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五十四章 眉来眼去剑

    女子身陷重围,四面八方尽是刀剑,她却丝毫不见慌乱,步法曼妙,侍卫们的刀剑尽数劈到空气中,她的每一剑却能带走一名侍卫的生命。

    韦小宝此时早已被惊动,张康年和赵齐贤拔刀护在他身前,韦小宝看得胆战心惊,“辣妈快块,这娘们的架势是要小宝的命啊,张康年这几个平时拍马屁是好手,她真的杀过来了顶个屁用。”

    回头望去,见宋青书已经来到他身边,韦小宝才稍稍安心下来,这一惊一乍之下,女子的绝色姿容却没在韦小宝心中留下丝毫涟漪,只求左右能护得自己安危就是万幸了。

    侍卫越来越多,女子心知事不可为,决定早点离去。宋青书见她招式已经看出了她意图,会意一笑,正打算助她一臂之力的时候,眼神余光瞟到一对弓箭手正赶了过来。

    宋青书心中一惊,没想到金陵知府竟然这么下血本,要知道官兵对付武林高手最犀利的武器就是弓弩了,除非你是神级高手,不然军队轮番箭雨射下来,武功再高,也得被射成刺猬。

    宋青书可不忍心这仙子一般的人物香消玉殒在这里,连忙一抬手将插在柱子上的木剑吸到了手中,“贼子休走!”大呼小叫的冲了上去。

    女子也注意到了弓箭手正在干过来,正在焦急,只见刚才那个武功高深莫测的年轻男子冲了过来,心中不由一沉,心知今日恐怕凶多吉少了。

    本来她这段时间数得奇遇,武功大进,又探知韦小宝手下没什么顶尖高手,以为能做到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哪知道偏偏碰到了宋青书,被缠在这里脱不开身来。

    宋青书拿着一柄木剑,剑法却是精妙无比,周围官兵看着佩服不已,张康年和赵齐贤你一言我一句地跟韦小宝解释起来:

    “韦大人,宋大侠这剑法真是话腐朽为神奇啊,普普通通的剑招却能逼得那此刻手忙脚乱……”

    “对啊对啊,那女子手中之剑绝非凡品,不过竟然伤不了宋大侠手中木剑分毫,可见宋大侠内力有多惊世骇俗。”

    “明明是宋大侠剑法精妙,木剑根本不和那女子利剑相碰,每次都寻找破绽刺向那女子浑身要穴……”

    韦小宝暗自擦了一把汗,“奶奶个熊,这次出使真是流年不利,回去要到庙里多施舍一点,让菩萨她老人家多多关照,幸好小宝福大命大,结识了宋大哥……”

    张赵二人的聊天传到院中士兵耳中,纷纷暗自点头,更是佩服场中仅以一把木剑迎敌的宋青书。

    不过身在局中的女子却是另一种感受,刚开始她也跟场中其他人一样想法,不过斗到后来见对方每次即将刺伤自己的时候,剑招却是突然一变。由于速度太快,而且宋青书剑招衔接得实在太过巧妙,场中其余众人武功低微,居然没有一人看出破绽。

    女子哪还不明白对方手下留情,想起刚才弓箭手冲进来,他立即跳了出来跟自己缠斗在一起,原来是为了保护自己……

    果然宋青书趁一次错身而过的时候,传音入密道:“姑娘,等会儿尽你全力运起轻功往外跑,我助你一臂之力。”

    说完宋青书瞅准她一个破绽,用木剑挑开她的利剑,左手运起几个繁复的手势,一掌声势大若惊雷劈到了她肩头。

    女子见这一掌快若闪电,打在身上却是一股巧劲,感觉到身子被一股大力推到了院墙之上,哪还不明白对方的意思,灵机一动,运功逼出一口鲜血狂喷在空中,回头恨恨说道:“阁下今日之赐,他日必当双倍奉还。”说完运气轻功就消失在黑夜中。

    “快追呀!”一旁的韦小宝焦急喊道,心中寻思:宋大哥又不可能日日夜夜保护我,要是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女子时刻惦记着小宝的性命,那可真是大大的不妙啊。

    天下如此之大,今日一别,很可能就是永别。宋青书本也想趁机追上去,听到韦小宝的声音,自告奋勇说道:“韦兄弟,我去追她。”说完一个纵身,往女子消失之处追了过去。

    女子一路行来,身姿十分曼妙,脚尖轻轻一点,就轻飘飘的飞出数丈,犹如洛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突然女子停了下来,回头警惕地看着身后的男子,心中暗自心惊:自己的神行百变乃是天下绝顶的轻功,居然还能被对方追上。

    “姑娘的轻功真是超凡脱俗,在下过去碰到的江湖中人也不算少,不过姑娘的轻功当属第一。”宋青书此刻已将木剑放到背后,以示自己毫无敌意。

    “刚才多谢阁下出手相助。”女子脸色一缓,嘴角露出一丝浅笑,“只是不知阁下追我何事?”

    “不知道姑娘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宋青书也不等她反应,接着说道,“假话就是韦小宝想捉住你这个让他寝食难安的刺客,我就自告奋勇追了出来了。”

    “那真话呢?”女子微微一笑,目光灼灼地盯着宋青书。

    “真话自然就是在下连姑娘名字都不知道,不甘心就此跟姑娘相忘于江湖。”宋青书的话让那名女子心中一跳,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直接地向自己表示好感。

    女子沉默片刻,也不直接答话,反而问道:“阁下武功之高,在武林中也少有敌手,在剑法上的造诣更称得上一代宗师,又何必要投靠一个满清鞑子狗官,为虎作伥呢?”

    “虽然我个人也不喜欢满清,不过现在他们还有值得我图谋的东西,而且,我个人也挺喜欢韦小宝这个小滑头的。”宋青书一直清楚自己的打算,一来他要借助韦小宝的气运,二来他正在打着四十二章经里面宝藏的主意。

    女子盯着他看了很久,似乎在分辨他言语的真假,宋青书有心打破沉默,问道:“姑娘为何要刺杀韦小宝?据我所知,他为人虽然狡诈无耻了点,但也没做过什么大恶,应该不至于劳动姑娘这样的高人亲自来刺杀啊。”

    刚说完宋青书的心就戈登了一下,莫非这个女子也被韦小宝使用下三滥的手段占了什么便宜……他下意识摇摇头,不愿意再想这个残酷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