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十五章 孤身入大牢

    万震山暗自捏了一把汗,这位小师叔年纪不大,比圭儿大不了多少,江湖经验竟如此丰富,不过他早想好了说辞:“我们师兄弟三人当时随师父一同赴宴,只可惜武功低微,救不了师父。凌退思杀害了师父后,以为我们或许知道连城诀的秘密,就一直留着我们不杀,并且往江湖散布谣言,说是我们师兄弟三人害了师父,夺了连城诀,让江湖中人一直找我们三人麻烦,他一直隐藏在幕后等着坐收渔人之利。”

    吴六奇见他说得合情合理,加上江湖中人弑师太过骇人听闻,下意识就信了万震山七八分,冷哼一声:“今日之事别泄露出去,你说的是真是假,我自会去知府衙门查清楚。”说完站起来,径直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万震山露出一丝冷笑:“荆州城带甲十万,身为知府,凌退思的府邸又岂是那么好进的,只怕进得去,出不来。”

    “那个人就是叔叔以前说过的大英雄吴六奇?”胡夫人好奇地问道。

    “嗯~”宋青书暗自盘算起来,吴六奇显然被万震山这个老狐狸忽悠了,不过此刻拆穿他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恐怕还需要借助吴六奇的力量对付凌退思才行。

    第二日清晨,路边小食摊上,胡夫人突然对宋青书说:“叔叔,我们之前一直在想闯进大牢救人,以致毫无头绪,我现在想到,既然硬的不行,我们可不可以来软的呢?”

    “怎么来软的。”宋青书觉得脑中灵光一现,但有抓不住具体思路。

    “据叔叔所言,牢中有个犯人会神照功,我们其实只需要能接触他既可,为什么需要把他救出来呢?”胡夫人浅浅一笑。

    宋青书顿时豁然开朗,恨不得抱着眼前佳人亲一口:“嫂嫂真是女中诸葛。”对啊,他出不来,并不意味着自己进不去啊。

    越想越兴奋,两人来到一个僻静之所,不断完善着自己的计划。

    当日正午,知府衙门前面来了一位翩翩佳公子,递上拜帖请求拜见凌退思。看门人见对方仪表堂堂,又在银子的趋势下,转身进去通报。

    没过多久,宋青书就被迎了进去。

    “宋公子找本府何事?”凌退思有些烦躁地看了宋青书一眼,他没办法不烦躁,襄阳前线战事不利,作为大后方的父母官,他的压力也很大,再加上牢中那人一直不肯说出连城诀的秘密……

    “在下此行是为了解决大人心中一桩心事的。”宋青书高深莫测的一笑。

    这些书生就爱来这一套,凌退思心中顿时不喜,要不是今日*处理得差不多了,他早就将这个人轰出去了,听到宋青书的话,凌退思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不置可否。

    “大人肯定心想我这样一个穷酸书生,有什么能耐解决大人的烦恼,”宋青书微微一笑,“的确,如果事关当今国家大事,在下的确没有办法。不过如果只是大人的私事么……”宋青书顿时止住不言。

    凌退思心中一跳,仔细打量了宋青书一眼:“不知公子所言何事?”

    宋青书淡淡一笑:“在下别的本事没有,最擅长撬开硬骨头犯人的嘴巴……”

    凌退思脸上顿时闪过一丝青色,恶狠狠地问道:“连城诀的事情你到底知道多少?”

    宋青书心中一惊,强装镇定说道:“不多也不少,在下有办法让牢中那人开口,只是事后所得在下需要五五分账。”

    “年轻人好大的胃口,”凌退思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声,“就怕你吃坏了肚子。”心中却是惊疑不定,这人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年轻嘛,胃口好。”宋青书嘿嘿一笑,“这么多年过去了,凌大人觉得有把握撬开那人的嘴么?”

    凌退思暗想,这么多年的拷打都一无所获,丁典此人恐怕一直到死都不会说的,自己又不能真的杀了他。近来他越来越没有耐心,夜深人静之时,甚至想出了一个无比狠毒的计划,只是不确定能不能奏效,要是失败丁典这条线索就断了,因此一直还在犹豫。

    “你真的能让他说出连城诀的秘密?”凌退思狐疑地看着他。

    “让我试试大人您也没什么损失,要是不行,在下任由大人处置。”宋青书自信满满说道。

    “好,”凌退思大喜道,“如果你真能让他说出秘密,找到宝藏后,我七你三,年轻人,可不要太贪心。”他心中却寻思,等真找到宝藏后,自己还会留你性命么?这么说只不过是降低对方警惕性罢了,以为自己真的诚心跟他分账。

    宋青书面露挣扎之色,最后长吐一口气:“也罢,三成也够了。只是此次行动要交我全权处理,而且可能需要花费点时间,短则半月,长则一个月,不然被那人瞧出破绽,你我的图谋就会落得一场空了。”

    “可以!”凌退思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点头答应道,“你怎么询问他,我可以不过问,也可以让相关人士尽力配合你,不过如果你问出来了,最后却想独吞,嘿嘿……”

    宋青书施了一礼,苦笑道:“在下可不想像那人一样,在牢中被大人严刑拷打数年。”

    凌退思的人暗中监视着宋青书,这段时间他在府内虽然行动自由,不过想出府,却是万万不能。

    宋青书也不在意,径直来到关押丁典的牢房外,搬了个凳子远远坐在一边,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牢房里两个可怜的人。

    狄云早被丁典打怕了,这个时候安安静静躲在角落里,也不出声。丁典看见一个生面孔坐在对面,一声不吭得盯着自己,怒道:“看你老子啊,看!”

    “我在看两个可怜虫。”宋青书也不着恼,淡淡笑道。

    丁典倒没什么,狄云却被他一句话勾起了伤心事,嚎啕大哭起来。“哭什么哭!”丁典上去就是一顿狠揍,狄云早有了经验,自己叫得越惨对方打得越狠,只好咬着牙硬撑着。

    “别打了,他不是奸细。”宋青书好笑地看着日后会变成好兄弟的二人。

    “你说不是那肯定是了,老子打死他。”丁典拳头打得更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