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四十八章 纨绔遇到恶霸

    金陵大功坊的宝藏一来容易寻找,二来不像其他宝藏一样甚至到最后都没被出世,大功坊的宝藏却很有可能被剧情人物发现。

    为了避免被其他人捷足先登,宋青书决定立刻前往金陵一行,所以刚才下意识把木婉清也给忽悠到了江南,说不定很快就有再见的可能。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亏我思娇的情绪好似度日如年……”宋青书想起周伯通和裘千仞一路打斗,万里奔逐,自己如今轻功初成,一时兴起,从华山到金陵数千里路,竟然不骑马,不坐车,全凭一双腿施展轻功而行。

    刚开始的时候,他以踏沙无痕的轻功急速奔跑,跑出数十里就累得不行,心中骇然,要知道自己内力已经算得相当雄厚绵长,若是以普通轻功赶路,虽然不及这样快,坚持个百八十里却不成问题,但运起踏沙无痕,却支持不了多久,看来韦一笑恐怕也只是擅长短途奔驰。

    接着跑了几天,宋青书心中却突然有了明悟,开始注重自己内息利用效率,在他有心设计之下,一次急速奔驰的极限突破了一百里。

    后面宋青书不断改进着,跑一段踏沙无痕之后,往往花上一炷香时间改成普通轻功,趁机调息内劲,觉得差不多了过后再继续使用踏沙无痕,这样一来,他每次坚持的距离越来越长。

    而经过多日来的轻功极限挑战,宋青书的内力也有了长足提高,甚至还比他平日里修行增长的速度更快。宋青书察觉到体内真气澎湃,心知已经到了极限,一旦自己解决掉神照真气和九阴真气共存的问题,就能达到水乳.交融,内力生生不息,永不枯竭之境。

    五六天过后,一路风尘的宋青书终于到了金陵城脚下,暗自吐了一口气:“两千里路,自己花了五六天,比前世的火车慢多了啊。”他却不晓得他的速度在这一世是多么骇人,这个世界信息传播最快的陆驿,倾尽一个国家的力量,让驿卒骑着最好的马,白天明铃,夜间举火,撞死人概不负责,铺铺换马,数铺换人,风雨无阻,昼夜兼程,其中传递所谓十万火急信息的最快也不过日行五百里,宋青书却单纯以两条腿,达到了日行近四百里……

    “如果能使体内真气阴阳调和,时刻保持着踏沙无痕的极限速度,恐怕比前世的飞机慢不了多少吧。”宋青书拖着疲惫的双腿往城内走去,暗自盘算着,越想越兴奋,“这古代啥都好,就是这个出行速度太慢了,马车什么的慢得能让人吐血。”

    在城内一个客栈里投宿下来,期间不动声色地问了店小二大功坊的位置。一顿饱餐,洗漱清理一番,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宋青书悄悄溜出客栈,一路尽拣幽僻黑暗地方行走,很快就来到了大功坊。

    “咦,怎么荒废了?”宋青书心中泛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连忙跳入院中,往宝藏所在的柴房走去。

    有心寻找之下,很快就从柴堆里寻到了地窖入口,拉开木板,劲力布满全身,暗自防备着跳了进去。

    借助火折子的光亮,宋青书发现了整个房间空无一物,本来还以为另有暗室,于是四处寻找起来,发现四周墙壁都是实心的后,宋青书神情颓然坐到了地上,最后注意到地板上遗留了很多木箱印子,一看就是箱子中装了重物,长期放置在地上形成的。

    “这批宝藏被谁给搬走了?”宋青书终于死心了,带着满腹的疑惑回到了客栈。

    第二天他跑到客栈大厅点了几个菜,竖起耳朵仔细听起了四周客人的谈话。这里鱼龙混杂,客栈向来是信息传播最快的地方之一,说不定能从酒客的谈话里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果然每隔多久,他就注意到一桌人的高谈阔论,

    “听说最近袁承志的金蛇营在山东一带声势浩大啊,连满清皇帝都拿他没办法。”

    “袁大侠真是给我们汉人争了光,如今长江以北,汉人江山沦陷,还有这么一只义军英勇抗清,实在是难得。”

    “满清国不是刚派使者和我们大宋结为盟友么?袁承志这样会不会影响两国的关系?”

    “袁承志他是大明遗民,又不是我大宋子第,怎么会影响到两国邦交。说起这次结盟我就来气,满清和金国本属同源,金国又与我大宋有血海深仇,实在想不通皇上为何会跟满清结盟。”

    “老弟,这就是你不懂了,如今蒙古强盛,大有席卷天下之势,我们跟蒙古在四川襄阳一带打得激烈,这满清也跟蒙古长期交战,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皇上当然要抓住这个机会结盟共抗蒙古哦。”

    “哼,我心中还是不痛快,不知道何日我汉人才能光复昔日江山。当今圣人一味守城,我反而觉得袁承志更有明主之相,汉人的希望说不定要落在他身上~”

    “噓!你这话可是杀头的大罪……”说话的人故意压低声音,突然又好奇得问道,“何以见得?”

    “袁承志率领金蛇营,数次击退清兵的围剿,可见其韬略;他在山东武林威望之高,恐怕当属第一人,可见其名声魅力;上次他用计巧取大功坊里的宝藏,足见其智谋,可把金陵知府气得够呛,哈哈……”

    听到这里,宋青书心中一凉:大功坊的宝藏已经被袁承志取走了!也对,他的金蛇营军费开支巨大,能在这么短时间在山东弄得这么声势浩荡,没有军饷是肯定不行的……

    宋青书心情大为沮丧,再也没有听下去的兴致,扔下几块碎银子就无聊地往外走去。

    “难道我注定了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么,”宋青书盲目地在大街上闲逛着,心想自己的计划处处受挫,这里的宝藏得不到,由此推断,说不定其他的宝藏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奇葩原因,落不到自己手里,越想越是沮丧无比……

    “让开让开!”伴随着清脆的铃铛声,身后两匹骏马飞驰而来。

    换做平时,宋青书说不定会停下来戏弄闹市纵马的来人一番,不过他此时心灰意懒,也没那个心情行侠仗义,脚步一移,差之分毫地躲过了两匹飞驰的骏马。

    可惜他前面的人就没这个好运气了,“哎哟,是哪个天杀的来撞爷爷我?”听到这个嚣张的声音,宋青书心想纨绔遇到恶霸,有好戏看了,随颇感兴趣地抬头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