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十八章 一个房间的戏码

    “叔叔笑什么?”胡夫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没什么,”宋青书可没胆量说给她听,话题一转,问道,“嫂嫂,之前你和慕容景岳交手,听他说起你似乎是古墓派的?”

    “嗯,算是吧,”胡夫人轻轻点点头,“小时候机缘巧合遇到师傅,她在我家住了大半年,教了我不少东西。”

    “嫂嫂可知她叫什么名字,是不是林朝英?”宋青书急忙问道。

    胡夫人摇摇头,暗自奇怪小叔为何对古墓派如此了解,“林朝英是我的祖师婆婆,师父叫什么名字,我也不太清楚。”

    宋青书脸色顿时精彩起来了,心想要是小龙女和李莫愁知道还有这样一个师姐,不知有何反应。

    两人一路风尘仆仆,眼看要到姑苏城,见天色已晚,决定在城外小镇歇息一晚,明早再去燕子坞。

    “老板,两个房间。”听到宋青书的喊话,掌柜的抬头打量了两人一番,堆起笑脸:“实在是不好意思,现在这里只有一间房间了。两位要不将就一下?”

    胡夫人秀眉一蹙,摇摇头:“不用了,我们去其他客栈。”

    “夫人,这个镇上就我们一家客栈了,如今姑苏城门已关,其他客栈,只有百里之外的邻镇才有。”掌柜的笑咪咪地说到。

    “我们去找找看。”宋青书觉得这个掌柜言语中不尽不实,顿时有些怀疑。

    “算了,就这里好了。”胡夫人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

    “小二,先送这位夫人上去。”掌柜拉住了宋青书悄悄说道,“公子请留步,在下有事相告。”

    见胡夫人已经消失在走廊,掌柜手一摊,嘿嘿一笑:“公子,房钱十两纹银,谢谢。”

    宋青书眼睛一瞪:“你抢钱呢,后面明明写的是一间房一两银子。”

    掌柜也不动怒,嘿嘿一笑:“公子,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们这么大一家客栈就只有一间客房了么?还不是见你们孤男寡女一起上路,帮你制造机会么,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本事了。”

    “这样也行?”宋青书顿时被震惊了。

    “嘿嘿,”掌柜诡异一笑,“不然你以为江湖上那么多客栈,为什么偏偏在孤男寡女投宿的时候,都只剩下一间房间?这是我们的行规,公子,银子没了可以再赚,可是佳人难再得啊。”

    宋青书佩服得五体投地,心甘情愿地递上了十两银子,“第一个想出这个营销策略的真是天才!”

    “刚刚掌柜的找你说什么?”见宋青书回到屋内,胡夫人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就是结了一下房钱。”宋青书随口答道,“嫂嫂,等会儿你睡床,我在这边打个地铺好了。”

    “你的经脉受损,地上寒气太重,睡地上怎么行?”胡夫人皱眉道,心中也很为难,就一张床……

    “没关系,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这点还是挺得住的。”宋青书不是不想到床上去睡,但是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好硬着头皮铺好垫子在地上睡了下来。

    胡夫人盯了他一阵,默默地转过身去,和衣躺到了床上。

    睡到半夜,胡夫人突然被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惊醒,睁开眼睛一看,见宋青书躺在地上缩成一团,浑身颤抖,手臂青筋暴.露,死死抓着被子。

    胡夫人知道受过刀伤的人在风雨天气伤口都会又酸又疼,更何况宋青书这种全身经脉尽断的呢,见他疼成这样,也死死咬着嘴唇,不愿发出一丝声音,心中感慨:小叔果然是个正人君子。

    因为地上寒气入侵,宋青书的确很疼,但他心中有一丝倔强,让

    胡夫人知道了又能如何?还不如像个男人一样自己默默承受。

    “叔叔,你到床上来睡吧。”身后传来了胡夫人柔柔的声音。

    宋青书怔怔地看着她:“这怎么行!嫂嫂你别管我了,我挺得住。”

    “你这个样子明天怎么赶路?”胡夫人按住他的背心送过一道真气过来,“别扭扭捏捏的了,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只要我们无愧于心,不就好了?”

    宋青书虽然有傲骨,但也不是个傻瓜,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哪还再推辞。

    一路哆哆嗦嗦摸到床.上,宋青书钻进了被窝里,只觉得一股香气袭来,又暖呼呼的,一时间连身上的疼痛都有些忘了。

    胡夫人见他直接钻到自己刚才睡过的被窝里面去了,俏脸绯红,犹豫了片刻,声音若蚊蝇一般:“叔叔,你睡的是我的被子。”

    宋青书尴尬的发现自己的被子还在地上呢,很快反应过来,胡夫人让自己睡床上都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怎么可能同意跟自己睡在同一个被窝里?

    讪讪一笑,宋青书跑下来将被子抱回来的时候,胡夫人已经裹着被子,睡了下去背对着自己,宋青书在她身边慢慢躺了下来,中途几次碰到她的身体,胡夫人身子都轻微一颤。

    不同于周芷若的背叛,胡夫人如同琉璃一般明净,对自己也是极好,宋青书也不敢多加造次,用那些下流手段对付她。

    闻着身边佳人发丝传过来的若隐若无的清香,宋青书的精神慢慢放松下来,疼痛的感觉也得以渐渐平复,没过多久竟然沉沉睡去。

    第二日宋青书醒来,一摸边上,佳人早已不在,一惊之下坐了起来,见胡夫人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早啊,嫂嫂。”宋青书尴尬地笑了笑。

    胡夫人轻轻点点头,注意到他刚才那个动作,心中暗自恼怒:昨晚他手放到自己身上摸了好多次,要不是自己用真气探知他只是熟睡之后无意识的行为,肯定早就翻脸了。

    看见胡夫人薄怒的眼神,宋青书心中一虚,低下头回味昨晚做的那个绮梦,梦中胡夫人娇羞无限地伏在自己身.下……

    用过早点,两人便寻燕子坞而去。宋青书知道参合庄大概在姑苏城西数十里处,带着胡夫人径直寻去,只可惜连问数十人,都没听过这个地方。胡夫人心中动摇莫不是走错了方向,宋青书却胸有成竹地表示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