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十三章 叔叔与嫂嫂

    听到他如此敬佩自己爹爹,胡斐也十分高兴,不过看到娘的笑容,眼珠一转,“谁知道你是不是见到我们母子,才刻意说我爹好话呢。”

    “非也非也!”宋青书神情肃然,语气发乎自然:“当今天下,大侠的称呼似乎满大街。不过真正称得上大侠的,在下只认同两个半?”

    “哦,天下英雄如此之多,不知是哪两个半有此殊荣?”胡夫人也被他提起了兴趣,一改之前冷冰冰的神色。

    “镇守襄阳的郭靖郭,为国为民,大侠当之无愧。”宋青书心中却在寻思,可惜他的精力全花在了国家大事身上,对家庭未免有些失职。

    “郭大侠的确是一代大侠。”母子两人纷纷点头。

    “剩下的半个,”宋青书故意卖了关子,说道,“当属雪中神丐吴六奇,真正做到了受人一饭之恩,永世不忘,真乃海内奇男子也。”至于为什么是半个,是因为宋青书拿捏不准这个时代的吴六奇是金庸笔下的吴六奇,还是历史上的那个吴六奇。

    “我虽然没听说过此人,不过如你所言,他的确也当得上大侠二字。”胡夫人平素最欣赏这种英雄豪杰,不由得面露异彩。

    “还有一个呢?”小孩子沉不住气,见宋青书一直不继续说下去,胡斐连忙问道。

    宋青书却不直言,反而念了一首诗:“辽东有好汉,大侠胡一刀。武功平天下,豪气冲云霄。义气满乾坤,柔情心中绕。惹得书生羡,恨不相结交。”

    一席话说得胡夫人美目异彩连连,深深望了他一眼,“未亡人替先夫谢过公子赠诗。”这下她算是真的放下心来,对方要不是真的对胡一刀生平很熟悉敬佩,是不可能做出如此贴切的诗的,寥寥几行,胡夫人仿佛又听到了丈夫豪迈的笑声,心中不由得一酸。

    这下胡斐可是越看宋青书越顺眼,听他诗中充满着缘悭一面的遗憾,心中豪气顿生,扯着宋青书衣袖庄重说道:“刚才在酒楼里就佩服阁下的豪气,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不过却有一身铮铮铁骨。爹要是见到你必定相逢恨晚,听你语气中充满遗憾之意,我愿意代爹跟你结为八拜之交,不知阁下可愿意?”

    胡夫人大惊失色,连忙想捂住儿子的嘴:“斐儿,休要胡闹!”

    果然不愧是雪山飞狐,从小都这么豪气干云,宋青书爽朗一笑:“果然不愧是胡大侠的儿子!在下求之不得。”说完就拉起胡斐对着东北方向跪了下来,抓起一抔黄土充当香烛:“在下宋青书,倾慕辽东胡一刀风采,愿与之结为异性兄弟,天地作证,山河为盟,皇天后土,实鉴此心。”

    胡斐也跪了下来,一本正经:“在下胡斐,代父胡一刀与宋青书结为异性兄弟,嗯,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日死…”胡斐毕竟年纪还小,一时间想不到什么誓词,想起戏文中听到的,张口就来。

    “胡闹,你爹都……”胡夫人刚才一把没拉住他,现在见他的誓词实在是不伦不类,不由得尴尬万分。

    “嫂嫂,不碍事,小弟本来早就死了,如今万幸留着一条命苟延残喘而已。”宋青书倒也没说谎,真正的宋青书的确已经死了。

    见他喊自己嫂嫂,胡夫人不由得心中一跳,有些不自然地说道:“斐儿太胡闹了。”

    “我倒是很欣赏他从小心中就有一股豪侠之气,要不是已与兄长结拜,我还打算跟他结拜呢。”宋青书笑道,“斐儿,我们私底下就以平辈论交。”

    胡斐一时兴起用父亲的名字与他结拜,突然想到凭空矮了一辈,正在郁闷呢,闻言顿时大喜,上前叫道:“好大哥!”

    看着一大一小在那里胡闹,胡夫人也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只好转移话题道:“叔…叔叔,我见你似乎中气不足,以你少年人的体魄,不应当如此啊。”

    宋青书被她一声叔叔喊得身子酥了半边,连忙回道:“嫂嫂明鉴,我之前因为受了重伤,以致如今经脉尽断……”

    胡夫人闻言一惊:“叔叔可否让我把一把脉?”见他已经跟自己丈夫结拜,就就不那么在意男女之别。

    虽然知道于事无补,宋青书还是礼貌的将手递了过去,当胡夫人柔.嫩白皙的手指抚上他脉搏的时候,宋青书只觉得触感又冰又滑,心中不由得一荡。

    “什么人对叔叔下这么狠的手?”没多久,胡夫人脸色大变。

    宋青书恋恋不舍的收回手臂,苦笑道:“我之前做过一件大错事,有此遭遇也是罪有应得,嫂嫂不必在意。”

    “你倒是看得开,”见宋青书如此豁达,胡夫人惊奇的看了他一眼,突然想到什么,眼神一亮:“对了,我们正要去拜访毒手药王,听说他不仅用毒厉害,救人也是大国手,说不定能治好叔叔的伤势哩。”

    “巧了,我来洞庭湖也是为了找他的。”宋青书感叹真是缘分呐。

    “叔叔若是不嫌弃,我们一起上路把。”胡夫人柔声说道。

    “求之不得!”宋青书大喜,哪会嫌弃,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连忙说道,“不知嫂嫂可知毒手药王居处?”

    “我们母子多年寻找,数月前才探得他在洞庭湖一代,具体位置却不得而知了。”胡夫人一对秀气的眉毛微微一挑,无可奈何的说道。

    “我倒是知道他在洞庭湖一带的白马寺,不过白马寺具体在哪儿,我问了很多人都不知道。”宋青书也很烦恼。

    “娘,我们一个月前不是路过一个小镇,就叫白马寺么?”小胡斐突然兴.奋地叫了起来。

    多年以来的疑惑马*要得到答案,胡夫人不由得面露喜色,宋青书也长舒了一口气,跑到湖边梳洗一番,将身上脸上的鞋印血迹擦掉后,胡夫人看得眼前一亮,心中暗自寻思:叔叔如此俊秀的人物,没想到内心居然也跟大哥一般豪气干云。

    “嫂嫂,你们母子找毒手药王何事呢?”宋青书擦了擦头上的水,看着胡夫人问道。

    “当年胡大哥中毒身亡,我后来多加查探,才知道他中的毒乃毒手药王的秘药黑煞寒冰,不过我们夫妇和他从无过节,也没加害的道理,想来是他的药被其他人取了去,我想当面找他问清楚还有哪些人有此剧毒之物。”又回忆起了丈夫,胡夫人娇俏的容颜难掩心中的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