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十六章 答应我一个条件

    “咦?”小丫头惊奇地看了宋青书一眼,“世人只知道毒手药王,很少人知道无嗔大师,看你年纪轻轻,能有这份见识,不错,不错……”

    宋青书见她故作老气横秋的模样,强忍笑意:“在下的见识想必不如姑娘你,所以才需要向姑娘请教。”

    小丫头眼睛笑成了一条缝,甜甜一笑:“虽然知道你是在拍马屁,不过我还是高兴。好吧,你们想到药王庄,就跟我来。”

    宋青书大喜,连忙拉着胡夫人跟了上去,胡夫人急忙收回手指,却拉不动,心中又气又急:“不知道小叔是不是故意的……”

    “在下宋青书,这是我嫂嫂胡夫人,不知道姑娘芳名?”宋青书明知故问道。

    “我不懂你那些文绉绉的,我姓程,叫灵素。”小丫头又快又急地说道。

    “《灵枢》《素问》,莫非姑娘是药王的高足?”宋青书故作惊奇地问道。

    “你这个人不老实,明明一早就猜到了,偏偏要假装惊讶。”程灵素冷哼一声。

    宋青书讪讪地一笑,没想到程灵素还这么小,心思就如此机敏。

    “接着。”程灵素扔了两朵蓝花过来,“药王庄附近遍植血矮栗,剧毒无比,这种蓝花刚好是它的克星。”

    两人正慌忙将蓝花别在胸前的时候,程灵素又开口了:“等会儿我师父要应付一个大对头,进了药王庄,不管看到什么你们都不要说话,也不要问。”

    “那是自然。”胡夫人温柔地说道。

    程灵素惊讶地打量了她一眼,再低头看看自己有干瘪的胸.部,嘴巴一撅,一时间没来由的有些烦躁,宋青书在一旁看得有些发笑,心想程灵素居然吃未来丈母娘的醋。

    “师父,我回来了。”程灵素放下药篓,蹦蹦跳跳地推门进去。

    “斐儿!”胡夫人突然激动地望着厅内,胡斐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两人,浑身却动弹不得地坐在厅内正中央,一边坐着那个书生,一边坐着一个须发皆白的和尚。

    “呵呵,你们居然能毫发无损找到这儿来,”书生意外地看了两人一眼,见胡夫人跃跃欲试,“我劝你不要动,你儿子已经身中剧毒,就算被你救了去也没用。”

    胡夫人有如五雷轰顶,身子一晃,正想冲上去和他拼命,程灵素连忙拉住了她:“阿姨,他们正在斗毒,一时半会儿这位小哥哥不会有事的。”

    长年混迹江湖,胡夫人知道两个用毒高手惯用的比毒手法就是由一人下毒,另一人解毒,然后交换顺序,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想着胡斐要受如此痛苦,胡夫人顿时肝肠欲断,不过又不敢造次,冒冒然然冲上去,到时候胡斐身上的剧毒没人解,那就真是死定了。

    “放心吧,有我师父在,不会让小哥哥有事的。”程灵素连忙安慰

    道。

    “师父,这就是你收的关门弟子啊……长得真是丑啊。”书生停顿了一半天,说的话把程灵素气了个半死。

    “我看您老人家还是把药王神篇交给我吧。”书生有些不耐烦地威胁道,“你的武功早已不是我的对手,师徒一场,又何必弄得血溅三尺。”

    那个白发老和尚微微一笑,淡淡说道:“毒手药王什么时候是靠武功自保的?”

    书生脸色微变,显然心中也是极为忌惮,冷哼一声:“你也不用得意,最近几年每年我都会来药王庄一次,虽然以前你都能将我下的毒解了,不过这次的毒我想你是怎么也解不了的了。”

    见药王在仔细检查胡斐的身体,书生嘿嘿一笑:“师父,你看我对你多好,本来是打算把毒下在你这个心爱的弟子身上的,不过又担心师父你解不了毒,害得小师妹丢了性命,恼羞成怒之下不肯把给我,所以特意找了个不相干的*。”

    胡夫人听得心中冰冷一片,心想等斐儿没事过后,自己必要追杀他到天涯海角。

    “好深的心计,你在这小孩身上下的居然是七虫七花膏。”毒手药王眉头紧锁,看到胡夫人和宋青书心头一颤。

    “以往我都找一些罕见的毒药,却从来都没有难到你,这次我就改变策略,七虫七花膏此毒并不难解,关键就在于知道是哪七虫,哪七花,嘿嘿,我不告诉你的话,等你一个个试出来,这个小孩早就毒发身亡了,我看你还是早点把《药王神篇》交出来,还能救得这小孩的性命。”书生显得十分得意,成千上万种组合,短时间内他哪有可能解得出来。

    毒手药王犹豫片刻,掏出两物喂胡斐服下,书生瞳孔一缩,惊呼道:“鹤顶红和孔雀胆!”

    胡夫人也是大吃一惊,这两物是剧毒之物,见血封喉,正要上前,却被宋青书一把抓住,只见他摇摇头:“我相信药王。”

    毒手药王快速在胡斐身上扎了数十针,终于舒了口气。书生面色难看:“以毒攻毒,没想到你居然不从常规方法解毒。好吧,我认输了,只是不明白为何你不用一种毒药既可,反而要用两种剧毒之物。”

    毒手药王微微一笑:“要使这个小娃儿体内两种毒素达到一个平衡,虽然理论上可以,但是实际太冒险,稍有偏差他就会丧命。而三种毒药,互相制衡,我反而更好控制。”

    书生恍然大悟,冷哼一声,一个纵越,消失在远处,声音远远传来:“明年再来讨教。”

    胡夫人喜极而泣,连忙跑过去紧紧抱住胡斐,对毒手药王连连称谢。

    “你先不要谢太早,”毒手药王皱着眉头,“我虽然暂时用另外两种剧毒之物镇住他体内七虫七花膏的毒性,不过日子一久,他体内的平衡注定会被打破,如果不加治疗,恐怕活不过三年。”

    “还望大师相救。”宋青书也上前去请求道。

    “你们这两人,平时看着聪明伶俐的样子,现在怎么这么糊涂,我师父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是会救的啦。”程灵素从药王背后闪了出来,露出一双黑亮的眼睛。

    毒手药王宠溺地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要解他身上的剧毒,恐怕需要三年五载,要我花费这么大的功夫,你们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