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十四章 尴尬的梁上君子

    来到一座气派的府邸前,宋青书终于停了下来。

    “听说这个万家是荆州的大户,叔叔到这儿来作什么?”胡夫人不动声色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看着宋青书问道。

    “嫂嫂,今日我们夜探万府。”宋青书眼睛放着精光,心中得意地想到,只要知道戚芳如今有没有成为万家少奶奶,一切不就清楚了?

    “半夜三更跑到人家家里不太好吧。”此刻胡夫人抓着宋青书肩膀,两人伏在一间卧室梁上,胡夫人有些尴尬地说道。

    “这个姓万的我了解,武功虽不咋地,但一肚子坏水,现在他们在明,我们在暗。要是我们正大光明拜访,反而成了敌暗我明,想着时时刻刻被对方算计,那滋味可不好受。”宋青书理直气壮地说道,毫无心理压力,只是身子有意无意间往佳人身上靠过去。

    胡夫人伸出一根青葱玉指轻轻点在宋青书腰间,使他不能再前进分毫:“噤声,有人来了。”

    宋青书也低头看去,只见一男一女走了进来,男的相貌英俊,嘴上一撇胡子更添成熟气息,女的一副少奶奶打扮,好一个柔弱美貌的小妇人!宋青书暗自赞叹,其实对方身形矫健,身子骨倒也未必柔弱,只是那张娇怯怯的气质让人下意识觉得柔弱。

    一直以来的疑惑有了答案,宋青书暗叹一声,看来戚芳已经嫁给了万圭了,那狄云恐怕也正在牢里陪着丁典受苦呢。

    接下来的剧情让两人大敢尴尬,原来这对小夫妻一回到房中,万圭就开始动手动脚,戚芳半推半就往床.上倒去……

    胡夫人暗啐一口,回过头去,见宋青书看得津津有味,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本想带宋青书离去,但势必要惊动下面两人,一时间进退两难。

    宋青书腰间一阵疼痛,回过头看见胡夫人粉脸含煞地看着自己,见她口型似乎是警告自己“不准看!”只好恋恋不舍地转过头来。

    一时间房间里安静下来,只剩下下面两人的声音,胡夫人和宋青书在房梁更是尴尬,想到自己跟另一个男人在这里听人家夫妻之事,胡夫人肠子都悔青了。

    宋青书却不同,虽然不能看下面的活电影,但是看着身旁的佳人轻嗔薄怒,红晕生颊,实在是一件心旷神怡的事情。

    “万震山,给我滚出来!”可惜天不遂愿,外面突然传来激烈的打斗声音,万圭和戚芳也顾不得亲热,急急忙忙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胡夫人暗舒了一口气,趁机抓着宋青书就飞了出去。

    “等等,我们看看是哪路豪杰来找万震山茬子,说不定跟我们是潜在的盟友呢…….”胡夫人拗不过他,只好一揽宋青书的腰,几个纵越,伏在院墙上打量起万府的动静。

    肋骨附近传来的柔软饱满感觉,让宋青书一怔,一改之前的聒噪,脸色反而有些红了起来。

    胡夫人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揽着宋青书的腰,导致被他占尽了便宜,注意力全被场中一衣衫褴褛的汉子所吸引。

    万家上下数十人围攻他,却伤不了他分毫,反而被他拳打脚踢,倒了一片。

    万震山再也坐不住了,拔剑攻了上去。

    “连城剑法?”来人冷冷一笑,夺了一把剑过来,也用同样的招式迎了上去。

    “且慢!”斗了数回合,万震山连忙跳出战圈,“阁下是谁,为何也会我师门绝学?”心中却有些胆寒,几招下来他看出对方武功比他高不少,又会连城剑法,莫非那个大秘密自己终生无望破解了么。

    “梅念笙是我师兄,你说我是谁?”那汉子兀地冷笑一声。

    “雪中神丐吴六奇!”万震山终于想起来之前师父提过还有个师弟的,不由得大惊失色,双手抱拳道,“见过小师叔。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全都把武器收起来,这是你们太师叔。”

    吴六奇眉头一皱,抬起手制止道:“少来,我这次来是调查我师兄遇害一事的,江湖传言是你们三个徒弟背叛师门,弑师夺宝,言达平和戚长发两个行踪诡秘,我只好先从你这里下手了。”

    “冤枉啊!”万震山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刚才见吴六奇言语中的漏洞,心想不如搏一把,“小师叔刚才又不是没看过我的武功,我们师兄弟武功在伯仲之间,您觉得我们三个有这个能耐伤害师父他老人家一分一毫么?”

    “师兄武功盖世,又练成了神照经,的确没道理伤在你们手中。”这下吴六奇也疑惑起来,他也不知事情真相,只是听闻梅念笙死于三个徒弟手中,才过来一查真相。刚才见万震山武功差劲,心中已经开始怀疑了,“那你们师父是怎么死的?”

    万震山面色一喜,左右看了看,连忙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小师叔,这里不是人多嘴杂,不是说话的地方,要不到里屋一叙?”

    吴六奇艺高人胆大,也不怕他耍什么花样,点了点头。

    “我们跟过去!”宋青书下意识说道,胡夫人白了他一眼,心想真把我当丫鬟使唤了,不过还是带着他绕到了房子后面听了起来。

    “别整茶不茶的,快说,我师兄到底是怎么死的?”吴六奇不耐烦的挥开了下人。

    “唉,唉,唉~”万震山三声叹气,看吴六奇欲发作,连忙说道,“不知师叔可知连城诀一事?”

    吴六奇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听师兄提起过,不是连城剑法的剑诀么。怎么了,跟这个有关?”

    “可不是么!”万震山一拍大腿,“连城诀中藏着宝藏的事情,不知道怎么被荆州知府知道了,他处心积虑之下,师父他老人家终于遭了他毒手。”一边说着一边挤出了几滴浊泪。

    “荆州知府凌退思?”吴六奇一惊,那可是割据一方的实权人物……不过吴六奇并不是完全相信万震山的话,反而问道:“凌退思虽然兵多将广,但以师兄的武功,就算不敌,也不至于脱不了身,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师叔可听说过金波旬花?”万震山小心翼翼地看着吴六奇脸色。

    “号称无药可解的金波旬花?”吴六奇是老江湖了,对一些罕见的毒物也有所听闻。

    “正是!”万震山幽幽一叹,“那日凌退思邀请师父赴宴,师父大意之下中了此毒,一声本事去了七八成,终于失手被擒,不过他老人家宁死不屈,致死也不肯透露连城诀的秘密,凌退思恼羞成怒之下就杀害了他……”

    “胡说!”吴六奇一拍桌子,“这些过程你要是不在现场你怎么知道?如果你在现场,凌退思又安会留下你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