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十九章 绿衣少女

    “叔叔似乎对武林各家秘辛如数家珍…”胡夫人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宋青书微微一笑:“在下有个外号叫做‘江湖百晓生’……玩笑玩笑,嫂嫂莫当真。”

    “哎唷,这位公子既然是江湖百晓生,可知道我这个小丫头是何身份?”这声音极甜极清,令人一听之下,说不出的舒适,宋青书和胡夫人心中一惊,转身看去,只见声音的主人是一绿衫姑娘,约莫十六七岁年纪,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

    宋青书见她容貌虽比不上胡夫人那么清丽,但是加上十二分温柔,却也能显得十分动人。见她一身绿衣,脑海中灵光一闪:“我要是说出了你的姓名来历那又如何?”

    绿衣少女抿嘴一笑,摇着头说道:“我可不信。”

    “我要是说对了也不求其他的,只需要你带我们去燕子坞既可,”见绿衣少女不置可否,宋青书心中更加笃定,“宋某早就听闻姑苏有两位仙女儿一般的姑娘,上天造就了一个美若云霞的阿朱,又以江南秀气造就了阿碧姑娘你如水的温柔,实在是难得难得。”

    阿碧被他夸得有些不好意思,羞涩地说道:“你要是见了王姑娘才知道今天夸早了。”

    见宋青书微笑不语,阿碧抬头问道:“不知公子有何事要到燕子坞呢?”

    “我和嫂嫂此行绝无恶意,只是有件要紧的事情想请教一下慕容公子,还望阿碧姑娘行个方便。”听到宋青书的介绍,胡夫人也微微点头示意。

    阿碧见他俩男的玉树临风,女的清丽绝伦,下意识就没把他们当成坏人,甜甜一笑:“今天公子爷正好在家,你们跟我来吧。”

    胡夫人心中暗笑,小叔这个人长得俊秀不凡,偏偏一张巧嘴又能讨女孩子欢心,这个小姑娘真是涉世未深。

    阿碧解开一旁的绳子,邀请两人上船。胡夫人笑容戛然而止,从小生长在冰天雪的她不懂丝毫水性,见到湖水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嫂嫂,小心。”宋青书见她有些摇晃,连忙扶着她上了船,一路上胡夫人额头上细汗直冒,心中烦厌欲呕,连被宋青书一直搂在怀中也没意识到。

    反而是阿碧奇怪地看了两人一眼,心想宋公子明明称呼她为嫂嫂,为何如今又像一对情侣一般搂在一起,不过丫鬟谨小慎微的本性让她将疑惑压在了心里。

    靠岸过后,胡夫人才发现自己身子跟宋青书紧紧靠在一起,连忙挣脱他的手臂,一个纵越直接飞到了岸上,宋青书苦笑一声,和阿碧一起下船。

    “在下宋青书与胡夫人见过慕容公子。”阿碧进去通传过后,慕容复在大厅迎接了两人。

    “这位可是身兼武当峨眉两派之长的宋少侠?胡夫人……莫非是辽东大侠胡一刀的遗孀?”慕容复丰神俊朗,打量两人片刻,惊奇地问道。

    “果然不愧是慕容公子,对江湖中事了如指掌,一眼就看出我们的来历。”宋青书和胡夫人对视一眼,暗想姑苏慕容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不知今日二位登门造访,有何见教呢?”慕容复一心他的复国大业,平日里见到江湖人士,往往会热心结交。

    “是这样的,”胡夫人缓了缓,将慕容景岳一事说与他听了。

    “慕容景岳?”慕容复悚然一惊,之前完全没听过这个旁系子弟,“在下得好好查查族谱,看能不能有所收获。”心中想的却是慕容一脉人丁稀少,如今说不定还多了一个帮手。

    宋青书见他面露喜色,大致也猜到了他的心思,连忙说道:“慕容公子,请恕在下多嘴,这个慕容景岳武功似乎并不在公子之下,而且一身旁门左道的功夫,又擅使毒药,他一心想夺得参合庄的所有权,以他庶出的身份,恐怕到时候容不下公子嫡系一脉啊。”

    慕容复心中有些不以为然,心想他武功要是比自己高,早就杀过来了,哪还用在江湖中四处学艺……等等,莫非他顾忌的不是我,而是我那诈死的爹?想着想着慕容复脸色逐渐凝重下来。

    “不知我们可否帮上慕容公子的忙,毕竟慕容景岳很可能是当年下毒的凶手。”胡夫人欠了欠身,她来寻求慕容世家帮助,可不想就这样被晾在一边。

    “胡夫人请节哀,”慕容复虚扶一下,“二位告知在下如此重要的消息,在下已经感激不尽,哪还敢劳烦两位出手。我们慕容世家如果门户都清理不了,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胡夫人尽管放心,待我们擒住慕容景岳后,必定请夫人过来一叙。”

    见对方理由充分,胡夫人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插手人家内部事宜的确是武林中的大忌,只是若让他撒手不管,她又做不到。

    “胡夫人若是不嫌弃,可以在燕子坞小住一段时间,我们一找到慕容景岳,夫人就能调查胡大侠当年的事情,如何?”慕容复盛意拳拳相邀道,心中却是琢磨着,数年前武林传言,胡一刀守护着一个大宝藏,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现在他夫人在这里,得找机会旁敲侧击一下。

    胡夫人明显有些意动,但是顾忌着自己一个孀居之人,住在这里有些不好听。

    看了一眼身边的宋青书,心中顿时有了主意,对着慕容复展颜一笑:“多谢慕容公子好意,妾身就恭敬不如从命。只是我们这次冒昧造访,还有个不情之请,我这位兄弟,受了重伤导致全身经脉尽断,得药王前辈指点,听闻姑苏慕容斗转星移玄妙无比,不知能否治疗我这兄弟受损的经脉?”

    慕容复下意识皱了皱眉头,斗转星移乃是慕容世家立身的根本,怎么好给外人。不过他心中惦记着胡一刀的宝藏,心想要是能得到宝藏,拿来招兵买马,自己说不定能完成数代先人都无法完成的伟业,心中顿时有些火热。

    “宋公子,可否让在下一探脉搏?”慕容复看着宋青书,示意了一下。

    宋青书忐忑不安地把手递了过去,心想自己虽然同情慕容复,但是对他的本事一直是不屑的,把自己命运放在他手里真是不靠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