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三十二章 丐帮三分

    丐帮号称天下第一大帮,帮众众多,组织本来就松散,黄蓉意识到在有心人运作下,丐帮很快就会分裂。为了避免大动乱带来的火并,黄蓉主动提出分而治之的办法。

    自己统领嫡系守卫襄阳,丐帮中很多祖籍燕赵一带的,势力向来庞大,而且思乡心切,黄蓉索性任命其中的首领汪剑通为帮主,率麾下活跃于河北一带,明里暗里牵制契丹;另外一系无意参加国家斗争,只想混迹江湖的,黄蓉任命史火龙为这些人的帮主,任由他们笑傲江湖。

    此举一出,所有人都大为满意,汪剑通和史火龙得到了帮主的名头,从此自主一方,自然不会再生事端。

    对于黄蓉来说,在分裂已成定局的形势下,当机立断。与其让两人自立为主,双方撕破脸皮,还不如自己亲口封这个帮主名头,这样一来,两个帮主的位置都是她封的,虽然三人都是帮主,看似平起平坐,不过在丐帮所有人的心中,她的地位从此一下子也变得超然起来,威望不降反升。

    而且经过这次整合,她的实力并没有损失多少,反而剔除了多年来的一些心腹之患,更能安稳地帮助丈夫守卫襄阳。

    另外被分出去的两支,这么多年来也打拼得风生水起,特别是河北一脉,出了个盖世英雄乔峰,在他带领下,丐帮河北一脉在武林中的声望甚至直追丐帮总舵,只可惜后来种种原因,乔峰反出丐帮,变成了契丹的南院大王,河北一脉从此声势大不如前。

    另一分支的帮主史火龙在长老陈友谅的辅佐下,在武林中大肆招纳帮众,如今在江南武林中的声望甚至超过了襄阳本部。

    吴六奇就属于江南一脉,不过因一次意气之争,打伤了另一个长老,被逐出帮。黄蓉虽然不再是他的直接领导,但以前在襄阳也见过,而且丐帮中的事情她也刻意关注,因此知晓吴六奇被逐出帮一事。

    吴六奇慑于黄蓉威望,顿时犹豫起来,不过想到师兄,还是狠下心来,咬牙说道:“黄帮主,属下也知凌退思关系着襄阳的后勤,不过这人为了宝藏杀我师兄,此仇属下非报不可!”说完正打算拗断凌退思的脖子。

    凌霜华一声惊呼,这时柱子后面一个急切的声音传来:“梅念笙是被万震山那几个狗贼杀的!”

    吴六奇回首望去,只见宋青书无奈地走了出来。

    没办法不出来啊,要是凌退思被吴六奇杀了,凌霜华要死要活出了什么变故,神照经可就泡汤了。就算凌霜华心灰意冷随丁典远走高飞,但是自己在丁典看来根本没起到什么作用,他凭什么把神照经给自己?

    宋青书整理好思路,双手一摊:“各位大侠,手下留情,看清楚了,在下可是一点武功也不会,小胳膊小腿的经不住各位一掌啊,还请各位切莫一时兴起试探在下才好。”

    黄蓉嫣然一笑,吴六奇却听得有些不耐烦:“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宋青书也不着恼,快速说道:“梅念笙是被万震山,言达平,戚长发这三个徒弟杀害的,你肯定奇怪他们仨儿的武功低微怎么伤得了你武功高强的师兄,我告诉你吧,是戚长发假装忠心护主,绕到梅念笙背后给了他一剑,梅念笙重伤之下,三人这才围攻得手……”

    吴六奇被他一大段话绕得有点晕,不过总算听明白了,疑惑地看着丁典:“真是这样么?”

    丁典瞧了宋青书一眼,点了点头:“的确如他所说,我就是救下了落水的师父,才得到他老人家真传。”

    “吴大侠要是还不信的话,可以看看妾身的容貌。”这个时候凌霜华也闪身出来,解下面纱,脸上几道鲜红狰狞的刀疤看得厅中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凌霜华凄然一笑:“你觉得丁大哥会被我这样的‘美色’迷了心窍么?”

    丁典心中一疼,温柔地握住她的双手:“霜华,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菊花会上那个美丽的姑娘。”

    黄蓉意外地看了两人一眼,之前听闻凌小姐为了一个男子拒绝了与襄阳吕大人公子的婚事,甚至不惜毁容以明志,今日一见两人果然是情比金坚。

    这个时候吴六奇哪还不知道上了万震山大当,一时间不知怎么面对昔日的帮主黄蓉,大叫一声,放开凌退思,冲破窗户飞了出去。

    凌退思黑着脸坐了下来,一手摸着自己脖子,一手指着丁典:“将这个重犯给我拿下。”赶来的士兵纷纷拔出了佩刀,向丁典围了过去。

    黄蓉一时间摸不清两人间有什么恩怨,猜测着莫非是凌退思深恨自己女儿被丁典毁了幸福,所以要对付他么。有所顾忌之下,黄蓉只好站一旁静观其变。

    宋青书长吁一口气,终于按照自己的剧本来演了,这个时候出场才显得自己功劳嘛。

    “凌大人,在下有一言相告。”宋青书恭恭敬敬鞠了一躬。

    想到刚才再怎么也是被他所救,凌退思神情放缓,“宋公子请说。”

    “这个丁典虽然可恶,不过刚才他毕竟在雪山派手中救了大人性命。”宋青书笑得有些诡异,“刚才情景足见他与令媛的确是真心相爱,在下这里斗胆建议,大人何不做主,成全他二人?”

    丁典不由得嗤之以鼻,凌退思要是这么好说话,自己和霜华何必痛苦这么多年。

    不过让众人眼珠掉落一地的是,凌退思迟疑片刻,居然说道:“好!”

    丁典和凌霜华不可置信地对视一眼,只听得凌退思继续说道:“丁典,本府今天就将霜华许配给你,你以后要好好对她。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实在难以说清楚,反正我以后再也不想看见你们,你们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宋青书见丁典愣在那里,没好气地说:“还不拜见岳父大人?”

    丁典大喜之下,跪了下来,结结实实磕了几个头:“小婿谢过岳父大人。”那一刻,他只觉得这么多年来受的一切折磨也值了。

    凌霜华也喜极而泣,跟着跪下来恭恭敬敬磕了几个头,以谢多年的养育之恩。

    “快走吧,我随时都会改变主意,说不定明天就后悔了来追杀你了。”凌退思支撑着额头,另一只手不耐地挥了挥手。

    “丁大哥,快带凌小姐走。”宋青书过来扶起丁典,悄悄在他耳边说道,顺便还掐了他一把。

    丁典立刻清醒过来,凌退思前后反差太大,其中肯定有古怪,连忙拉着凌霜华往外走去。

    一旁的黄蓉看得心中疑窦大起,往堂上望去,见凌退思双眼浑浊,表情麻木,心中一跳:莫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