一个愚蠢的人,他是清楚地考虑到杀了周芷若弊大于利才放了她的。

    如今天下就周芷若一个人会悄悄追杀自己,她还不敢声张;相反,如果杀了周芷若,自己又失踪了,那么自己就成了最大的嫌疑人,全天下的人都会认为自己杀了自己的妻子,别说张无忌和峨眉派无尽的追杀,全天下的人都会唾弃自己,到时候自己的名声就彻底臭了。

    可别小瞧这名声二字,在古代世界,背上了一个坏名声,恐怕一辈子都没法翻身,君不见平西王吴三桂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有一大堆人跳出来扯他后腿,这就是声名狼藉的必然结果。宋青书还想在当今乱世有一番大作为,怎么会如此不智背上杀妻的恶名?

    宋青书估摸着周芷若已经在追杀自己的路上了,自己当初提过天下四大神医,周芷若应该也能猜到自己要去找他们治疗经脉。

    胡青牛已死,剩下的三大神医,开封的平一指离这里最近,嵩州城的薛神医次之,毒手药王行踪最为诡秘,常人根本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他,不过这难不倒宋青书,身为一个现代人,熟悉金庸小说剧情的他十分清楚药王庄在洞庭湖流域的白马寺,武昌-岳阳一带,具体位置自己过去了再找便是。

    周芷若不出意外肯定是先去开封和嵩州,最后才会寻找虚无缥缈的药王庄,自己短时间内应该还是安全的,宋青书心中大定,大步向洞庭湖方向赶去。

    经过半月的赶路,宋青书终于来到洞庭湖流域附近,在多个城市打听白马寺的位置,被问之人纷纷表示没听过这个地方。

    一路又饿又渴,宋青书就在镇上找了一个酒家,点了酒菜一边喝着闷酒一边思索着自己的未来。

    也难怪他会沮丧,且不说毒手药王能不能治好自己的经脉,现在自己连白马寺也找不到,再加上鬼知道《雪山飞狐》的剧情发展到哪一步了,要是毒手药王无嗔大师已经死了,自己可真欲哭无泪了。

    并没有一般穿越众那样的狂喜,宋青书穿越到这个大乱世,只是庆幸自己捡回来一条命,但对于这个世界可没什么感情,天大地大,他仿佛一个过客一样,举目无亲穿越而来的他可从没把宋远桥当父亲,何况武当派早已因为莫声谷的事情与宋青书断绝了关系,自己经脉尽断也是拜武当派所赐。说起来,最亲近的人反而是名义上的妻子周芷若,不过她现在正在满世界追杀自己呢。

    苦笑一声,宋青书顿时觉得生活充满了灰暗,了无生趣啊。

    “起来,给本大爷让座。”砰地一声,一只脚踏上了宋青书边上的板凳上,一柄刀也示威一般杵在了桌上。

    武侠世界里,酒楼果然是个多事之地啊。宋青书郁闷地想到,只是没料到这种事情让自己碰到了,看了看其他几张空桌子,宋青书奇怪地盯着身边围着的那几个三大五粗的汉子:“旁边不是有空位置么?”

    “老子就是想坐你这位置。”明显是头目的汉子说道,“你这儿风景好,识相的快点给老子让开,省的挨揍。”

    另外几个汉子互相调笑道:“我们老大最讨厌这种油头粉面的公子哥,今天算他倒霉。”

    “这小子,一副兔儿爷相,肯定夹着卵蛋灰溜溜滚了。”

    ……

    宋青书笑了,自己落魄如斯,被张无忌周芷若这样天下一等一的人物欺负也就罢了,现在连一些地痞流氓都来自己头上撒尿。

    以前世的经验,现在这种情况他至少有四五种办法可以避免冲突,而且不至于太过窝囊。不过自从穿越过后他心中一直有一股郁结之气,加上发现这是金庸小说所构成的世界后,他有一种朦胧的不真实感,在他看来,这个世界的人物不过是些低等生物罢了。

    一苏醒就发现经脉尽断,然后名义上的老婆跟其他男人郎情妾意,碰碰她的身子,她都要全天下追杀自己,现在要是再跟这种路人甲一般的NPC低头哈腰,那自己可真算得上是穿越者之耻了。

    宋青书云淡风轻地一笑,不再理会身边的地痞,端起酒杯慢条斯理小酌一口。

    “哟呵!”地痞首领笑了,一巴掌就将他的酒杯扇到了地上。宋青书也不动怒,拿起筷子夹起一颗虾仁,慢悠悠送到口中。

    “艹!”身边地痞发现自己被无视了,脸皮一抽.搐,拿起旁边小儿臂粗的哨棒一棍子往他背上打去。

    “噗!”宋青书被打得一个趔趄,刚喝的一口酒也喷了出去,还夹着着一丝鲜血。刚才他做了这个决定就做好了被打的准备,有些东西在旁人看来也许很可笑,但是自己却必须要坚持的。

    当然他也不是傻瓜,要是还在长江以北,他可不敢这么冒失。料定了如今身处大宋境内的繁华地段,不同于战乱四起的北方,这里官府的威慑力还是存在的,这几个地痞顶多将自己狠揍一顿,可没那个胆量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自己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