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十章 能重续经脉的内功

    果然没多久,慕容复皱着眉头说道:“宋公子经脉果然已经……大损……药王他老人家真的说过斗转星移能治疗宋公子么?也许是在下资质愚钝,修炼斗转星移二十年,也不知道斗转星移还有重续经脉的功效。”

    宋青书顿时大为失望,胡夫人也面露不忍,不由得说道:“既然慕容公子没办法,妾身还得陪宋兄弟到其他地方试试,恐怕不能留在这里了。”

    “嫂嫂不必如此,既然这最后的希望断了,我也彻底死心了,嫂嫂要调查慕容景岳,还是留在这里更方便。”宋青书语气中充满伤感与不舍,燕子坞一行没法治疗他的伤势,他只好离去了。

    虽然可以陪着胡夫人住在这里过过安稳的日子,但想到周芷若这把悬在自己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自己还是得趁她没找上门之前,多积攒一点实力才行。

    如今学武无望,看来只有进入朝堂一途了。宋青书心思急速旋转起来,当今天下各方势力,自己投奔谁呢……

    慕容复见胡夫人一副要随宋青书而去的架势,心中一急,突然想到一个办法,连忙说道:“两位不必担心,在下似乎想起了一个方法可以治疗宋公子的经脉。”

    宋青书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实话,这段时间对治疗自己的经脉,从希望到失望,再到希望,然后绝望…他觉得人生的大起大落,真是太刺激了,现在对一切可能的治疗方法都麻木了。

    “还望慕容公子赐教。”一旁的胡夫人明显比他热心得多。

    “在下有个表妹,熟知天下武学,”慕容复眼神中闪过一丝柔情,不过很快被坚毅替代,“几年前我和她探讨各派内功的时候,她好像提起过一门内功,有起死人而肉白骨的功效,想必能治疗宋公子的伤……”

    “王语嫣么?”宋青书顿时来了兴趣,怎么忘了还有这么个不会丝毫武功的美少女武学大宗师,要是真是她说过的话,可能真的有希望,顿时有些激动地问道:“慕容公子,不知是何种内功?”

    慕容复表情顿时有些精彩:“我忘了……”

    原来当初慕容复听到这个武功时,打心底里不信,嗤之以鼻之下,哪还会留心记住它的名字,这次要不是被宋青书的症状提醒,为了留住胡夫人,急病乱求医才突然想起这则轶闻的。

    见对面两人神色诡异,慕容复连忙补充道:“不过我表妹肯定记得。”

    “慕容公子表妹可在府上?”胡夫人此刻显得比宋青书还紧张。

    “表妹她在曼陀山庄,离这里有点距离,如今天色已晚,何不在舍下暂住一宿,明日我们一同去见我表妹。”慕容复心中不停地思考着怎么才能将胡夫人留在这里住下呢。

    “有劳公子了。”胡夫人也不好过于催促,只好欠身答谢。

    “阿碧,你下去吩咐一下酒菜,阿朱呢?”慕容复回过头来吩咐道。

    “阿朱姐姐听闻公子来了客人,早已到厨房准备酒菜了。”阿碧温柔一笑,欠身告退,“奴婢这就去帮阿朱姐姐。”

    “慕容公子真是好福气,有如此一对如花美婢。”宋青书由衷地感叹道。

    慕容复微微一笑,并不接话,胡夫人白了他一眼,心想叔叔就是这样口没遮拦,哪有这样夸人家房内人的。

    看到到两人表情古怪,宋青书才意识到有些不妥,自己一个现代人,那时候女人开起玩笑来比男人口味都还重,夸人漂亮更是拉近关系常见手段,没想到这招在古代不适用。

    “公子今日有贵客光临,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外面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只见四位家将一般打扮的人一起走了进来。

    “原来是姑苏慕容手下四大庄主,失敬失敬!”宋青书站起来向几位施礼,心中却在盘算着不知道这几位的武功是像电视剧里面那么脓包,还是像书中那么近乎江湖一等高手。

    见他不称自己为慕容家将,四人心中顿生好感,拉着他就是一阵嘘长问短。

    “公子,酒菜准备好了,可以入席了。”宋青书正在应付几个莽汉的同时,突然闻到一股甜香传来,那一刹那他以为有一个现代女性也穿越来了,那熟悉的玫瑰味香水的味道让他差点泪流满面。

    回过头来看见一身着红衣,玲珑娇小,俏美可喜的小姑娘,宋青书激动地问道:“你知道金庸么?”

    红衣姑娘明显被他吓了一跳,悄悄看了慕容复一眼,喏喏地回了一句:“公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见她一脸茫然,宋青书知道自己想多了,不由得笑道:“姑娘身上洒的可是玫瑰香水?”

    红衣姑娘眼神一亮,一副见到知音的样子:“对啊对啊,公子对花露也有研究么,这是我自制的玫瑰花露……”

    “阿朱,别闹了。”慕容复在一旁轻轻咳嗽道。

    阿朱娇俏地吐了吐舌头,连忙和阿碧一起整理酒桌。

    宋青书有些恍惚,天龙八部这剧情究竟发展到哪儿了,看这样子似乎还没开始啊,那为何乔峰已经变成了辽国的南苑大王了呢?不过想到自己都能从现代穿越过来,出现这些偏差也就不那么难以理解了。

    用过晚饭过后,阿朱阿碧分别引着两人到各自客房休息,阿朱一路欲言又止,宋青书好笑地问道:“阿朱姑娘,你想说什么。”

    阿朱乌黑的眼珠骨碌一转,咯咯娇笑道:“公子一个须眉男子,为何对女人间的小玩意儿如此在行?”

    “你说的玫瑰花露么?”宋青书哑然失笑,当年他可是熟悉香奈儿,迪奥各款香水的味道,应付一个小丫头片子还不是绰绰有余。

    “嗯嗯嗯~”阿朱不停地点头。

    “阿朱姑娘,我观你的玫瑰花露虽然清雅脱俗,不过这个味道似乎保持不了多久啊。”宋青书心中一动,想到了阿朱一项逆天的本事,顿时有了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