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四十四章 五岳神剑

    木婉清认命地闭上了眼睛,但是想象中的坠落并没有发生,疑惑地睁开眼睛,发现俩人站在悬崖壁突出的一块平台上,抬头望去,离跳下来的地方有数丈,山间雨雾缭绕,在上面自然不知道这里另有玄机。

    意识到自己在另一个男人怀抱中,木婉清连忙一把推开了宋青书,尴尬地找着话题:“这就是你住的地方啊。”

    回味着少女身上那股似兰非兰,似麝非麝的独特香味,宋青书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对啊,要下雨了,你跟我来。”

    木婉清小心翼翼跟在他身后,当发现金蛇郎君的墓碑的时候吓了一跳,声音都有些发颤:“这里……这里怎么有座坟?”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宋青书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满不在乎地说道,“一看他的埋骨之所如此清新脱俗,想来这位金蛇郎君一定是为隐士高人。”

    “入我门来,祸福莫怨。”木婉清念着墙上的字迹,奇怪地说道,“看这上面说的,这位前辈似乎留下了什么武林秘籍……”

    “我来到这里的时候鸟毛都没一根。”宋青书愤愤地说道,将包裹里的干粮递给了木婉清。

    犹豫地看着手中的大饼,出于女人的防范心理,木婉清下意识担心里面有蒙汗药,不过转念一想,刚才自己被点穴了,这个狗蛋儿也没做啥……于是将大饼放到唇边,一点一点轻轻咬了起来。

    孤男寡女的,木婉清十分不自在,不愿意继续在沉默中渡过,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狗蛋儿,明天你准备干什么呢?”

    “挖宝藏啊。”宋青书的回答完全出乎木婉清的意料。

    “挖什么宝藏?”木婉清吃惊地看着他。

    “听说华山上面有宝藏,我就跑来挖宝啊,前几天刚找到这里。”宋青书想了想说道。

    “你说的宝藏是武功秘籍还是金银财宝?”木婉清回想起洞中情景,心中有些恍然大悟。

    “什么武功秘籍金银财宝能吃么?”宋青书傻傻地说道,“我是来找媳妇儿的,听说华山上面有仙女哦。虽然娘子你也很漂亮啦,我还是想再找找,看能不能找到更漂亮的小仙女儿。”

    木婉清无语地白了他一眼,懒得再理他,闭上眼睛休息起来,右手紧紧抓着剑柄,悄悄防备着。

    过了良久,木婉清睁开眼睛,见对方已经躺在地上沉沉睡去了,不由得抿嘴一笑,也放心地睡了起来……

    第二天醒来,木婉清看着数丈高的悬崖,心中有些犯难怎么上去。宋青书来到她身边,“嘿嘿,交给我吧。”

    说着很自然地揽过木婉清纤腰,木婉清身子一僵过后,也渐渐放软下来。宋青书抱着她,手脚并用,矫健地往上攀爬而去。

    本来木婉清心中一直很怀疑对方是一个武林高手在装傻充愣,不过注意到他攀爬姿势的丑陋,跟猿猴一样,顿时舒心一笑,暗想恐怕狗蛋儿从小在山中长大,这身本事是跟山间野兽学的。

    踏上了平地,木婉清照例迅速推开了宋青书,本来打算就此离去,但想到自己本来也没有地方可去,心中好奇宋青书口中的宝藏是什么,就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宋青书见她没有离去的意思,眼神一亮,口中调笑道:“娘子,你果然舍不得我啊。”

    “你再胡说八道,我就用毒箭射你!”木婉清粉目含煞,警告道,“以后不许乱喊我什么娘子了。”

    “好的,娘子~”宋青书笑嘻嘻地应承道。

    “你!”

    两人就这样打打闹闹一路往华山玉女峰行去。

    华山气宗虽然是名门正派,不过如今人才凋零,反而不及朝阳峰的剑宗声势浩大,两人一路行来,有心掩藏行迹之下,居然没有一个气宗弟子发现他们。

    “还要往前走么,前面是华山派禁地思过崖了。”木婉清看着眼前险峻的山道,犹豫地说道。

    “宝藏就在上面啊!怎么,娘子你怕啊?”宋青书挤眉弄眼地问道。

    “哼,本姑娘怕什么怕!”木婉清本来就是一个肆意妄为的主儿,之前有些顾忌华山派的名头,不过被宋青书一激,她也就不管了。

    两人走过长空栈道,终于来到思过崖上面,思过崖三面悬崖,一面是山壁,山壁有一个山洞,本来是华山高手闭关之所,后来逐渐演变成处罚弟子面壁之所,一年四季分外冷清。

    “上一个客人应该还是令狐冲吧。”宋青书寻思道,“这么多主角里面令狐冲还算比较有品,虽然学了独孤九剑,但是五岳剑法应该还完好无损留在洞里。”

    宋青书早已想通了不能跟原著主角拼气运,凡是原著主角的独门绝技,他都已经死心了,不过原著中还有不少武学是主角不曾独占的,比如思过崖的五岳剑法。

    “狗蛋儿,你一天到晚背着个木剑做什么用呢?”木婉清早就奇怪宋青书背上的那柄薄薄的木剑,以她的见识,当然不可能知道无剑胜有剑的境界,心中纯粹以为这只是一个玩具。

    “娘子,为夫剑法通神,早就不屑于用利剑了。”宋青书一副自我陶醉的样子。

    “懒得理你。”这两天木婉清早已见惯了对方吹牛的爱好,因此甚至连鄙视的眼神都懒得给他一个。

    宋青书心中虽然对自己的推测十分有把握,但没有亲眼见到那些剑招,一切都是未知之数。一进山洞,他就特意留意墙壁上的痕迹,很快发现了一处树藤后面墙壁明显有松动的痕迹。

    轻轻一掌,宋青书就将盖在那里的石头打落,弯腰钻了进去。

    “哎呀!”看着满地的骸骨,木婉清心中一紧,不由得将手中宝剑牢牢握住。

    “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藏呢,原来是些小人画啊。”宋青书嘴里虽然一副失望口气,眼睛却快速地扫过墙壁上的各种剑招。

    “你个糊涂鬼,这分明是极高明的剑法。”听到他的声音,木婉清一抬头,就看到了满壁的五岳剑法,以及各种破解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