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四十三章 生不同衾死同穴

    宋青书嘿嘿一笑,搓了搓双手,指尖试探着在木婉清身上海拔最高的一些地方移过去移过来:“可是我不会解穴啊,是点这里呢,还是点这里呢?”

    “别碰我!”木婉清惊叫了一声,连忙闭上眼睛,花容失色。

    “反正你都是我媳妇了,我碰碰有什么关系。”宋青书手指越来越靠近木婉清身体。

    “你要是敢碰我,我就咬舌自尽!”木婉清瞪着一双美目,贝齿轻咬红唇。

    “可是不碰你我怎么解穴呢?”宋青书的表情显得很无辜。

    “你到旁边找根树枝,拿过来我再教你。”木婉清都快急哭了。

    “好嘞!”宋青书欢蹦乱跳的跑到一边,几个呼吸过后,又回来了,“娘子,你看我这根棒子够不够粗?”

    听到他喊自己娘子,木婉清还没来得及生气,就见宋青书抱着一根大腿粗细的树枝站在一旁,她觉得自己快疯了!

    “不要这么粗的,换跟手指粗细的来。”木婉清恨不得一袖箭射死这个可恶的人。

    “哦,你的身子承受不了这么粗的棍子,那就早说嘛。”宋青书一边转身一边咕哝道。

    木婉清差点被他的话气得直接冲破了穴道,狐疑地看了他几眼,发现他还是那副傻乎乎的样子,不由得凶巴巴地说道:“狗蛋儿,要是让我知道你是在故意戏弄我,我就杀了你。”

    “娘子,啥叫戏弄啊?”宋青书回过头来,神情迷惘地看着她。

    “你……”木婉清不由得一窒,不耐烦地说道,“没什么,你快找树枝。”

    “哦~”宋青书在一旁挑挑拣拣,终于找到了一根合适的棒子,“娘子,现在怎么办?”

    “我是被点了腰俞穴,你用树枝击打我的箕下穴即可解穴。”木婉清说着说着耳根子就红了起来。

    “这个什么……下穴在哪儿啦?”宋青书睁大着一对人畜无害的眼睛迷茫地问道,其实九阴真经里面专门有一篇将点穴和解穴的手法,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为了逗弄佳人,这才明知故问道。

    木婉清犹豫片刻,还是开口说道:“在大腿内侧……”声音越来越低,说完就窘迫地转过脸去。

    “这样啊~”宋青书若有所思,木婉清刚想说话,就发现他拿着木棍在自己大腿内侧到处乱戳。

    “地方不对!”木婉清声音中带着哭腔,“是膝盖网上三寸的地方。”

    宋青书见木婉清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滚落到了一旁的草地上,心中不由得一堵,动作也慢了下来。

    任何男人看到她这副梨花带雨的模样都不忍心再加戏弄,宋青书是个男人,所以他也不例外。

    规规矩矩用树枝戳中了她的箕下穴,木婉清刚获得身体的控制权,一个翻身跳了起来,扬起袖箭就想射死宋青书。

    之前早就想好了要怎么整治这个让她恨得牙痒痒的臭小子,不过此刻见到他抬头望着自己那副天真傻呆的样子,反而不忍心下手了。

    美眸上再次浮现出一层雾气,木婉清蹲下来将头埋在双腿中哭了起来。

    “娘子,你怎么哭了?”宋青书在一旁作死地问道。

    “滚开!呜呜~”木婉清越哭越伤心,刚开始还只是伤心今天受到的委屈,后来又想到自己和段誉有缘无分,不由得悲从心来,觉得老天爷太残忍了。

    终于她的哭声渐渐小了下来,木婉清红肿着双眼,抬起头来,看着宋青书居然还没走,只是靠在一旁的大树下呼呼地睡了起来。

    “噗嗤!”看着他流口水的样子,木婉清一时没忍住掩嘴笑了起来。

    “娘子,你醒啦~”宋青书睁开双眼,也嘿嘿傻笑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木婉清却没有丝毫生气,她生性孤僻,因为成长环境的原因,也没什么朋友,当知道了段誉是她亲哥哥过后,她彻底崩溃了,又没有人朋友可以倾诉,让她觉得在世间格外孤独,这次这个狗蛋儿,虽然看着傻乎乎的,但好像的确是真的关心自己……

    “狗蛋儿,你叫什么名字?”用手背轻轻擦了擦脸颊的泪痕,木婉清抬头问道。

    “你都知道我叫狗蛋儿了,还问我叫什么?你这么这么傻哟。”宋青书咧嘴笑道。

    “你真的叫狗蛋儿?”这下轮到木婉清吃惊了,哪有父母给孩子取这样的名字。

    “对啊,我母亲给我取的,可惜她已经不在了。”宋青书想到了前世的母亲,心中一黯。

    本想安慰一番,但不善言辞的木婉清发现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傲娇属性一下子发作,索性沉默不言。

    “对了,你家在哪里?”过了一会儿,木婉清发现天色已晚,今天恐怕是下不了山了,又担心碰到云中鹤,有心跟这个狗蛋儿呆在一起,这样就能多个免费保镖,至于他也是一个男人,木婉清打量了他一番,自动将他从男人这一类里排除掉。

    “家啊,娘不在后,我就没家了,”宋青书鼻头一酸,“后来我就四海为家,哪儿有山洞,哪儿就是我的家。”

    木婉清有些同情地看了他一样,难怪这个狗蛋儿傻傻呆呆的,这样生活得像个野人,智商当然不正常了。

    “那你这两天住在哪里?”寒风已经刮了起来,木婉清看看天色,估计等会儿要下暴雨,现在只想快点找个藏身之所,不然等会儿淋湿了身子就麻烦了。

    宋青书眼神一亮,手一指旁边悬崖下面,我这几天就住在那下面啊。

    木婉清狐疑地来到悬崖边,抓着一旁的大树,伸出头往下面打量了一眼,只见云雾缭绕,哪看得见什么落脚的地方,不由得生气道:“你骗我!”

    “没有没有,”宋青书连忙摆着双手,“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带你去下面亲眼看看啊。”

    “怎么带?”木婉清怔怔地盯了他一眼。

    “你抱着我,跟我一起跳下去。”宋青书咧嘴一笑。

    木婉清心中一怒,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跟段郎此生再也无缘,她早已了无生趣,这样和他跳下去摔死了一了百了,只是跟他死在一块,要是后人看到了,还以为我们是一对殉情的情侣,咦~想着就恶寒。

    宋青书见木婉清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后来还浑身打了个寒噤,不由得咕哝道:“娘子,你去不去啊?”

    木婉清凄然一笑,暗想都死了哪还管得了那么多,于是很干脆地点点头。

    宋青一笑,来到她身边,左手一揽,环绕她柔软的腰肢,将木婉清紧紧抱在怀中。

    木婉清醒悟过来,正要反抗,宋青书已带着她纵身一跃,从悬崖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