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五十五章 三角苦恋

    “他本人与我的确无仇无怨,”女子话锋一转,神情也变得清冷,“只是满清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他是康熙的左膀右臂,平日里受贿弄权,就算被我杀了也是咎由自取。”

    女子心底暗暗加了一句,接到某人的邀请,这恐怕是自己临走之前最后再帮‘他’的一次了,以后两人天各一方,估计再无相见之期了。

    “与满清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年轻美貌女子?”宋青书心中不断过滤着原著的人物,突然心中灵光一闪,微微欠身,“姑娘可是前明长平公主阿九姑娘?”

    朱媺娖秀眉紧锁,警惕地看着宋青书:“阁下是何人,为何知道我的身份?”

    宋青书幽幽地看了眼前佳人一眼,目光中充满怜惜,阿九在原著中是一个极为悲情的人物。生于末代帝王之家,国破家亡,被亲生父亲砍断手臂,一心爱着袁承志,只可惜他已经先和夏青青定下了鸳盟,朝阳峰过后,与袁承志约定在藏边雪谷等他十年。

    结局大家都知道了,整整十年,不管是不是因为夏青青的原因,反正袁承志一直都没去找她……

    朱媺娖感受到宋青书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满感情,一时间极为不自在,轻轻咳嗽了一声。

    宋青书回过神来,尴尬一笑:“阿九姑娘莫要疑心,在下对武林轶闻向来比较了解,因而能猜到你的身份。”

    “还没请教阁下高姓大名?”朱媺娖感觉自己身世*啥都被对方摸得清清楚楚,自己对他却啥都不知道,不由得问道。

    “在下宋青书,”宋青书微微一施礼,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阿九姑娘跟满清之间有国仇家恨不假,不过如今冒着宋清两国开战的风险,在大宋境内行刺清廷使节,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朱媺娖听他言语中对自己行径表达着不满,以为他是宋国子民,不由得解释道:“宋公子误会了,阿九之前出于仓促,欠缺考虑,没想到还可能引起宋清开战……只是日前无意间探知韦小宝此次出使反而在其次,主要目的其实是为了对付山东金蛇营,我担心……担心最后一根反抗满清的旗帜也倒下来,所以才打算行刺韦小宝,来个釜底抽薪……”

    “阿九姑娘恐怕是为了如今金蛇营的首领袁承志吧。”宋青书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心中却是唏嘘不已,自己虽然没见过夏青青,但料想其人才姿容肯定比不过阿九,袁承志最终放弃了阿九是要下多少决心啊……不过这对阿九是不幸,对于其他男人来说,却是天大的幸运啊。

    被他戳破了女儿家的心思,阿九羞涩的同时也觉得有点难堪,毕竟她和袁承志夏青青三人恋情之中,她是个失败者。

    “我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剩下的就看袁大哥造化了。”朱媺娖怅然一笑,抬头对宋青书说道:“今日多谢宋公子手下留情,阿九有要事在身,需要尽快赶去西域,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后……后会有期。”宋青书也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可以挽留她,只有依依不舍地看着她翩跹的身影慢慢消失于夜空之中。

    一路魂不守舍回到雨花阁,韦小宝见只是宋青书一个人回来,心知刺客没捉到,不过却丝毫没有表露不满,反而关心地嘘寒问暖,趁机给他台阶下:“那个婆娘武功高强,又诡计多端,宋大哥可有哪里受伤?”

    宋青书随口搪塞到:“对不住韦兄弟,哥哥一时失手没抓到刺客。”

    韦小宝面色古怪,心想你武功明显比那个女人高,不会见色忘义,偷偷把她放跑了吧。

    注意到韦小宝神情,宋青书知道他有一颗八面玲珑心,寻常谎话可能骗不到他,只好半真半假说道:“本来我已经制住那名刺客了,只可惜突然跳出了黑衣蒙面人将刺客就走了。来人内力精湛,剑法既古怪又高明,对了,看他武功路数以及兵器,应该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金蛇王’袁承志。”

    “袁承志?”韦小宝倒吸一口凉气,心中已经信了八分,暗自寻思着自己此行奉小皇帝密旨暗中对付金蛇营,莫非走漏了风声?

    “那袁承志武功比之宋大哥怎么样?”这是韦小宝最关心的问题,康熙和他之所以这么迫切招揽江湖中高手,就是为了对付武功高强的袁承志的。

    “怎么,韦兄弟要对付袁承志么?”宋青书并不急着答话,反而好奇地看着他。

    韦小宝心想反正也要靠他来对付袁承志,迟早也要知道这件事情,就将宋青书引到屋中,悄声将康熙的密令说给他听。

    “哎,宋大哥,你我已经结拜为兄弟,所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也不瞒你,”韦小宝一句话故意叹了几次气,一副发自肺腑的样子,“当日我帮皇上铲除了鳌拜过后,本以为皇上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哪知道皇上还是终日愁眉不展,一次我壮着胆子问了他老人家究竟有何事,才知道了皇上的四个心腹大患。”

    韦小宝说完顿了顿,故意问道:“宋大哥,你可知道皇上的心腹大患是哪四个?”

