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五十九章 火焰刀VS木剑

    “血刀门主恐怕言过其实吧,那个年轻人是萧峰,还是张无忌啊。”洪安通嘿嘿一笑,一副明显不信的样子。

    袁承志心中也是淡淡一笑,这几年下来,他已经将华山派,金蛇郎君,以及铁剑门的武功融会贯通,自成一派,武功自问虽不是天下第一,却也不在任何人之下。

    “洪教主要是自问武功高过我,可以下场赐教一番。”血刀老祖眼睛一眯,握着血刀的手也一紧。

    洪安通白发无风自动,淡淡一笑,身子倏地消失在原地,一拳已经击向血刀老祖胸口大穴,血刀老祖虽然吃惊他的速度,但是经验丰富,早有准备,一刀就撩了上去。

    眨眼功夫两人就拆解了十数招,洪安通本来纯论武学造诣是稍高于血刀老祖的,但实际打起来,却只能战个不分胜负,心中郁闷无比。

    一旁的桑结见两人斗得差不多了,连忙跳入场中,两手幻化出几个虚无的手印,顿时将两人分了开来。

    “哼!”洪安通闷哼一声,转身坐了下来,“密宗大手印,果然名不虚传。”

    血刀老祖也将血刀收入腰间,慢慢坐了下来。

    袁承志瞧得心中一惊,暗忖自己对付三人任意一人当是稳操胜券,对方两人联手自己顶多维持个不胜不败,三人齐攻,恐怕自己只有靠神行百变远走高飞了。

    “血刀老祖。那年轻人真的如此了得?”袁承志本来也欲对付韦小宝,见几人和自己目标相同,想到自己和他们也没什么仇怨,联手一次也没什么不妥。

    血刀老祖脸上现出一丝惊惧神色:“我自问武林中高手见过不少,不过能拿一柄普通的木剑耍出精妙剑术的,我还是头一次见。”接着他就将那日情形详细描述了一番。

    其余三人听得惊叹不已,袁承志也惊疑不定,心想自己一身功夫有一半都在这柄金蛇剑上,要是换做一普普通通的木剑,恐怕我连这三人都打不过。

    见识过血刀老祖的武功,众人也相信了他的判断,袁承志也有所意动,不过他还是要问清心中一些疑惑:“各位都是一方霸主,为何会同心协力来对付一个小小的韦小宝?”

    桑结看了血刀老祖一眼,双掌合十,说道:“金蛇王,我们也不瞒你,血刀门主和我如今都投靠了蒙古七皇孙阿里不哥王爷,王爷他老人家跟满清相持已久,我们这些当下属的就想着能不能为他分一下忧,除掉小皇帝康熙的左膀右臂,至于洪教主,最近也有意投靠我们王爷,打算先立一大功再拜见王爷他老人家……”

    洪安通微微点头,心中却暗自盘算:等本座找到韦小宝,逼他说出四十二章经的秘密,自己在海外成立一个独立王国岂不更好,非要凑过去当什么奴才。

    “据我们多番查探,韦小宝似乎与大部队分开而行,现在应该在宋国姑苏境内,我们就埋伏在他回燕京必经之路,扬州!”四巨头刚一决定联手,很快就开始计划起来。

    “必须要让他在扬州逗留一段时间,我们才有充足的时间收网。”

    “韦小宝有什么弱点?”

    “好色,好赌,好钱。”

    “扬州向来是烟花之地,不妨以美色为诱饵……”

    “不过韦小宝是满清大官,什么绝色没见过,恐怕一般的庸脂俗粉他瞧不上啊。”

    “本座的夫人也勉强称得上国色天香,本来倒也算得上一个合适的人选,只可惜那小贼已经见过她了,要是让他提前起了疑心就不妙了。”

    “洪夫人艳名远播,实在是可惜,可惜啊。”

    一群男人正在面面相觑,为诱饵烦恼,这个时候大帐被撩开了,一个绝美少.妇走了进来,她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发髻已经盘了起来,一看就是已为人妇,“袁大哥,听说来了几个客人?”

