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五十六章 天黑上错床

    “好,我就和宋大哥乔装打扮一下往姑苏一行,张康年,赵齐贤?”韦小宝抬头喊道。

    “卑职在,韦爵爷有何吩咐?”两人听到韦小宝的呼唤,推门进来谄媚地笑道。

    “你们找个人假扮我,大张旗鼓,照常赶路,我和宋大哥先到苏州去一趟。”韦小宝拿出一把银票,分给二人,“叫兄弟们打起精神,这次很危险,一切都要小心。”

    “有韦爵爷这样一个体恤下属的上司,真是我等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啊。”赵齐贤嘿嘿笑道。

    “可不是么!有了桂公公,生活真轻松……”张康年突然抽了自己一嘴巴子,“看我这记性,现在都是韦爵爷了。”

    “好了好了,少拍马屁了,你们下去准备把。”韦小宝挥了挥手让两人先下去。

    看见两人关上房门之后,宋青书的表情好像刚想起某件事一样,突然叫道:“对了,韦兄弟,这次我们轻装出发,要是带着那个水家小妞,未免太碍事了一点……”

    宋青书还没说完,韦小宝看怪物一样看着他:“宋大哥,这么花容月貌的一个大美人儿,你也舍得让杀?”

    见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宋青书满头黑线道:“我的意思是还不如放了她……”

    韦小宝心想:一路上若只是一个大男人陪着自己,那路途得多枯燥乏味,下意识拒绝道:“我们不是为了掩人耳目么,金蛇营那些人应该不知道使团里还有一个女子,我们带上那娘们,反而更能隐藏身份,再说了,要是危急关头我们实在抵挡不住,还可以拿那丫头来当人质嘛,那个袁承志不是仁义为先么,要是看着一个无辜女子因她而死,肯定威望大损……”

    宋青书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以前以为韦小宝就是一个溜须拍马之徒,哪知道这次相见却越发了他的不简单,思维运转之快,远远大于常人。

    “好吧,就按韦兄弟的意思办,带她上路。”宋青书一想他说的也有理,如今韦小宝对自己来说就是奇货可居,自己可不能让他有半点闪失。

    回到房间,宋青书刚想解开水笙的穴道,哪知对方嘴角露出狡黠一笑,纤纤素手倏地从背后伸出来,眨眼功夫,点了宋青书胸口数道大穴。

    “你穴道怎么解开的?”事出突然,宋青书正在思考另外的事情,完全没发现水笙只是假装坐在哪里而已。

    “哼!”水笙皱了皱琼鼻,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整理了一下衣裙,得意说道,“那几个狗腿子点穴功夫实在是差劲,再加上本小姐武功高强,很自然就冲开了穴道啊。”

    宋青书见势不妙,讪讪一笑:“这个水小姐,既然你已经脱险了,就请自行离去吧,要是等会儿被人发现了可就走不了了。”

    “本小姐为什么要走?”水笙大大咧咧在一旁坐了下来,也学刚才宋青书的样子倒了一杯清茶来解渴,甫一入口,突然想起这杯子刚才被宋青书喝过,连忙“呸呸呸……”吐了出来。

    “为什么不走?”这下轮到宋青书想不通了,心中一个念头升了起来:莫非这个丫头被绑架后得了斯哥德尔摩综合症?

    水笙当然不会说刚才一解开穴道就打算逃出去,不过刚走两步就发现到处都是官兵,以她那三脚猫的功夫,哪里逃得出去?只好回到房间再想办法,还没想出什么就听到不远处侍卫问候宋青书的声音,灵机一动,就坐回了床上,假装仍然无法动弹。

    见宋青书神情古怪的盯着自己,水笙又想到他之前可恶的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伸出小脚一边踢一边骂道:“我叫你这个死淫贼刚才欺负我,叫你欺负我……”

    “水小姐,你一口一个淫贼地喊我,要是传出去被不知情的人听到了,我倒是没什么,倒时候人家怎么看待姑娘你?”宋青书似笑非笑地说道。

    “你个死乌龟,烂乌龟,大混蛋,臭小狗……都是你害的。”水笙一愣,一想有道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手脚并用又往宋青书身上招呼。

    虽然被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粉拳相向,享受更多于痛苦,但是宋青书却不想浑身留下对方的鞋印,那样明天自己怎么见人啊?实在有失高手风范,宋青书念头一转,故意咳嗽一声:“美女,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像我这种大高手可是会移形换穴的哦,你再打下去说不定我的穴道就解开了。”

    水笙果然被他给唬住了,连忙停下手来,心中一惊:“要是他真的冲破穴道就糟了。”越想越不放心,又点了他腿上几个穴道,然后起身想在屋中找根绳子将他绑起来。

    哪知道转了一圈也没找到可以绑的东西,坐回到床上,正在暗自生闷气,突然眼神一亮,转过身去开始解自己腰带。

    “美女你莫非想对我施暴?”宋青书做出一副怕怕的样子,“雅蠛蝶,人家还是第一次呢?”

    “呸!”水笙虽然听不太懂他在喊什么,但心知肯定不是什么好话,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再乱叫我就把你的袜子脱下来塞到你口中。”

    “在下的袜子又酸又臭,实在不是什么好滋味,要是美女你肯将自己的袜子脱下来塞到我口中,在下保证,绝对不叫。”宋青书一双眼睛贼兮兮地盯着水笙的小蛮靴。

    “恶心,无耻!”水笙气得浑身发抖,连忙用解下来的腰带将他双手绑到背后,最后又在床头死死缠了两圈。

    “嗯,好香~”水笙捆绑他的时候,发丝难免拂过宋青书的脸庞,宋青书一脸陶醉地闻道。

    见宋青书已经被五花大绑起来,再加上之前又被自己点了穴道,水笙终于放下心来,回头恨恨看了他一眼:“你再胡言乱语,我真的将你袜子塞进去!”

    原来水笙一个千金大小姐,要去脱男人的鞋子,还要用手去拿那臭袜子,她是万万做不到的;如果哪自己的袜子去堵他嘴,咦~想着就恶心,所以这么久了水笙也只是虚言恐吓。

    “好,不说了,不说了!”宋青书连忙把嘴紧闭了起来,一副我很听话的样子。

    水笙终于满意地拍拍手上的灰尘,今天神经绷紧了一天,现在放松了下来顿时一阵困意上涌,回过头来确认了宋青书被牢牢绑在床边架子上,就打算先休息一会儿养精蓄锐,等拂晓时分,守卫睡意最浓之际再想办法逃出去。

    宋青书见她脱掉了靴子,在床上整理起被子来,不由得面色古怪:“美女,月黑风高,小心上错了床,这可是我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