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十五章 肋骨在下面啊

    这种戏码在电视剧里见多了,见她神色扭捏,宋青书顿时了然于心,故作不知道:“嫂嫂可是担心一来一回耽误太久?兄弟我久病成医,也懂得接骨之术,如果嫂嫂不嫌弃,我帮你接好了骨,再去追那个书生。”

    “这怎么行,”胡夫人一张俏脸顿时像一块红布一般,呐呐地说道,“你我……男女有别,怎么方便……”

    “如今斐儿危在旦夕,只可很我如今经脉尽断,没法独自去救他回来,只有依靠嫂嫂。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胡大哥在天有灵,也不会怪你的。”宋青书正色说道。

    胡夫人见他说得不伦不类,脸色顿时有些古怪,心想胡大哥天生豪迈,这种情况当然不会介意,不过自己是个女人,可是介意得很。

    “刚才那个书生好像说要拿斐儿试药……”宋青书见她还在犹豫,不由得再加了一把火。

    胡夫人心中一跳,最终母爱的本能战胜了女人的羞涩,她银牙一咬:“叔……叔叔,劳烦你答应我从今往后,彻底忘掉今天发生的事情。”

    “这是自然,”宋青书神色一整,“嫂嫂,等会儿我会以布条遮住眼睛,不会看到一丝不该看的东西。”

    胡夫人终于舒了一口气,微不可见的点点头:“那好吧。”

    宋青书嘴角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扯下一根布条,将眼睛蒙了起来,见状胡夫人也羞涩地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解了开来。

    耳朵里听到衣带悉悉索索的声音,宋青书幻想着现在眼前是如何一番美景,只可惜过犹不及,他可不敢扯下眼前的布条。

    “叔叔~好了……”胡夫人娇怯怯地说道。

    “嫂嫂,忍着点。”宋青书伸手摸了过去。

    “哎呀!你干什么啊,肋骨在下面……”胡夫人一阵气苦,委屈得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宋青书忙不迭地道歉,心中却在回味着刚才手心传来的盈盈一握那娇嫩雪腻感觉,暗自得意,《神雕侠侣》没白看,没想到杨过对陆无双那一招自己也有机会一试。

    刚才提出了用布条蒙着眼睛,看似正人君子,其实宋青书早就做好打算,眼睛看不见,那就算摸到了什么不该摸的东西,嫂嫂也没法怪到自己身上……

    真是肤若凝脂,手指传来的触.感让宋青书心中一荡,不过他也不敢太过分,终于顺利地将胡夫人的肋骨接好了。

    待她穿好衣裳之后,宋青书扯下布条,入眼处是一张红得快滴水的俏脸,胡夫人故作镇定地说道:“我们快点出发吧,救斐儿要紧。”

    宋青书心满意足地一笑,“嫂嫂,刚才那个书生提到了试药,想必跟毒手药王必有瓜葛。”

    胡夫人螓首轻点,面露忧色:“刚才交手受伤虽然说是中计后失了方寸,不过那个书生武功的确在我之上,现在跟毒手药王又扯上瓜葛,我恐怕追上了他也救不回斐儿。”越说越伤心,一副泫然欲涕的模样。

    “嫂嫂,我正想说呢,我虽然现在身受重伤,手无缚鸡之力,不过我可以教你一套武功,学成之后应该不会弱于那个书生。”宋青书见她伤心,没来由得有些心疼。

    “叔叔会武功?”胡夫人讶然地看了宋青书一眼,见他弱不禁风的样子,一直以为他只是个书生而已。

    “曾经会一点,”宋青书微微点点头,不欲在这个问题上多做解释,

    “嫂嫂,我这里有一套白蟒鞭法……”

    胡夫人面露异彩,越听越觉得这套鞭法神奇无比,加上她原本就是以长绸带为兵器,互相印证之下,片刻功夫,就已经粗窥白蟒鞭法的门径。

    “叔叔,你这套鞭法精妙无比,必定是武林中极为上乘的武功,这份厚礼,嫂嫂实在不该怎么感谢你。”胡夫人对救回胡斐的信心又增强了几分,感激地看着宋青书。

    “嫂嫂,我与大哥是结义兄弟,他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只要能救斐儿,一套武功又算得上什么。”宋青书义正言辞地说道,“嫂嫂如果真要谢我的话,我这里还有一套鞭法,他日嫂嫂怜惜就指点我一下共同修炼。”

    胡夫人耳根一红,并没有意识到他后半句的霪邪,暗啐道:“叔叔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说话不讲究,什么叫大哥的儿子就是他的儿子,那我身为大哥的妻子,莫非也就是他的妻子?”

    相比于漫无目的地寻找那个书生,宋青书和胡夫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先找到药王庄再说,毕竟听那人口气,似乎与药王庄有莫大联系,到了药王庄说不定能得到什么线索。

    骑了十几里过后,来到一个寸草不生的地方,胡夫人面露凝重之色,宋青书却是大喜:“嫂嫂,看这架势药王庄必然就在附近了。”

    胡夫人点点头,跳下马来,将马栓在一旁树上,“到了药王庄,处处危机四伏,何必让这两匹马儿送了性命。”

    宋青书笑道:“嫂嫂不止长得跟仙女儿一样漂亮,还有着如此菩萨心肠,简直是观世音再世啊。”

    胡夫人妩媚地白了他一眼,娇嗔道:“叔叔又来取笑我~”

    宋青书见惯了她冷冰冰的模样,被她这突然展现的温柔弄得七魂丢了三魄。

    注意到宋青书的神色,胡夫人脖子上有些发红,拿出一根丝巾,系在脸上,遮住口鼻,随手也给了宋青书一条:“叔叔,药王庄到处都是毒物,还是遮住口鼻小心一点。”

    宋青书接住了丝巾,放在鼻子闻了闻,一股淡雅的清香令他心旷神怡,却并没有像胡夫人一般系在脸上,反而微微一笑:“毒手药王他老人家用毒何等出神入化,要是堵住口鼻就能防住,那他这个外号也白叫了。”

    胡夫人见他不蒙面,却又不把丝巾还给自己,反而闻了闻就塞到自己怀中,心中一阵羞怒,却又不好发作。

    “没想到你这个人倒是挺有见识,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没用。”这时候路过的一个小丫头停下来盯了他一眼。

    宋青书见她又干又瘦,头发稀疏发黄,只是一对眼珠子分外明亮,心中顿时了然:“我们二人有事想拜访一下无嗔大师,还望小姑娘指点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