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十七章 不许打我娘主意

    “什么条件。”胡夫人焦急地问道,此刻心中暗想为了儿子,任何条件她都能答应。

    “我要他拜我为师。”毒手药王一指胡斐,心中却是一叹,随着自己年纪增长,以后仅靠灵素一人,恐怕制不住那个逆徒。

    胡夫人与宋青书对视一眼,暗自松了一口气,没想到是这么简单的条件,哪知道胡斐却突然出言:“我拜师前,有一件事必须要弄清楚。”

    “何事?”毒手药王惊异地看了他一眼。

    “黑煞寒冰可是药王之物?”胡斐一字一句问道。

    “不错,是我早年炼制之物,不过鉴于它过于阴毒,从来没用过。”毒手药王想了想给出了答案。

    “那我爹为何会死于黑煞寒冰之下?”胡斐愤怒地质问道,胡夫人心中百感交集,心想要是他真是凶手,斐儿的性命岂不是……

    毒手药王面露悔恨之色:“我早年择徒不考虑品德,以致前三个徒弟全都背叛师门,刚才的那位就是我的大徒弟慕容景岳,黑煞寒冰当年也曾交给他一份。”

    “什么?”胡夫人一听银牙紧咬,心想这段悬案终于有了线索,“斐儿,你跟着药王好好学好本事,到时候加上你爹的家传武功,想必纵横天下也不怕。娘先去找慕容景岳追查真凶,以后我们一起报仇。”

    胡斐使劲地点了点头,宋青书见她一副马上要赶路的样子,连忙说道:“嫂嫂,你重伤初愈,而且对方武功高强,又擅于用毒,我和你一起去也有个照应。”

    近日来跟宋青书在一起,胡夫人心中一直有些不自在,总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中似乎有别的念想。不过对方的确帮了自己母子两不少,还是胡大哥的结拜兄弟,她也不好直接拒绝,突然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名正言顺拒绝他陪伴又不伤他面子的办法。

    “药王前辈,我这位兄弟之前深受重伤以致经脉尽断,他觉得天下间恐怕只有毒手药王才能治好他的身体,这才千山万水过来寻找前辈,还望前辈施以援手。”胡夫人微微欠身,将宋青书推到了毒手药王面前。

    “呃,尽得蝶谷医仙胡青牛真传的关门弟子曾为在下诊断过,他也无能为力。在下思来想去,恐怕只有药王前辈才有可能续得了在下的经脉。”宋青书此刻忐忑不安,要是他也无能为力,自己恐怕注定一辈子都是个废人了。

    “明教张教主的医术老衲向来佩服,”毒手药王探了一下他的脉搏,又在他身上各处查探了一番,微微摇了摇头:“公子经脉尽断,已非金石能救。”

    胡夫人脸色一变,有些担忧地看了看宋青书。哪知宋青书却坦然一笑:“之前患得患失是因为还有幻想,现在药王前辈既然也这样说,看来我也不用再烦恼了。大丈夫行走于天地间,没有武功又算得了什么。”

    “公子好胸襟!”毒手药王赞许道,“不过公子也没必要绝望,虽然以医术来重续经脉不可能,不过公子有没有考虑过修炼神功秘技来自己治疗自己呢?”

    宋青书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在下经脉尽断,哪怕最顶级的神功宝典摆在面前也没法修炼啊。”心想自己脑海里还记得天下一等一的武学,九阴真经和降龙十八掌,不过经脉已断,完全无从练起。

    毒手药王陷入回忆,慢慢说道:“当今天下武功虽然多,但大都是凡夫之学。不过黑木崖的葵花宝典,慕容世家的斗转星移,南海的白首太玄经,也许还有些老衲不知道的武学,这些武功严格算起来已经超脱了武功的范畴,跟古老相传的修真之法比较接近了,公子说不定能从其中找出治疗自己经脉的办法。”

    “这几门武功晚辈也有所耳闻,却不知道竟有如此神通?敢问前辈如何得知……”宋青书下意识有些不信。

    “说起来惭愧,”毒手药王苦笑一声,“老衲那个逆徒慕容景岳就是慕容世家的旁系子孙,因为庶出的身份,没有资格修炼斗转星移。他费尽心机偷学各派武学,又觊觎老衲的《药王神篇》,就是想有朝一日能够入主燕子坞,执掌慕容世家,一窥斗转星移的奥秘。早些年他无意间向老衲抱怨过,当年先祖昆仑剑仙慕容紫英凭借斗转星移,甚至连星辰都可以移动,到了慕容复这一代,居然连一个乔峰都打不赢,不停地骂慕容复资质太差。”

    “哦~真有这么神妙?”宋青书心中一动。

    毒手药王对胡夫人说道:“慕容景岳武功高强,加上行踪诡秘,夫人要找他恐怕不易。老衲建议夫人陪同宋少侠往姑苏燕子坞一行,一来可以借助慕容世家的势力清理门户,二来看有没有机会治疗宋少侠的经脉。”

    宋青书激动得恨不得亲毒手药王两口,真是月老再世啊!

    胡夫人思考片刻点点头,“好,我和叔叔一起去燕子坞。”

    接下来几日,胡夫人一直等胡斐身体稳定了才准备启程,在这几天里,胡斐和程灵素这两个小孩就像一对欢喜冤家,一个骂对方丑,一个骂对方傻,胡斐忍不住将对方胖揍一顿,却又被程灵素的赤蝎粉毒得哇哇直叫……

    胡夫人坐在凳子上面带微笑地看着这一切,心中充满了温暖,宋青书凑了过去,调笑道:“你这眼神像在打量自己儿媳妇啊。”

    “少胡说!”胡夫人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两人之间现在越来越熟悉,神态也越来越自然。

    “看来你嫌弃人家姑娘长得丑。”宋青书嘿嘿一笑。

    “呸!”胡夫人暗啐一口,“灵素长得是不太好看,不过整个人充满了灵气,有时候不经意间的一笑露出来的那股妩媚劲儿……”说着说着脸上一红,不愿再说下去,不过想来相当满意这个媳妇。

    ……

    第二日,两人告别了药王庄,路上宋青书想到临走前胡斐拉住自己,面色古怪地说:“宋大哥,照顾好我娘,不过你不许打她的坏主意。”不由得哈哈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