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四十一章 天下第三

    木婉清闻言一窒,心中有一种错乱的荒谬感,这个对话怎么这么熟悉呢,很快就冷起一张脸,手臂一扬:“走开,不然我用毒箭射你!”

    “姐姐好凶!狗蛋儿怕怕,”宋青书连忙闪到一边,嘴里咕哝着,“这么凶,给我当老婆我都不稀罕。”

    虽然宋青书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他说话的内容又有意得让木婉清能听见,不由得恨得牙痒痒,不过想到还有一个云中鹤,连忙打起精神全力戒备。

    “木婉清,你跟着我有什么不好?哥哥我很会疼人的哦。”云中鹤眉毛一跳,语气下流地说道。

    “无耻!”木婉清扬手就射出一记蝴蝶袖箭,云中鹤早有防备,一个闪身就欺近到了她身旁。

    一旁的宋青书看得心中一惊,这云中鹤武功不咋地,这轻功却是超一流啊,自己要想追上他,恐怕得依靠内力拼耐力取胜了。

    木婉清被他欺近身前,花容失色,连忙挥剑自保,云中鹤却出手如电,一指就点中了她腰间的穴道,木婉清这段时间本来就因为段誉变成了她亲哥哥后精神恍惚,如今被云中鹤擒住,想到将要来临的噩梦,气急攻心,顿时昏了过去。

    “好一个大美人儿啊,晕过去都晕得这么漂亮,”云中鹤搓着双手,看着地上躺着的佳人,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是把她弄醒再快活一番呢,还是先快活一把再弄醒她?”

    “要是醒了她未免要死要活,大煞风景,可是如今这样就跟一块木头,似乎又缺了点劲道……”云中鹤一时间陷入了两难。

    “哎,世上淫贼的名声就是被你这种败类败坏的。”这时候旁边一个声音响起,吓了云中鹤一跳。

    抬头望去,见出声的是那个傻小子,云中鹤目露凶光:“臭小子,原来是装傻戏弄你爷爷。”

    “人家段王爷那才是淫贼中的上品,先偷人心,再骗人家身子,人家女子也愿意,到最后还能落得一个风流倜傥的好名声,哪像你这样弄得声名狼藉,搞得人人听到你的名头就要唾弃一番。”宋青书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让云中鹤愕然不已。

    不过他的话却刺痛了云中鹤的神经,不由得愤懑说道:“段正淳那狗贼是堂堂大理王爷,就这身份一拿出来,多少女人等着投怀送抱。再说了,他长得又人模狗样,武功又不错,口袋里金子又多,我们这种江湖草莽哪能和他比。”

    “所以你就破罐子破摔?”宋青书眉毛一挑,突然好奇道,“这么多年你祸害的女人有一个有段正淳那些情人的姿色么?”

    云中鹤脸色有些尴尬,只好实话实说:“没有……”

    “我就说嘛,你不考虑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反而误入歧途,看你现在脸无三两肉,身体竹竿一般,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这般面目可憎,再加上你那恶名,女人瞎了才会看上你。”宋青书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

    “老子不需要女人看上……”说着突然醒悟过来,云中鹤不由得大怒,“哪来的臭小子,消遣爷爷来了!”

    宋青书摇了摇头:“我跟你说这么多是见你这辈子挺失败的,希望你下辈子投胎好好反省一下。”

    云中鹤干笑两声,挥舞着烂银鹤爪攻了上去,宋青书在原地翻了一个奇妙的角度,刚好找准他的空隙,一指点在他腋下,云中鹤觉得全身一麻,再也动弹不得,大惊失色:“你是如何知道我罩门在腋下的?”

    “没文化真可怕,‘鹤蛇八打,腋下见空’,这是常识。”宋青书嘴上说得轻而易举,心中却感谢了王语嫣一万遍,要不是原著中她指出了云中鹤的弱点,以对方的轻功,自己打败他容易,要轻易擒住他却不可能。

    云中鹤作恶多端,心思也是相当活络,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这位小兄弟,刚才我听你高论,一看你也是同道中人,既然你看上了这位美人,敬请自便,在下拱手想让。”

    “呸!谁跟你是同道中人?”宋青书被踩住了痛脚,一下子跳了起来,“再说了,现在你生死都在我掌控之中,我要是真对这位姑娘心怀不轨的话,哪还需要你让?”

    “是是是,在下失言,大侠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云中鹤的话让宋青书一阵不耐烦,挥挥手制止了他继续拍马屁:“你说再多也没用,今天你难逃一死,我要替天行道,为那些被你糟蹋的女子报仇。”

    云中鹤心中一慌,不过察觉到他语气中的空隙,连忙说道:“大侠只要答应放过我,我可以将自己的绝技送给大侠。”

    “你那点三脚猫功夫有什么用?”宋青书不屑道。

    “在下的武功在大侠眼中当然不值一提了,”云中鹤尴尬地笑了两声,“可是在下的轻功却可以在江湖中排第三。”语气中藏不住的自傲。

    “哦?前两位是哪些高人。”宋青书顿时来了兴趣,自己可没有什么武功能挤进天下前十的。

    “轻功第一的自然是明教光明顶青翼蝠王韦一笑,他的轻功实乃天授……”云中鹤说起来尽是钦佩之情,“至于轻功第二的是黑木崖的东方不败,那鬼魅异常的身法,应该也远远超过我。”云中鹤语气中充满了惊惧。

    “第三就是你?”宋青书嗤笑道,“大言不惭。”

    云中鹤尴尬地笑道:“大侠英明,天下的确还有不少人轻功不弱于我,但也没有明显强过我的,我就恬不知耻自称第三了。”见宋青书毫无心动之意,急忙补充道:“在下的轻功和韦一笑实出同源,在下只因资质以及内力问题,练不到大成而已。”

    “哦?是什么轻功?”宋青书这下子真的有些心动了。

    “踏沙无痕!”见他意动,云中鹤急忙说道,“只要大侠放小人一马,小人保证以后痛改前非,再也不祸害良家妇女了。”

    “好!你把轻功口诀说给我听,我检验无误过后,自然会放了你。”宋青书此刻心中砰砰直跳,要是学会了踏沙无痕,真的不比什么凌波微步弱啊!

    见他答应得如此痛快,云中鹤反而拿捏不准,讪笑道:“要是我将轻功说与大侠知晓了,大侠反悔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