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三十九章 被小孩子忽悠的峨眉掌门

    “张教主一身乾坤大挪移神功,神妙无比,当年于光明顶一人独战六大派高手,公子的武功比起张教主恐怕仍然稍显不足。”枯荣禅师寻思半晌,还是作出了自己的判断。

    “现在大师可知晓我为何还觊觎贵派的六脉神剑了?”宋青书苦笑道,此话一出口,他就知道六脉神剑再也与他无缘,不过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虽然有时候行事卑鄙,但总有自己的风骨与傲气,有时候他总不愿意太过猥琐,反而不屑于撒谎。

    果然听到他的话语,枯荣默念了一声佛号:“公子坦诚相告,足见阁下是一位光明磊落之人。只是本派的六脉神剑向来不传外人,贫僧也不想成为数百年来段氏的罪人,还望公子见谅。”

    “在下理解,今晚打扰各位大师清修,还望恕罪。”说完宋青书长笑一声,转身离去。

    众僧也不阻拦,看着宋青书离去的身影,本尘寻思:从此武林恐怕多事了……

    离开天龙寺后,宋青书心中也暗自后悔,好不容易将那几个老和尚说得心动了,自己又何必装逼呢……不过这个念头一闪即逝,念头不能通达,六脉神剑要来又有何用?暗自安慰了自己几句,反正天下间还有这么多奇妙武学放在那里,自己又何必单恋一枝花?

    一想到这里,宋青书情绪又变得高兴起来,随即兴致昂扬地又踏上了寻找武林秘籍之路。

    北冥神功,凌波微步,还有那该死的六脉神剑看来是没希望了,剩下的武藏自己得好好想想,九阳真经藏于莽莽昆仑,找起来绝非易事,而且自己如今身兼神照经和九阴真经,九阳神功对自己帮助也大不到哪里去,再说,这是张无忌的武功,想着就恶心,宋青书很快否定了前往昆仑的念头。

    南海白首太玄经太过虚无缥缈,大海茫茫,自己恐怕还没找到侠客岛,就已经葬身鱼腹了,摇了摇头,也将这种方案否定了。

    辟邪剑谱……呃,下一个!

    曼陀山庄的还施水阁里好像有什么小无相功,不过九阳真经对自己都没什么帮助,一部小无相功又算什么?很快又否定了。

    古墓派的玉女素心剑法自己又学不会,左手画圆,右手画方?宋青书试了几次,看着沙地上不圆不方的两个图形,腹诽不已,自己如此聪明伶俐,这左右互搏肯定学不会了,那么玉女素心剑法也练不成了,再说了,这扭扭捏捏的剑法也不符合自己风度翩翩的气质……

    白衣如雪,一剑西来,天外飞仙,那才是所有男人都向往的英姿啊!

    看来如今的目标就剩下神雕谷的独孤遗刻和华山的独孤九剑了,想到传说中通神的剑法,宋青书心热不已,连夜踏上了旅途。

    湖北襄阳城外某处深谷,宋青书脸色铁青地看着不小心踩中的一坨恶臭的鸟粪,狠狠吐了一口口水:“那只傻大雕真能拉!”

    有了这个参照物,宋青书很快就找到了独孤求败埋骨之所,看着一堆乱石,还有墙上那几句霸气四射的话,宋青书沉默良久,终于开口骂娘道:“@#%¥,光装逼有什么用,你倒是留本秘籍啥的啊!”

    杨过为什么就能凭一柄玄铁重剑,从几个月之前的武功马马虎虎到一出场就能出场秒尹克西,潇湘子,力抗金轮法王?翻遍了剑冢,也没找到什么神功秘籍,宋青书顿时有了一种智商被凌.虐的挫败感。

    “贼不走空,不然下次这么晦气就糟了,”宋青书拿起独孤求败那跟木剑背在身上,突然反应过来,呸了两口,“看来是段誉那天杀的,夺了自己气运啊,无量玉洞一行过后,自己次次走空!”

    “我就不信华山思过崖一行也一无所获!”宋青书暗暗发狠,又日月兼程地踏上了前往华山之路。

    且说千里之外洞庭湖畔的白马寺药王庄,胡斐和程灵素睁大着眼睛看着眼前漂亮的女人:“这位漂亮的阿姨,你真的是宋大哥的妻子么?”

    周芷若脸皮抽.搐了一下,只好堆起笑容:“对啊,小弟弟,青书的确是阿姨的丈夫,他因为深受重伤,不愿意拖累我,一个人巡游天下探寻治疗之法,阿姨已经拜访了嵩州薛神医和开封平一指,日前听说青书出现在这药王庄附近,阿姨好不容易才找了过来,小弟弟小妹妹,告诉阿姨他去了哪里好不好?”

    原来周芷若遍寻宋青书不得,终于找到了药王庄,但是她深深忌惮毒手药王的名头,不敢用强,只好巧言相骗。

    “哼,我还以为宋大哥是什么正人君子,原来家中早已有了妻室,那为何还来招惹我娘!”小胡斐冷哼一声。

    “就是就是,当初我一见他眼睛盯着我溜溜直转,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旁的程灵素拍掌附和道。

    “那你们可以告诉阿姨他去哪儿了吗?”不知道为什么,听着两个小孩痛骂宋青书,周芷若心中不由产生了一阵快意。

    “他啊,听师父说什么千年人参能起死人肉白骨,就傻乎乎跑到长白山去挖人参了。”胡斐嘿嘿笑道。

    程灵素眼神一亮,也配合着说道:“我师父当时还说千年人参只存在于传说之中,让他不要太挂念,哪知道他听了过后就连夜往东北赶去。”

    探知了宋青书的去向,周芷若心中大喜,连忙谢过两个小孩,跨上了一旁骏马,急匆匆往东北方向赶去,心中寻思找到宋青书之后一定要将他折磨得生不如死。

    见周芷若已经走远,程灵素似笑非笑地回头看了胡斐一眼:“胡斐哥哥,你干嘛要骗那个女人?”

    小胡斐环抱双手,装出一副大人模样:“她以为我们是小孩好骗,虽然口口声声说是宋大哥的老婆,不过那满腔的恨意可瞒不过我的眼睛,我哪敢真把宋大哥的去向告诉她。”

    出于女人的同情心,程灵素皱着眉头问道:“万一她说的是真的呢,要是是宋叔叔始乱终弃,她只是想报仇怎么办?”

    胡斐讪讪一笑:“谁让宋大哥和我娘在一起,万一这个女人真的意图不轨,我娘不明所以之下肯定要保护宋大哥,一旦打将起来,伤了我娘怎么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还不如直接将她骗到完全相反的东北去,嘿嘿……”

    “胡斐哥哥,你学坏了。”程灵素娇声娇气地笑道。

    “呃,还不是跟你学的……”

    我们可怜的峨眉掌门,就这样被两个小屁孩给忽悠到了东北飞雪漫天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