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五十一章 臭味相投

    以宝象为首的血刀门二代弟子,武功丝毫不弱,原著中丁典都自忖跟他们几个硬碰硬要吃亏,特意采取偷袭的战术才取得了胜利。

    宋青书丝毫不敢大意,内力一震之下,木剑从后*了出来,还伴随着一丝龙吟。

    宝象等人被吓了一大跳,宋青书趁他们失神之际,脚踩七星,只留下一席残影,“啪啪啪!”几声清脆的响声过后,宝象等人只觉手腕剧痛,手中血刀纷纷落于地上,骇然抬头望去,宋青书已经回到了原地,木剑已经再次收入鞘中。

    原来宋青书身为现代人,一时还不习惯多伤人命,刚才只是用剑身拍中了几人手腕上的穴道,让他们短时间内都无法恢复战力。

    “奶奶个熊!”血刀老祖被唬了一跳,“这小兔崽子武功比老祖爷爷高啊,这下可不好办了。”

    一旁的韦小宝更是看傻了眼,浑身狂震:“这才是高手啊,要是有他撑腰,什么太后老妖婆,什么神龙洪教主,什么澄观老师侄……算个屁啊。”

    宋青书非常满意韦小宝的反应,因为他本来就打算借一下韦小宝的势,自然需要让他对自己的实力感到震撼。

    血刀老祖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自己此行志在必得,可是对方武功又明明比自己高,低头看到众弟子期待的眼神,心中一惊:“要是此次不战而退,爷爷的威望肯定大损,这些白眼狼指不定要打什么主意。”

    打定主意,血刀老祖脚尖一捅,几块瓦片飞速地击向一旁看戏的韦小宝,听那破风声,要是被打中,哪怕韦小宝有宝甲护体,不死也得重伤。

    宋青书一惊,韦小宝如今对他有大用,他可不能让他有什么损伤,连忙运气自丹田至肩背诸穴,气走阴跷脉阴维脉,双手探出,使出降龙十八掌里的“双龙取水”,隔空将飞射而去的瓦片硬生生吸了过来。

    “这小子内力真是骇人。”血刀老祖念头一闪而过,趁宋青书救韦小宝之际,一个飞跃,挥舞着手中血刀硬生生劈向一旁无法动弹的水笙。

    场中诸人都以为他会趁机刺杀韦小宝,谁知道他反而以这么狠辣的一刀劈向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宋青书也是大惊失色,连忙运功高高跃起,一招飞龙在天击向血刀老祖后背。

    血刀老祖露出一丝奸计得逞的微笑,原来他攻向水笙这一刀看似凶狠,其实却留了九分力道,他算准宋青书这样一个少年郎肯定不忍心一个漂亮的少女被劈成两瓣,肯定会急忙过来相救,仓促间的运功产生的破绽却让血刀老祖有机可乘。

    手腕一翻,手中血刀自下而上往后撩去,宋青书吓得肝胆俱裂,他看血刀老祖劈向水笙那一刀又快又急,生怕救援不及,催动了全力偷袭血刀老祖背后,本以为他只有向左右翻身躲避一途,哪知道他早就留好了力道等着自己送上门,这反手一刀瞬间就到了自己小腹下方。

    连忙使出梯云纵,让身形在不可能之中凭空横移数尺,躲过了这断子绝孙的一刀,直到他双脚落于实地,两腿间都还凉飕飕的,心中庆幸不已,“差点被逼得去练辟邪剑法了。”

    血刀老祖暗叫可惜,这么大好的机会都没伤得了他,看着远处赶来的大宋官兵,心知今日之事已不可为,回身一笑:“阁下好武功,下次有机会再一决高下。”说完就运起轻功,往远处飞去。

    血刀众僧跟着逃去,一边逃跑一边心中佩服不已,自己师傅居然能跟这个人拼个平手,甚至还占了一丝上风……

    宋青书暗恼自己实战经验还是太差了,这个血刀老祖果然名不虚传。目送血刀老祖身影越来越远,他可不愿意追上去,要是将血刀老祖逼急了,以死相拼,自己真还有几分忌惮。

    “小宝谢过这位高山流水大侠救命之恩。”韦小宝随便应付完前来嘘寒问暖的宋国官员,连忙屁颠屁颠跑到了宋青书跟前。

    “何以这样叫我。”宋青书面色极为古怪。

    “大侠武功之高就犹如高山一般高,三拳两脚就打得血刀门人落花流水,这不是高山流水大侠又是什么。”韦小宝一顿马屁贴了上来。

    宋青书被他弄得哭笑不得,虽然明知道他满嘴假话,平日最讨厌阿谀奉承之徒,不过当对方阿谀奉承的是自己,听着的感觉……似乎还不错~

    “我不是什么高山流水大侠,我姓宋,名青书。”被他捧得有些飘飘然,宋青书连忙收敛心神,明知故问道,“不知道阁下叫什么名字?”

    “哦,原来大侠问我尊姓大名啊,”韦小宝这么多年,文化一点长进都没有,听得一旁的水笙暗自呸了一口,“我尊姓韦,大名小宝。”

    “原来是力擒鳌拜的大清国第一勇士韦大人,今日一见,果然少年英雄。”宋青书做出一副惊讶敬佩的表情。

    宋青书拍的马屁实在是不入流,韦小宝这么多年没听过一千次,也听过八百次了。

    这话其他人说了了韦小宝原本也不会放在心上,不过由眼前这个超级高手嘴里说出来,效果却是大大的不同,听得韦小宝心花怒放,顿时越看宋青书越是顺眼。

    拒绝了宋国官兵的护送,韦小宝盛情邀请宋青书到前面的雨花阁喝酒,宋青书假装推辞不过,半推半就就跟着一行人来到了雨花阁。

    甫一入座,只听到一个女声充满厌恶道:“一丘之貉!”原来水笙也被韦小宝的手下带了过来,为了面上好看,解开了她身上的束缚,当然还是点了她的穴道,如今她除了能自己坐在酒桌旁,浑身提不起半点力气。

    “这位姑娘是?”宋青书假装不知地问道。

    韦小宝嘿嘿笑道:“刚才这个女子意图行刺本官,联系到血刀门那些人后来的动作,本官怀疑她是蒙古派来扰乱我们视线的探子。”

    “无耻!”水笙气得说不出话来。

    “是么?”宋青书似笑非笑,“蒙古国派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妞过来,有点暴殄天物啊。”

    席上众人顿时哄堂大笑,笑声中充满猥亵的意味。

    “淫贼!”水笙狠狠瞪了宋青书一眼,本来还有些感激宋青书刚才救了自己一命,但见他在席上跟韦小宝称兄道弟,所有的好感顿时烟消云散。

    这下宋青书可不干了,端着一杯酒坐到了水笙身边,古怪地笑了两声:“美人儿,你口口声声喊我淫贼,我什么时候淫过你啦?还是说你已经迫不及待想被我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