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十二章 小龙女儿子都这么大了

    宋青书极为硬气地硬扛着加诸于身上的每一拳每一脚,照常镇定地夹着菜,喝着酒,虽然说在对方拳脚之下,几乎没有一口菜,一杯酒能顺利送到嘴里。

    “好汉子!”不远处一张桌上约莫七八岁的男童拍案而起,转头对身边一个全身裹在雪白皮裘中的美丽女子说道,“娘,我要救他。”

    一群地痞打得也累了,关键是宋青书一副死人模样,他们打着也没劲,这个时候听到有人出头,顿时停下手来,发现是一个七八岁的娃娃,顿时哄堂大笑,待看清了他旁边女子的容貌,顿时色心大起。

    地痞首领张口就调戏道:“哟,哪来的小娘子如此美貌,要是你过来陪大爷喝一杯,大爷就不跟你娃儿计较。”

    “混帐,敢侮辱我娘!”男童大怒,抓起一旁的板凳就扔了过来。

    地痞首领没料到他会出手,大意之下被砸得七荤八素,大怒之下招呼兄弟们上:“给我往死里打,别动那个小娘子。”

    “小心!”宋青书被打得鼻青脸肿,也看不真切那边情况,只觉得几个虎背熊腰的汉子往一个小孩子扑了过去。

    见到扑过来的众人,那个男童却不慌不忙,一个闪身就放倒了一个地痞,然后站在中间,任由众人将他围住,几番交手下来,众人居然没有占到丝毫便宜。

    “咦?”宋青书仔细看去,见那个男童出手奇短,抬手踢足,全不出半尺之外,但招数绵密无比,周身始终不露半点破绽,因此几个流氓完全攻不进去。

    宋青书发现他这套掌法以守为主,颇得太极功神髓,心中还寻思他跟武当有什么关联。考虑到自己武当弃徒的身份,他本来打算先行离去,免得聊起来尴尬。

    不过他注意到男童虽然举手投足颇有大家风范,不过毕竟年幼,力气上太过吃亏,已经逐渐落入了下风。

    这一来他反而不好走了,几个地痞见这么久都拿不下一个小孩,脸上有些挂不住,有一个人一发狠,拔出刀就往男童砍了过去。

    “小心!”宋青书大惊,抓起一条板凳就冲了过去,要是这个小孩因为救自己反而送了性命,那他恐怕要内疚一辈子。

    那个裹在白色皮裘里的女子也出手了,只见一条白色的绸带飞了出来,缠住圈中的男童,往后一拉,就将他拉出了战圈。

    见宋青书陷入了重围,犹豫了一下,轻轻一踩旁边的桌子,就飞了过去。旁人只见白光一闪,女子便冲进了战圈,宋青书只觉得身子一轻,被一股柔劲就送到了男童旁边。

    宋青书急忙抬头看去,只见女子手中的白绸带就如是一条白龙,盘旋飞舞,纵横上下,但听得呛啷、呛啷、啊哟、啊哟、砰蓬、砰蓬之声连响,眨眼之间,几条汉子的兵刃全让夫人用绸带夺下,人全都摔到了楼下。

    宋青书目瞪口呆得看着眼前一切,没想到这个长得娇滴滴的女子武功竟然如此厉害,心中寻思,白衣女子,以白绸为武器,难道是小龙女?看着一旁虎头虎脑的男童,宋青书心中有些不是滋味:本来对小龙女还充满着幻想呢,只是没想到她儿子都这么大了。

    女子礼貌性地向宋青书点点头,然后拉着男童的手往楼下走去,宋青书满腔疑问不由得全吞到了肚子里。

    男童回过头来给他作了个鬼脸,耸耸肩一副无奈的表情,把宋青书逗乐了。

    犹豫一下,宋青书还是决定追上去。小龙女可以说是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现在生了孩子又怎么样,宋青书也不想错过与她相识的大好机会。

    “龙姑娘,等等……”宋青书一路气喘吁吁地追了上去。

    听到他明显在喊自己,女子停了下来,疑惑回过头来:“公子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信龙。”

    “你这人怎么喊我娘姑娘?”虎头虎脑的男童有些生气的瞪着他。

    宋青书一愣,难道不是小龙女?连忙道歉道:“在下见夫人装束和兵器,跟印象中某人很相似,还望夫人恕罪。在下宋青书,谢过夫人救命之恩。”

    男童这个时候插嘴进来:“明明是我救了你,你不谢我,偏偏谢我娘,肯定是见我娘美貌,心中起了坏心思。刚才还以为你是一条铁骨铮铮的好汉子,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个登徒子。”

    他一番话闹得两个大人都很尴尬,白衣女子瞪了自己儿子一眼:“斐儿,休要胡说!”说完对宋青书投来歉意的目光,“小孩子不懂事,公子不要介意。”

    听女子喊他斐儿,宋青书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莫非你是胡夫人?”

    女子警惕地看了他一眼:“我以前似乎没见过公子。”

    宋青书大为兴.奋,蹲下来抓着男童双肩问道:“你就是雪山飞狐胡斐?”

    男童吃惊的看着他:“我是胡斐不假,可不是什么雪山飞狐,咦,这名字挺威风的,以后就用它当外号了!”

    胡夫人悄悄将胡斐拉了过去,沉声问道:“不知公子为何认得我们母子?”

    “在下从小崇敬侠客义士,刻意关注之下,对江湖中一些事情比较了解,”宋青书胡乱搪塞过去,突然皱着眉头,看着眼前水晶一般的可人儿,犹豫着问道:“不过在下听闻,当年胡大侠不幸亡故,胡夫人也随之殉情……”

    胡夫人微微一笑,宠溺地看了一眼胡斐:“当年我的确是准备跟随胡大哥而去,不过拔刀之际,斐儿突然大哭起来。我突然想到苗大侠虽然是个正人君子,但难保有小人作祟,于是决定先将胡大哥唯一的骨血好好抚养成人。”

    宋青书没想到剧情已经起了变化,看来自己穿越而来的蝴蝶效应开始显现了,正在患得患失之际,胡斐兴奋的拉着他的衣袖,期冀地看着他:“你认识我爹?”

    宋青书回过神来,听到他的问话,遥望天际面露神往:“辽东胡一刀,遇见作恶之人,就是一刀,是宋某素来敬佩的大英雄大豪杰,只可惜缘悭一面。”

    见他赞赏自己夫君,胡夫人脸色也不由得有些缓和,似乎回忆起当年跟丈夫行侠仗义的日子,嘴角露出一丝甜甜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