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四十五章 被风清扬追杀

    宋青书根本没听木婉清说什么,刚才他看了一遍,已经将五岳剑法以及魔教十张老的破法尽数学会,现在他闭上了眼睛,脑海中飞速运转起来。

    看过原著,他早就明白招是死的,人是活的,若是一成不变将这些剑招使出来,当然容易被别人破解,可是只要用剑之人灵活用招,自然可以避免被敌人按图索骥般轻松破去。

    宋青书之前一直就是纸面战力很高,但缺乏实战眼力,如今这些壁画给他生动形象示范了高手间的过招。

    出招的角度,时机,力度,以及下一招的衔接,还有敌人的应对……宋青书觉得心中越来越清明。

    突然心中一惊,回过头来凝神看着身后,木婉清注意到他的动作,也跟着转过来,发现了一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老人悄无声息地站在那里。

    “年轻人好高的警觉性,”老人微微一笑,看着墙壁上的剑招,神情陷入回忆,最后化作一声长叹,“这么多年过后,日月神教的人还是找了过来。”

    这个人自然就是原作中剑法通神的风清扬,宋青书两人一上思过崖就被他发现了,他惊奇的发现宋青书丝毫不作停留,径直就进入了此处密洞。

    要知道当世除了令狐冲误打误撞进来,再也没有其他人知道这里的隐秘,而宋青书的行为明显就是事先知道此处秘密,察觉到他一身内力似乎不是正派武功,风清扬略微一推测,觉得他很可能是魔教中人,从前人笔记中得到了这里的秘密。

    五岳剑派的绝招决不能落入魔教之手,风清扬心中念头一闪而过,开口淡淡说道:“年轻人,老夫不可能让你带着五岳剑法下山,还是留在这里陪我这个老头子住个二三十年吧。”

    宋青书哪里知道自己被风清扬误会成了魔教中人,不由得暗暗叫苦,自己不过就是来拣点原著主角瞧不上的残羹冷炙,至于么……

    一旁的木婉清很清楚感觉到老人身上高深莫测的气势,听到他的话心中一急,连忙解释道:“我们只是无意间闯进了贵派禁地,不懂规矩,看到了贵派绝技,不过狗蛋儿他只是一个傻子,看了也记不住的,还望前辈大人有大量,放他离去。”

    见木婉清为自己求情,宋青书心中不由得一暖,感激地看了她一眼。

    听到木婉清的话,风清扬神情顿时有些古怪,“他也算傻瓜么?”突然意识到什么,脸色更为严厉,看着宋青书:“巧言欺骗女子,更是罪不可恕。”

    宋青书本来还是挺尊重这位剑术大师的,不过见他进来不问青红皂白就说要监禁自己几十年,又站在道德制高点对自己一顿狠批,他心中顿时一阵怒意上涌,穿越者的自尊让他傲然一笑:“呵呵,说得好像你武功比我高一样。”

    木婉清在一旁花容失色,心急地看着宋青书:“狗蛋儿你快跟前辈认个错。”

    风清扬多年来的清修一颗心早已如古井一般,不过还是被他弄得心中一股火气上涌,冷哼一声:“年轻人未免太过狂妄。”

    “你可以试试。”宋青书眼观鼻,鼻观心,默然地站在那里。

    “你出招吧,不然就没机会了,老夫可以先让你三招。”风清扬双手负在背后,自重身份,不肯先出手。

    ……

    “这可是你说的。”宋青书嘴边露出一丝邪邪的笑意,身形一动,踏沙无痕催动到极致,如闪电般从风清扬身边经过,看着脖子上泛起一道血痕的风清扬慢慢倒了下去,宋青书擦了擦木剑上的血痕,不屑地说道:“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

    当然,上面的场景只是宋青书的幻想而已,风清扬奇怪地盯了他诡异的笑容一眼,冷哼道:“刚才你已经心神失守,要是我出手,你已经死了。”

    宋青书擦了擦嘴边的口水,讪讪地笑了笑,怎么改不掉自己爱胡思乱想的毛病,要不是对方说了让自己三招,刚才的出神已经没命了。

    “还请前辈指教。”宋青书打起精神,脚步变换之中,一掌之中暗含武当绵掌的守势,又夹杂着峨眉金顶绵掌的厚重以及震天铁掌的勇悍。

    “咦!”风清扬惊奇得看了他一眼,心中寻思这小子能将几种气质截然不同的掌法糅合得如此恰当,真是一个武学奇才。可惜身为魔教中人,自身又充满戾气,实在是可惜可惜……

    风清扬心思一动,手指捏着剑诀,一指迎了上去。宋青书骇然地发现一股尖锐凌厉的剑气撕开了自己的拳风,如果自己不撤掌继续向前的话,恐怕手掌都会被洞穿,连忙左手一记大伏魔拳轰散了对方剑气,一个闪身,就退到数米开外。

    “独孤九剑破掌式,果然名不虚传。”宋青书脸色沉重地看着风清扬,独孤九剑果然是攻敌必救。

    风清扬早已脱离了独孤九剑的桎梏,刚才那指只是暗含破掌式的剑意而已,见他误以为是独孤九剑,也不辩解:“小伙子的武功在年轻一辈中已属翘楚,难得难得。”

    “风老果然不愧为当今天下剑法第一。”宋青书由衷赞叹道。

    “第一招已过,出第二招吧。”风清扬淡淡一笑,继续负手而立。

    “奶奶的,什么时候我也才能坳一下这个造型,在敌人面前装一下逼。”宋青书愤愤地想到,随即一记中规中矩的虎爪手直攻对方中路。

    “咦~”风清扬又是一惊,刚才他那一掌夹杂着数套掌法的精华,偏偏这第二招却是如此平平无奇,心知他必有后招,也就按兵不动。

    果然,攻至他身前时,宋青书由凶狠的虎爪手变为了阴险毒辣的九阴白骨爪,变招之快,风清扬仓促之间却不慌忙,一根手指慢悠悠点在漫天的爪影之上。

    木婉清在一旁看得烦厌欲呕,宋青书的九阴白骨爪攻击得十分迅速,风清扬的手指却像放慢动作一般,偏偏又能恰到好处用指上剑气击散宋青书的每一爪!

    几个呼吸过后宋青书又回到了原地,双手酥麻不堪。风清扬却是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和自己的剑气正面相接,居然没有伤到分毫。”

    “还有最后一招。”越是这样,风清扬越是心中警醒,这样一个人在魔教之中,绝非华山之福,不自觉已动了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