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四十章 黑衣少女

    回过头看我们的宋青书,他一直日夜兼程,终于赶到了华山脚下。

    “独孤九剑想必风清扬是不会传给自己的,还是先寻找同样在华山的金蛇秘籍吧,金蛇郎君夏雪宜可是自己很佩服的一位人物,比那位袁承志可爱多了。”宋青书喃喃自语。

    不过华山如此之大,要寻一个金蛇密洞谈何容易?宋青书绞尽脑汁回忆原书剧情,还是记不得金蛇密洞地处何方。

    “袁承志是在华山朝阳峰学艺,那个金蛇密洞是他的宠物猩猩在附近发现的,不出意外,金蛇密洞应该在朝阳峰附近,”宋青书来回踱着步一边一边理着自己思路,“不过华山派当年剑气之争,分为玉女峰的气宗,由岳不群执掌,然后剑宗很多高手纷纷聚集在朝阳峰,自起一派,同样自称华山派,如今由神剑仙猿穆人清当掌门。这朝阳峰是华山剑宗的地盘,高手众多,金蛇郎君当年肯定也心存顾忌,这个洞穴也不可能离朝阳峰太近……”

    接下来几日,宋青书以朝阳峰为中心,十里之外再开始往外搜寻,专门留意那些笔直的悬崖峭壁,他如今内功雄浑,武当的梯云纵更是擅长上下跳跃,宋青书在山壁间来回飞跃,虽然惊险,但却也没太大危险。

    “哇哈哈,终于让我给找到了”又隔了几日,一阵夸张放肆的笑声在群山中回响着,宋青书看着眼前的密洞,摸了摸下巴,神情颇为得意:“当年我们公司那位软件工程师给我说的劳什子二分查找法还是挺有效率的嘛,不过还是我天纵英才,当年他只是随口一提我竟然都还记得。”

    不过当他钻到洞里面,看着早已掩埋好的坟冢,上面还有块石碑,上面写着“金蛇郎君夏雪宜之墓,袁承志夏青青谨立”,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自己又来晚了啊,宋青书颓然坐在地上,连四处翻找的心思都没有,要知道当初金蛇郎君可是留下一个剧毒假秘籍的,现在袁承志已经明显拿走了真的秘籍,那还找个屁啊。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宋青书回过头来恋恋不舍看了金蛇郎君坟冢一眼,长叹一口气,来到洞口,提气往上一跃,最后在悬崖边一颗大树上停了下来,横卧在粗壮的枝桠上,双手枕在脑后,盯着蓝天白云发呆。

    “真是太傻太天真啊,”宋青书自嘲一笑,“这些重宝秘术本来就是命运安排给原著主人公的,自己竟然还痴心妄想地跟原主角争夺运势……现实太残忍,生活如此艰辛啊……”

    此时宋青书已经明白了搜刮天下武藏这个想法不现实了,命运这个东西虽然虚无缥缈,你可以不信它,但你不能不自量力地去挑战它。

    “希望我不会是个命中注定衬托主角的反派吧。”宋青书此刻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甚至对未来都感到了一丝茫然。

    “云中鹤,我就算跳崖也不会让你得逞的。”突然间树下传来了一个愤怒的女子声音,哪怕声音中充满了愤怒与惊惶,也说不出来的清脆动听。

    宋青书好奇地往下一打量,只见一身材婀娜苗条的黑衣少女,一步一步退向悬崖,崖边风大,吹得她满头秀发漫天飞舞,煞是好看。

    对面一干瘦的青衣中年人,手持一烂银鹤爪,一手抚着嘴角两片小胡子,笑眯眯地看着少女:“木婉清,你舍得你的段郎么?”见木婉清眼神果然有所变化,云中鹤继续说道,“哎呀,我差点忘了,情哥哥变亲哥哥了……”

    “你!”被云中鹤戳中心中痛楚,木婉清大怒之下拔剑攻了过来。

    奸计得逞,云中鹤嘴角露出一丝得意微笑,挥舞着银爪迎了上去。宋青书一副看热闹的架势,只见木婉清剑法有些底子,可惜仍然不是云中鹤对手,再加上云中鹤招式下流,招招攻向少女的一些隐秘之地,木婉清又气又怒,因此处处受制。

    宋青书终于看清了她的面貌,一张脸秀丽绝俗,如新月清晕,花树堆雪,特别是那纤小精致的下巴,配合着纤薄灵巧的樱桃小嘴,说不清的清丽,道不尽的秀气,“段誉是傻瓜么?木婉清容貌丝毫不比那个王语嫣差啊!”这是宋青书见到她样貌后的第一反应。

    想到一到无量玉洞,从此就沾上了霉运,宋青书可是对段誉恨的牙痒痒,嘴角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那就捉弄一下你媳妇儿,以解心头之恨!”

    云中鹤心中越来越雀跃,眼看着木婉清就要为自己所擒,那时候还不是任自己为所欲为……想到这辈子都还没碰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他心中顿时火热起来。

    “谁在这里吵吵闹闹啊,打搅了狗蛋儿睡觉。”突然树上传来的声音让两人纷纷一惊,抬头望去,只见树上一衣衫褴褛,头发杂乱的农家少年坐在树枝上伸了一个大懒腰,睡眼惺忪的样子一看就是刚被吵醒的。

    “臭小子,滚一边儿去,别碍大爷好事。”云中鹤恶狠狠吓唬道,原来宋青书这段时间风餐露宿,一身衣物早已脏乱不堪,最近天气渐热,宋青书前世习惯了空调,怎么受得了,平日里下意识就将裤管卷了起来,如今他活脱脱一位乡间打柴少年模样。

    宋青书装傻充愣地盯着云中鹤看了两眼,啧啧称奇道:“原来你就是金庸表哥啊。”

    “谁是金庸?”云中鹤一头雾水,不过他刚才完全没发现还有其他人的存在,一时间有些摸不清这古怪少年的底细。

    他当然不知道云中鹤是金庸表哥徐志摩的笔名,联想到前世徐志摩负心薄幸的那些行为,宋青书暗赞一声:“金老爷子吐得一手好槽!”

    “你大白天的为何要蒙上一层面纱?古里古怪。”木婉清奇怪地看着宋青书的装扮。

    “我娘说我长得太丑,于是从小就把我脸蒙了起来,还说以后第一个解开我面纱,看到我容貌的女子,我就要嫁……哦不,我就要娶她当媳妇。”宋青书傻乎乎对着木婉清笑了笑,围绕着她四周转着打量起来。

    “原来是个傻瓜。”云中鹤暗自舒了一口气。

    木婉清被他盯得发毛,没好气地说道:“你看什么看!”

    “姐姐姐姐,你长得好漂亮,要不你来揭开我的面纱,我娶你当媳妇吧。”宋青书憨声憨气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