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三十七章 夜探天龙寺

    “人家张无忌学了神功都还知道留个‘张无忌埋经于此’,段誉这货的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一点。”宋青书腹诽不已,又想到了张无忌,心情更是不好。

    “我好像记得那画卷里的神仙姐姐不着片缕,以身示范各个穴位的走向,”宋青书这样一想顿时露出一丝理解的笑容,都是男人嘛,换成自己肯定也珍藏起来,舍不得留给其他人看的。

    既然段誉已经学了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不知道六脉神剑他学会没有。宋青书不甘心千里迢迢白跑一趟,打算前往天龙寺一行。

    九阴真经的易经锻骨篇,能让人修炼内功的速度大大快于一般人,如今宋青书身负九阴真经和神照经,自忖内力应该足够施展六脉神剑了。

    大理人心向佛,一听他要前往天龙寺,路人皆热心指路,不过当宋青书来到天龙寺外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如今武林各门各派敝帚自珍得紧,这六脉神剑连段式俗家弟子都不传,想必是不可能让我借阅的。”宋青书寻思一番,自己一看即会的本领用不上,少不得当一回梁上君子了,他可没有什么行窃的心理负担,反正自己又不偷走,看一遍即可,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

    围绕天龙寺院墙转了起来,寻一僻静之处,轻轻一跃,宋青书毫无声息的落到了里面,一路隐藏行迹,一边探索一边寻找,经过清都瑶台、无天境、三元宫、兜率大士院、雨花院、般若台,来到几间松木屋前,与一路行来的金碧辉煌之感大不相同,宋青书心中一动,恐怕这就是书中枯荣面壁之所。

    小心翼翼跳到了屋顶,轻轻揭开一块瓦片,宋青书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原来屋内六名僧人正分坐在四周蒲团之上,神态安详,呼吸绵长,一看就是修行精湛之士。

    “这下可不好办了,”宋青书不自主地吐了一口气,“天龙六僧都在这里,鸠摩智都没法强取,我恐怕更是无望了。”

    “阁下既然大驾光临,何不现身相见?”屋内面朝墙壁的僧人话音刚落,大拇指一扬,一股炙热剑气激射而至,宋青书大惊失色,运功于脚下,踏破屋顶,浑身几个旋转,安然落到屋内。

    “在下深夜造访贵寺,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几位前辈海涵。”宋青书辅一落地,施施然行了一礼。

    屋内众僧早已睁开双眼,严阵以待地看着他,枯荣禅师仍然面朝墙壁,冷笑一声:“阁下言语间虽然恭敬,行迹却未免鬼祟,不知阁下深夜来访,有何贵干。”

    宋青书略微一迟疑,看来悄悄取经一事已然无望,只好效仿鸠摩智了,开口胡诌道:“在下虽然鄙陋,但也听闻贵寺的六脉神剑乃天下第一剑法。不过在下之前偶然于华山见到了风清扬前辈的独孤九剑,当真是夺天地之造化,实在无法想象还有比独孤九剑更为厉害的剑法,这次前来贵寺,是想亲眼见一下六脉神剑剑谱,与记忆中的独孤九剑比较一下,看看究竟谁才是天下第一剑法。”

    屋内几僧听他言语,纷纷议论起来,华山剑圣风清扬,名震江湖,号称天下用剑第一高手,他的独孤九剑众僧早已神往已久,今日听得宋青书提起,倒有不少人起了比较心思。

    枯荣却是纹丝不动,声音沙哑清冷:“阁下想见识六脉神剑,又何须看剑谱?贫僧众人,虽然武功低微,却也能学得六脉神剑皮毛,还望阁下指教一二。”

    看来鸠摩智已经来过天龙寺了,宋青书心中一叹,还是落在了剧情的后面,只见众僧暗暗在场中站定方位,将自己包围在正中,连忙苦笑道:“看来大轮明王已经拜访了贵寺,六脉神剑剑谱被焚的传言果然不假。在下此行虽多有打扰,但也没有什么恶行,众位高僧慈悲为怀,还望行个方便放小子离去。”

    场中众人面面相觑,心中惊疑不定,如此隐秘的事情他如何得知?之前贵为保定帝的本尘心中挂念侄儿段誉的安危,焦急地说道:“如此隐秘的事情,阁下既然知晓得如此清楚,想必与鸠摩智逃不了干系,还请留下吧。”说完无名指一点,一记关冲剑激射而出。

    宋青书此时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告辞就告辞呗,非要装逼地感叹一下剧情,这下被雷劈了吧?

    心中虽然懊恼,身形却是不慢,一个闪身就躲过了本尘的一剑。屋内众僧见本尘动手,纷纷出手相助,一时间,屋内剑气纵横,破空之声犹如风雷一般。

    宋青书被逼得狼狈不堪,六脉神剑虽然无形无相,不过幸好可以从众人使剑的手指窥探一二。

    光是沿直线传播的,宋青书注意到每人用剑时手指的角度,也大致能推测到六脉神剑会从什么位置激射过来,因此虽然在地上翻滚得狼狈不堪,但也算是有惊无险,感谢初中物理老师

    “好身法!”一直未出手的枯荣禅师赞了一声,两手大拇指一扬,少商剑法随即而出。

    枯荣禅师的修为果然比其余五僧高了一大截,其余五僧虽然弄得剑气纵横,但是在宋青书使出九阴真经的蛇形翻狸身法之下,没有办法真的伤到宋青书分毫。枯荣虽然没有回头,这两剑却是瞅准了宋青书身形变化的空隙,旧力已老,新力未生之际。

    因为还要躲闪其余五僧的剑气,宋青书在地上的腾挪角度竟然被枯荣两剑封死,无奈之下只好冒险地腾空而起。

    枯荣微微一笑,早有预料一般又是两剑急射而出,这时宋青书身在半空,已无借力之所,中了自己一剑必然重伤被擒。

    宋青书神情凝重,慌而不乱,左脚脚尖在右脚脚背一踩,又是凭空升起数尺,刚好躲过枯荣两剑。他深知再任由众人一直射下去,自己中剑是迟早的事情,连忙展开反击。

    左手划个半圆,右手一掌推出,正是降龙十八掌的“亢龙有悔”,枯荣感受到一股雄浑气浪汹涌而来,刚释放了剑气内息还没充分调息过来,也不敢硬接,连忙起身闪到一旁,只见原处的蒲团被掌风击得飞絮四散,大惊失色:“降龙十八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