    “满清如今和蒙古僵持不下,蒙古应该是其中之一。”宋青书只想到了这一个。

    “宋大哥果然见识高明,”韦小宝竖起了大拇指,接着说道,“不过蒙古终归是外患,另外三个皆是内患。一个是驻守山海关的平西王吴三桂,反复无常,皇上一直担心他像当年出卖明朝一样,将山海关拱手送给蒙古,不过他如今手握十几万精兵,其中还有一万当今世上最精锐的骑兵部队之一关宁铁骑,皇上一时也动他不得。”

    “另外一患就是盛京宝亲王弘历,当年先帝避位,他和当今圣上是最有资格荣登大宝的皇子,最后在太后的帮助下,皇上成为了真命天子,宝亲王却一直觊觎着皇位,从未死心。他如今手握数十万八旗兵,加上世子福康安也是个能征善战之徒,父子两在辽东一线与蒙古军队征战多年,在军中威望十分高,皇上怕什么自……自倒长城,因此也没法对他动手。”

    “这个世界还真是混乱啊,乾隆居然跟康熙成了兄弟,还为了争夺皇位风云暗涌……”宋青书被雷得外焦里嫩,不过这段时间什么反常的东西没见过?他很快接受了这一切,接过话头说道:

    “第三患肯定就是山东的金蛇营了,虽然在袁承志的领导之下,山东义军也是声势浩大,但皇帝肯定没有对吴三桂和弘历的那些顾虑,于是选择了第一个对付他。”

    “不错!”韦小宝点头道,“皇上多年来一直尝试着清剿山东叛军,只可惜官兵一到,他们就全都龟缩到茫茫大山之中,官兵一退,他们又像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尽数冒了出来。”

    韦小宝端起一杯茶润了润嗓子,继续说道:“他爷爷的,真是比丽春院的杨妈妈还可恶!袁承志甚至还抓住机会重创了几次朝廷平叛军队,让叛军气焰更为嚣张。然后皇上就放弃了大军围剿,考虑用江湖中的办法来对付袁承志。”

    “可惜袁承志身兼华山派,金蛇郎君两家之长,武功之高,当世罕有,所以韦兄弟和皇上才这么迫切招揽江湖中的高手。”宋青书补充道。

    “嘿嘿,什么也瞒不过宋大哥,”韦小宝讪讪一笑,“不知道刚才宋大哥和袁承志交手,结果如何?”

    宋青书哪跟什么袁承志交过手,只有大致从原著以及阿九来评估一下袁承志的武功,淡淡说道:“打了个平手。”心知说袁承志武功更高,会让韦小宝看轻自己,说自己武功更高,又无法解释阿九被救走的事实,最后只好给出了一个中庸的答案。

    韦小宝却大喜道:“不错不错,有了宋大哥这个能匹敌袁承志的高手,兄弟我足矣向小玄子交差了。”

    宋青书却是心中一动,借机劝道:“韦兄弟,哥哥我虽然武功跟袁承志差不多,不过如今你们要对付他的消息已经泄漏,回北京途中必然要路过山东地界,再加上血刀门的那些人,为兄恐怕到时候双拳难敌四手,保护不了兄弟的安全啊。”

    韦小宝心中一惊,面色惊惶:“完了完了,这次明摆着庄家通杀,难道只有调用军队护送,可是这样一来注定打草惊他娘的蛇,小玄子肯定会不高兴的……”

    宋青书见时候差不多了,假装犹豫地说道:“我倒是有一个计策,不知道行不行。”

    “宋大哥快说来听听。”韦小宝双眼一亮,期待地看着他。

    “韦兄弟可以让张赵二人大张旗鼓,护送使节队伍北上,吸引敌人注意力,我们二人南下一行……”

    宋青书还没说完,韦小宝就打断他问道:“为什么要南下?”韦小宝心中寻思:这小白脸莫非暗藏那个什么胎?

    淡淡一笑,宋青书也不着急,慢慢解释道:“这段时间姑苏有一个绝世高手,如果能说动他投靠大清,有我们两人相伴左右,刀山火海也去得,遑论什么山东金蛇营?”

    “他的武功比之宋大哥如何?”韦小宝半信半疑问道。

    “有过之而无不及。”宋青书斩钉截铁地说道。

    韦小宝不由得心里一动,要是能找这么两个有好几层楼那么高的高手回宫,小玄子肯定要龙颜大悦,到时候指不定赏我个伯爵公爵玩玩呢……想到美处,韦小宝不由得嘻嘻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