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四十六章 羞怒的一巴掌

    注意到风清扬眼中的凌厉,宋青书也心知不妙,不过他心中倒也没怎么害怕,反而有了一丝跃跃欲试。

    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掌,便向风清扬击去,正是降龙十八掌的“亢龙有悔”。

    风清扬见他距离自己甚远,加上之前他招数太过诡谲多变,风清扬决定以不变应万变,暗自将先天剑气凝于手指。

    宋青书没有等招式变老,左手再次画圆,右手又是一掌,一模一样的“亢龙有悔”再次击出。

    双掌力量叠加在一起,竟如怒涛狂涌,势不可挡,犹如一道无形气墙向风清扬击去。

    风清扬觉得呼吸开始晦涩,连忙手捏剑诀,一招破气式迎了上去。

    宋青书借助急冲之力跃于空中,以降龙十八掌里“飞龙在天”,再次驱动出第三掌“亢龙有悔”,三次气劲叠加在一起,刚猛异常地向风清扬涌去。

    风清扬终于色变,他还是低估了宋青书的实力,他右手的先天剑气击破他前两掌的气劲绰绰有余,哪料到电光火石之际宋青书还能送出第三掌,三掌叠加,掌风力量成几何级数增清扬刚击破他前两道气劲,先天剑气却被宋青书第三掌给轰散,无奈之下,只好施展步伐闪避到数丈之外。

    风清扬脸色有些难堪,毕竟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被敌人逼得回剑防守,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弱冠少年郎,“降龙三叠浪!阁下是契丹萧峰?”

    “要是萧大王在此,风老恐怕不会像面对在下这般写意。”宋青书话中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心里暗呼侥幸,自己通晓降龙十八掌,又知道萧峰最擅长的绝招原理,勉力一试,居然耍了出来,当然威力和气劲角度还有选择的时机上跟萧峰还是有不小差距,所以最后才需要借助飞龙在天完成最后一掌。

    “那你究竟是何人?身兼峨眉武当玄门正宗,又会九阴白骨爪这种邪派武功,还使出了丐帮绝学降龙十八掌,阁下降龙十八掌的造诣整个丐帮恐怕就萧峰和郭靖勉强压了你一筹,其余帮主长老都远逊于你。”风清扬眼力何等高明,很快就看清了他的武功路数。

    “你可以叫我狗蛋儿。”宋青书回头看了一旁目瞪口呆的木婉清一眼,露出一丝顽皮的笑意。心中却想着如今还是广积粮,缓称王,自己对周芷若做了亏心事,要是闯出名头,周芷若闻讯找上门来,还真不知道怎么应对。

    “三招已过,阁下既不愿说那就留下来吧。”风清扬心中微怒,捏起剑诀攻了上去。

    剑气速度之快让宋青书咂舌,慌忙之中连忙使出蛇形翻狸之术,在地上翻滚起来,躲过了风清扬凌厉无比的一剑。

    不过先机已失,风清扬的剑气一剑接着一剑,连绵不绝,宋青书在只有闪避之功,无还手之力,而且腾挪的空隙被对方有意识的压缩得越来越小。

    宋青书明白再这样下去不出十招自己就要饮恨当场,不过他却没有轻易用降龙十八掌反击,通过刚才的试探,他已经明白了掌风什么的在对方剑气面前太过吃亏,加上独孤九剑的破气式,再雄厚的掌力,也不过纸糊一般。

    同样的力道,一掌击出的受力面积远远大于对方指尖的先天剑气,该死的压强公式啊!宋青书狠狠咒骂了一下物理学,对方以点破面之下,所有掌法先天受制。

    宋青书瞅准空隙,内力一震,背后的木剑激射而出,右手一把抓住,刷刷挥出几剑开始反攻。

    风清扬早就注意到了他的木剑,也以为只是个装饰品,却没想到他年纪轻轻居然也达到了无剑之境,木剑表面隐隐也泛起一层薄薄的剑气,而且他的剑招正是墙壁上刻的招数,却又没有完全生搬硬套,几招普通五岳剑法使出,劲道却是含而不放,暗含着数十种变化,等着自己的反应再随时变招。

    风清扬脚踩七星,很快退到了数丈之外,刚才宋青书前三招虽然已经足够惊艳,但也没有这次带给他的震撼大,不可置信地问道:“你刚才随便看了几眼就将墙上这些剑招融会贯通了?”

    宋青书神情有些扭捏,略微腼腆地说道:“好像……是这样。”

    听了他的话,风清扬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他已经是数百年一遇的用剑奇才,三十岁左右就能仗剑横行天下。他自己凭借数十年的用剑功底,才能扫眼看一下墙壁上的招式,就将其中剑意融会贯通,对面这个年轻人,顶天了练剑不超过三年,纯粹以境界而论,居然能跟自己平分秋色,怎能让风清扬不吃惊。

    “究竟是不是狂言,要试过才知道。”风清扬心中还是不信,决定尽全力试他一试。

    宋青书连忙打起精神,运气于木剑上,迎了上去。

    一时间山洞中剑气纵横,虽然基本上都是风清扬攻宋青书防,而且宋青书还经常被逼得狼狈不堪,但是宋青书却犹如风暴中的一叶扁舟,始终能守住自己门户,以普普通通的五岳剑法,硬抗风清扬的独孤九剑而不败,而且有时甚至能攻出几剑让风清扬不得不回剑防守,要是传到江湖上去,保证能轰动天下。

    不过宋青书却是有苦自知,他虽然能跟风清扬缠斗百招而不败,但这样一直打下去,因为风清扬已经不再留手,再到时候剑气侵体,自己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他哪还愿意再打下去,使出一个古怪的剑诀,嘴里大喊:“看我绝招万剑归宗。”

    风清扬被唬了一跳,这个年轻人带给他的惊奇太多,真怕大意失荆州,伤在他的古怪招式之下,双手捏起剑诀,严阵以待。

    宋青书见他上当,哪还敢迟疑,将踏沙无痕轻功催动到极致,一把抱起旁边近乎傻掉的木婉清,“还不快跑!”两人急若流星冲出洞外。

    风清扬愕然过后不由得一阵大怒,连忙施展轻功追了出去,不过他先机已失,宋青书身怀踏沙无痕这门绝顶轻功,诚心想跑之下,哪怕他怀中还抱着一个人,风清扬也只好眼睁睁看着两人距离越来越远……

    察觉到终于甩掉了风清扬,宋青书轻轻将木婉清放了下来,口中庆幸不已:“娘子,幸好你柔若无骨,身子轻盈,不然我们还真跑不掉。”

    哪知回应他的却是木婉清响亮的一个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