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二十七章 人淡如菊

    到了楼上,只觉到处是轻纱曼舞,房间深处隐隐约约有个人影,这里毕竟是人家千金大小.姐的闺房,宋青书也不好唐突,只好轻咳一声,以示有人上来了。

    “谁?”凌霜华虽然受到了惊动,却也没表现出啥特别的,只是随意问了一声。

    感受到她语气中的冷漠,宋青书暗自叹息一声,好好的一个如花女子,被摧残得近乎生无可恋。

    “在下受丁大侠所托,前来拜访凌小姐。”宋青书心想不下点猛药,哪能吸引你的注意力。

    只听到咚得一声,似乎是凳子碰倒在地上的声音。果然凌霜华听到丁典的消息,急急忙忙小跑出来,掀开纱帘,焦急得看着宋青书:“哪个丁大侠?”

    只见一身着嫩黄衣衫的妙龄女子跑到跟前,面部虽然被轻纱遮住,却也难掩那满面的焦急。细细打量一番,轻纱边沿一些红色的疤痕若隐若现,宋青书暗自叹息一声,看这女子身段如此婀娜,毁容前想必是何等一个大美人。

    “丁典丁大侠嘱咐在下前来,向凌小姐问几句话。”宋青书恭恭敬敬施了一礼。

    “他最近可……好?”凌霜华声音都有些发抖。

    “呃……恐怕不太好。”宋青书心想,要是琵琶骨被穿,脚筋被挑断,然后关在牢里严刑拷打数年,怎么也算不上好吧。“不过总算暂时还死不了。”

    凌霜华凄然一笑:“都怪我,害了丁大哥……”

    “凌小姐,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宋青书记得自己的来意,急忙问道,“当初你为何不愿意和丁大侠远走高飞呢?”

    “公子想必也看到了,我现在这副模样,早已心如死灰,每天求神拜佛,只求丁大哥能平平安安。”凌霜华轻轻撩起面纱一角,雪白的脸蛋儿上横亘着数条狰狞的红色疤痕。

    “凌小姐,我向来挺佩服你和丁大侠之间的爱情,你觉得丁大侠会在意你的外貌么?”宋青书眉头一皱,那些伤痕果然有些……有些刺眼,不过这应该不是原因。

    “我当然知道他不会嫌弃我,”凌霜华在桌边慢慢地坐了下来,拨弄着眼前一盆鲜花,嘴角露出一丝温柔的微笑,“只是我自己不愿意让他娶一个如此丑陋的妻子。”

    听她明显有些言不由衷,宋青书也懒得跟这些痴男怨女打哑谜,直接问道:“听说凌大人当初逼你立下了一个毒誓,说如果这辈子你再见丁典,就会让你母亲的灵魂在地下日夜受煎熬。凌小姐可知道,就算你当初不立下这个誓言,你父亲为了连城诀也不会害了丁大侠的性命?”

    哪知道凌霜华神情并没有太大改变,只是回过头来盯着宋青书:“刚才妾身一时心急,还没问公子姓名……”

    “在下宋青书,”前世商场的摸爬滚打,宋青书是何等人精,见她神色就知道她心中起了怀疑,遂把自己表面上替凌退思诱供,实际上已暗中与丁典达成协议的事情简要向她道来。

    待对上了与丁典一些两人才知道的暗号,凌霜华终于放下心来,幽幽一叹:“不瞒宋公子,当我知道连城诀的事情过后,就意识道了这点。”

    “立誓这种庄严的东西,既然是因一个谎言而起,自然当不得真的。”宋青书劝慰道。

    凌霜华微微一笑,虽然容貌被毁,但是嘴角那丝淡雅风情还是看得宋青书一呆:“但是我发誓之时的确是诚心发誓的,我不愿意拿母亲来冒险。”

    见宋青书张口欲言,凌霜华抬手示意,继续说道:“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没跟丁大哥说过。当初爹爹把我许配的人家是他的顶头上司襄阳知府兼京西安抚使吕大人的公子,我因为爱上丁大哥,为他毁脸明志,已经让爹爹和吕家很难堪了,要是我真的跟丁大哥走了,恐怕真的把吕家得罪死了。我爹爹纵有万般不是,他终究是我爹爹,我不想给他惹上这么一个大麻烦。”

    “吕文焕?”宋青书心中一跳,这下可真有点麻烦了。穿越来这个世界有段时间了,很多情况他也慢慢摸清楚了,襄阳多年来力抗蒙古大军不失,虽然有郭靖黄蓉夫妇率领武林人士的相助的原因,但是知府吕文焕才是真正的中流砥柱。吕文焕如今经略荆襄,手握重兵,其兄吕文德经略两淮,两兄弟与四川宣谕使余阶一起并称为宋国三个最大的藩镇。

    凌退思虽然也算得上一方大员,但是和吕文焕比起来,还是不在一个级别上,要是得罪了吕氏家族,凌退思基本可以说完了。

    还真是一个孝顺的女儿啊,爹爹如此恶毒,她仍然一心为他着想……宋青书摇了摇头,看来要解开凌霜华的心结,还是要从他爹那里下手啊。

    “不知道凌小姐姓佛还是信奉道教呢?”宋青书突然开口问道。

    “嗯……我信佛的。”凌霜华一时弄不清楚他的用意,疑惑地答道。

    “那凌小姐想必清楚六道轮回了,可否为在下解释一二呢?”

    见宋青书一副虚心请教的样子,凌霜华迟疑了一下,还是柔声说道:“众生由惑业之因而招感三界、六道之生死轮转,恰如车轮之回转,如不寻求解脱,将永远在六道之中生死相续,永无止尽……”

    “六道有三善道,三恶道之分,那由什么决定轮回之时进入善道还是恶道呢?”宋青书突然追问道。

    凌霜华已经有点明白宋青书的意思了,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行十不善业因缘故,要堕落地狱、饿鬼、畜生之三恶道。行十善业道因缘故,则生天界及人界……”

    宋青书微微一施礼,说道:“在下听闻,凌小姐的母亲生前是城中有名的大善人,行善一生,想必不可能堕入三恶道。也不曾听说令堂走过什么邪路,那肯定不是阿修罗道了,剩下的只可能是人间道及天道,不管是那种,算算时间,令堂如今都不可能在地下啊。当初凌小姐的誓言是说’若是再与丁大哥相见,母亲的灵魂必然在地下日夜受煎熬’,请问凌小姐,莫非你认为以令堂生前的善行,她现在会在地下受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