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五十二章 千金变丫鬟

    “呸!满口污言秽语,还说不是淫贼。”水笙一口唾沫呸了过去,宋青书一下子就闪身躲了过去,“这么着急让我品尝你的香津啊?来,先喝了这杯酒再说。”说完一点水笙下巴,趁她张口之际将手中一杯酒尽数灌了进去。

    一旁的韦小宝看得眉飞色舞,心中寻思:“不怕你没爱好,就怕你没爱好!如今看来他挺喜欢美色的,这就好办了。”

    “宋大哥,你我一见如故,要不结拜为兄弟吧?”韦小宝跟宋青书越聊越投机,张口就祭出了自己拉拢人的惯用伎俩。

    “这……”宋青书犹豫了一下,韦小宝还以为他不答应,哪知道宋青书话锋一转,“韦爵爷位极人臣,却能与我一介草民以兄弟相称,足见胸襟气魄,宋某又怎敢推辞呢?”

    韦小宝心中大喜,康熙前段时间让他招揽江湖中的高手,这次机缘巧合碰到了宋青书,既然结为兄弟,哪还怕他不帮忙?

    连忙起身拉过宋青书,问清了他的年龄,连忙起誓道:“我韦小宝,今日与宋青书结为异性兄弟,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宋青书见他竟然没在誓言中投机取巧,也跟着念了一遍:“我宋青书,今日与韦小宝结为异性兄弟,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韦小宝与人结拜向来偷奸耍滑,不过这次怕对方听出什么破绽而导致心生不满,影响两人关系,原来如今康熙急需江湖中武功高强之士,韦小宝好不容易才找到宋青书,巴不得回去向康熙好好炫耀一番,哪愿意因为一些细节而得罪了他,再说了,有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大哥,怎么算自己都不吃亏。

    当然他也不是没动心眼,他没敢在誓言中说什么同年同月同日死之类的,“你在江湖中跟人好勇斗狠,肯定比我先死,我可不会吃亏……”念头一闪而过,韦小宝又堆起笑容和宋青书聊了起来。

    这样一来也符合宋青书心意,“韦小宝成天沉迷酒色,我却修炼玄门正宗内功,他注定比我死得早……”

    “宋大哥,我看你刚才对这个女人挺感兴趣的,这样吧,作弟弟的也没什么其他礼物,就将她送给大哥了吧。”韦小宝虽然有些心疼,不过他拉拢人向来大方,水笙虽然漂亮,但还没到让他着迷的程度,如果是花布美人儿什么的,他肯定是不会割爱的啦。

    “狗官,你不得好死!”水笙一听顿时激动地骂道。

    “哦,”宋青书挑了挑眉毛,用嫌弃的眼光看了水笙一眼,“多谢韦兄弟了,只是这婆娘脾气不太好,当小妾肯定是不行的啦,哎,我就勉强收下她当个做粗活的丫头吧。”

    宋青书一边说着一边挤眉弄眼看着韦小宝,我们的韦爵爷是何等激灵的人,心知对方是故意这样说,又怕不小心得罪了自己,随即哈哈一笑,配合说道:“嗯,手长脚长,身体长得挺结实的,应该是个当丫鬟的好料。”

    宋青书暗自舒了一口气,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方便,反观破口大骂的水笙,暗自摇了摇头,同样是人,她怎么就这么笨呢?自己明明是为了救她,不然被韦小宝捉去,恐怕失.身在所难免。

    “自己究竟找个什么缘由放了她呢?”宋青书嫌水笙太吵,一指点了她的哑穴,开始头疼起来。

    “你要是不再骂了,我就解开你的穴道,要是一解开穴道,还骂的话,别怪我用破布堵住你的小嘴儿,同意呢就眨一下眼睛。”宋青书灵机一动,计上心来,回过头来对水笙说道。

    韦小宝见水笙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得都快抽筋了,心中寻思:宋大哥真有办法,比起我当初在皇宫中炮制小郡主简直是同出一辙啊……

    想着想着韦小宝突然心中一惊,看着宋青书英俊的面孔,心中直嘀咕:辣块妈妈,宋大哥你要不要这么玉树临风?又这么会泡妞,要是被我那几个大老婆小老婆看见了,给我戴上那么不三不四的的几顶帽子,我韦小宝可不成了天下最可笑的大龟蛋?

    宋青书哪知道这么短时间韦小宝心中居然转了这么多念头,一指解开水笙的穴道,冷哼一声,水笙立马将脸转向一边。

    “话说你都是我的人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宋青书也不着恼,端起一杯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明知故问道。

    “呸,不要脸,谁是你的人啊!”水笙回过头来怒视了他一眼,只觉得他比那个清国狗官更可恶。

    “韦兄弟已经把你送给我了,你自然是我的人。”宋青书将手中之酒一饮而尽,说道,“你不说名字也没关系,反正要当我丫鬟了,也该主人给你重新取个名字了,叫什么呢?春……阿猫呢,还是阿狗呢。”

    宋青书惊出一声冷汗,暗叫好险,刚才差点将韦小宝老娘的名字拿出来用了。

    “哼,你才叫阿猫阿狗,”水笙迟疑一会儿,有些担心他真的给自己取个那么难听的名字,开口说道,“我叫水笙。”

    韦小宝还没说什么,宋青书却是等着这句话,假装大惊失色道:“南四奇之一水岱可是你父亲?”

    见宋青书听过自己父亲的威名,水笙面有得色,小脸一扬:“我劝你们快点把我放了,我爹爹一得到消息,连同我几个伯伯一起追来,到时候你们几个狗贼将死无葬身之地。”

    “他老爹名头很大么?”韦小宝疑惑地看着宋青书。

    宋青书为了让他忌惮,故意夸大其词道:“他爹爹和几个结义兄弟在江南的名头很响,并称‘落花流水’,是‘南四奇,北四怪’的南四奇,个个武功不在刚才的血刀老祖之下,我看我们还是将她放了为好,免得麻烦。”

    “外号叫落花流水的武功能高到哪里去?”韦小宝暗自寻思,“自己将这个女的送给了宋大哥,若是露怯将他送回去,宋大哥嘴上不说,心中肯定不爽,这正是一个卖好的好时机啊。”

    想到这里,韦小宝立马笑道:“宋大哥莫要担心,不就是金陵城中几个江湖闲汉么,他女儿涉嫌谋杀我大清使节,我待会儿派人通知金陵知府,将那个什么落花流水抓起来严刑拷打一番,看是不是还有什么同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