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十六章 被算计

    宋青书愕然无语:“好吧,那你就当他是奸细吧。”

    “果然是奸细!”丁典眼睛一亮,按着狄云又是一顿胖揍。

    “凌小姐快死了!”见自己无意一句话引得狄云挨一顿胖揍,心中也有些过意不去,只好祭出大杀招。

    “什么!”丁典果然停了下来,面目狰狞地冲了过来,“你刚才说什么!”

    “不这样说你会放过他么?”有牢房隔着,宋青书也不怕他冲出来,“这傻小子的确是个苦命的人,被扔在这里不过是想说不定你会把心中秘密告诉他,然后凌退思觉得这个傻小子比你好对付。”

    其实多年相处,丁典心中早已想明白了这点,见他直呼凌退思名字,冷哼一声:“你是何人?”

    “我是救苦救难大善人,看不过你们两这么苦逼,特来给你们送点温暖。”宋青书瞅了瞅两人的惨状,琵琶骨被穿,浑身污浊……想到两人的命运,唏嘘不已。

    “哼!凌退思又耍什么花样。”丁典此时对一切都充满了防范心理。

    “凌退思?”宋青书不屑地笑了笑,“丁大侠,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滚!”丁典鸟都不鸟他一下,知道凌小姐无恙,又冷漠地坐了回去。

    “你真以为我稀罕你的连城诀?”宋青书笑了,“其实不瞒你说,你们这些人一直争来抢去的连城诀的秘密,我早已知道。”

    “嘿,骗小孩呢?”丁典干笑一声。

    “你不信?”宋青书站了起来,“我可以把连城诀的秘密说给你听听,你看跟你知道的有没有什么差异。”

    “你倒是说说看。”丁典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宋青书苦笑一声,压低声音说道:“丁大侠,我知道你武功未失,麻烦你仔细听一下,方圆数丈内有其他人么?要是被凌退思的人听见,我恐怕也难逃你的命运。我经脉尽断,已经没有半点武功,只好劳烦你仔细听一听了。”

    丁典这下可摸不准了,闭上眼睛仔细查探了一番:“说吧,方圆十丈之内,除了你我三人没其他人。”

    宋青书盯了狄云一眼:“有些事他不知道其实是保护他。”丁典眉头一皱,还是顺手点了狄云的昏睡穴。

    宋青书这才舒了口气,将连城诀的秘密道出,丁典果然脸色大变,死死盯着他:“你怎么知道的?”

    “这你就别管了,”宋青书摊摊手,“这下你应该相信我不是凌退思一伙的了吧?”

    “那你来找我干什么?”丁典心中十分不解。

    “不是说和你做个交易么?”宋青书将手伸了过去,“快帮我把把脉,看看你的神照经能治不?”

    刚才听到他的话,丁典心中了然,微微一探脉,口中吐出俩字:“能治。”

    宋青书这下终于放下心来,说道:“要我说啊,凌退思真是个傻瓜,他当日若是直接喊女儿向你索要连城诀作为聘礼,你又哪会不答应。”

    凌退思以己度人,以为天下人都像他一般,生怕露出一点口风,让丁典起了防范心理,哪知道在丁典眼中他女儿远比什么宝藏重要。

    听到宋青书的话,丁典顿时升起一股知己之感,脸色缓和下来,哪知道这是宋青书故意跟他套近乎呢。

    “只是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他的真面目,这连城诀我是万万不肯给的了。”这么多年来丁典心中郁结着一股恶气,恨恨地说道。

    “没让你交出连城诀。”宋青书嘿嘿一笑,“我们俩之间的交易,不关凌退思的事情。”

    “什么交易?”丁典终于产生了一点兴趣。

    “我负责让你和凌小姐有情人终成眷属,你则负责治好我的经脉,如何?”宋青书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哪知丁典并没有想象中的喜悦,反而长叹一口气:“你知道这么多年我为什么一直甘心困在这里么?”

    宋青书心中咯噔一下:“为何?”

    “一来之前我武功未成,想逃也逃不出这铜墙铁壁,”丁典苦笑一声,“二来么,我逃出去也没用,霜华不会跟我走的,我还不如呆在这里,还可以远远看一下她摆在窗台上的菊花,以消寂寞。”丁典的眼神透过牢房的小窗口,深情地望着远处的小楼。

    “她为何不愿意跟你走?”宋青书虽然对大致剧情了解,但这些细节却一头雾水。

    “我也不知道,”丁典脸色现出一丝温柔,“她一个大家闺秀,不愿意不清不楚地跟男人私奔也是正常的,更何况,凌退思还逼她立了那么恶毒的一个毒誓。”说着说着,丁典神色变得狰狞起来。

    “什么毒誓?”宋青书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一个誓言而已,古人怎么都这么傻缺啊。

    “他爹用我的性命威胁她立誓:有生之年不能再见我,否则她娘的灵魂在地下会日日夜夜受尽折磨。”丁典牙齿都快咬碎了。

    “用你的性命?”宋青书脸色奇怪,“就算她不答应,凌退思也不会杀你的啊。”

    “所以才显得他的狠毒!”丁典一章拍到墙上,顿时一个手印显了出来。

    宋青书心中犯嘀咕,这下有点难弄啊。

    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丁典开口说道:“你要是真的能说服霜华和我一起远走高飞,我倒是可以把神照经教给你。”

    宋青书高高兴兴地一拍胸脯,“好,先交给我了,我先去探探凌小姐的口风,到时候再商量怎么教我神照经。”想到自己终于有翻身的希望,宋青书一时间欣喜若狂,急急忙忙地往外跑去。

    看着宋青书略有些癫狂的背影,丁典冷冷一笑,心中暗想:“神照经,没有个二十年光景,你能学得会?”也不怪丁典使诈,实在是他受够了人性的险恶,现在根本不相信任何人。

    宋青书来到凌小姐的小楼前就被侍卫给拦了下来,“凌大人有令,除了他本人任何人也不能见小姐。”

    亮出一个令牌,宋青书说道:“凌大人让我在府内便宜行事,所有人都要配合我,想必你们应该也收到消息了。”

    两个侍卫对视一阵,仍然在迟疑,宋青书哪还理他们,直接拨开挡在前面的朴刀,噔噔噔上楼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