    几人纷纷对视,心中暗呼: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袁承志却是满头黑线:青青,你早不进来晚不进来,偏偏这个时候进来。

    谁知道夏青青一听几人的谋划,反而兴致大起:“好玩好玩!就让我去吧,我就不信韦小宝那个黄毛小子不拜倒在本姑……夫人的裙下。”

    ……

    回头来看宋青书鸠摩智二人的比试,鸠摩智本来并没有将宋青书放在眼里,不过两人远远对峙,鸠摩智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对方一副宗师气度,跟自己比起来实在是不遑多让。

    宋青书知道对方顾忌面子不肯先出手,于是一招降龙十八掌的“密云不雨”,双掌交替相拍,泛起漫天掌影,攻了过去。

    “降龙十八掌?”鸠摩智见识极高,一眼就认出了宋青书的武功路数,心中疑惑,“刚才听那几个女子所言,他似乎姓宋,那就肯定不是乔峰和郭靖,可是没听过丐帮年轻一代有什么高手啊。”

    见猎心喜,鸠摩智使出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般若掌”迎了上去,两人拳掌相交,互斗了数十招,一个是天下刚猛第一的掌法,一个是少林寺最高深,永无止境的掌法,当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只可惜宋青书一直未能窥探到降龙十八掌大成境界,因此耍出来也就七八分威力,鸠摩智也是靠取巧耍出了般若掌,只得其形,未得其神,因而两个半吊子才能缠斗这么久。

    若此刻使降龙十八掌的是萧峰或者郭靖,鸠摩智单纯以般若掌迎敌,恐怕早已败亡;同样的道理,般若掌由扫地僧使出来,宋青书的降龙十八掌也挡不住十招。

    尽管如此,两人招式精妙,周围桌椅被掌力的余威扫道,尽皆破碎,看得一旁两男三女咂舌不已。

    “这群天杀的武林人士,我这损失怎么办啊。”老板上楼看到一地狼藉,不由得悲从心来,哭天抢地。

    “闭嘴,别打扰爷爷观看的兴致。”韦小宝正瞧得起劲,随手扔出一把银票给老板,“就当赔你的损失了,你可别说不够啊!”

    “够了够了,几位爷慢慢打,我去给你们沏壶茶上来。”看清了银票的数额,老板顿时笑逐颜开,屁颠颠地跑了下去。

    被这一打岔,两人趁机分了开来,鸠摩智惊叹得看着宋青书:“宋公子是贫僧入中原以来,碰到的武功修为最高的一位。”

    “少林寺般若掌需要三十四年才方有小成,这个番僧想必所学不过数年,竟然能练到如此程度,实在令人费解。”一旁的王语嫣喃喃自语,低着头陷入苦思,显得迷惑不解。

    “明王果然惊采绝艳,修行一年就抵得上少林高僧十年!”宋青书情真意切的赞叹道,心中虽然知道对方是靠小无相功催动,但是一句奉承话而已,说说又不会死人。

    鸠摩智虽然一代高僧,但终究看不破武功名利,听得对方赞叹,虽然心中受之有愧,面上却是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来了一个默认。

    哪知宋青书看到他的微笑却心中一惊,急忙一个闪身躲到一旁,众人一看,只见宋青书刚才的位置已经留下了几个深孔,他要是不躲,恐怕此刻已经受了重伤。

    “能轻易躲过贫僧这几指,足见公子佛学功底深厚,常人不知道佛祖拈花示众,迦叶尊者微笑示意的精髓,自然也就意识不到这拈花指的出手时机……”鸠摩智缓缓将手指一根根收了回来,越来越欣赏面前这个年轻人。

    “来而不往非礼也,明王请接招。”宋青书面色忽然充满戾气,化掌为爪,凶狠无比地攻了上去。

    韦小宝见楼上的大理石在宋青书一抓之下都留下了数道深孔,不由得大声叫好:“宋大哥真棒!”

    一旁的王语嫣却是皱眉不语,看了十数招过后,她轻轻一声叹气:“九阴神爪虽然厉害无比,但宋公子似乎并没有练到大成,如今他反而是人被武功驱使,长此以往,恐怕难免走火入魔啊。”

    听到他软糯的声音,段誉不由得痴了,在他心中,场中两个臭男人的比武又哪里比得上盯上王姑娘一眼。

    木婉清本来有一半心思留在他身上,立即发现了段誉又一副魂牵梦萦的样子,心里堵得难受,全心关注起场上态势来。

    果然鸠摩智待宋青书锐气耗尽过后,使出少林龙爪手,以爪对爪,逼得宋青书仓促间倒退数丈。

    鸠摩智淡淡一笑:“贫僧对宋公子背上木剑很好奇,几个月来,一路东行,中原各种奇妙剑术贫僧也见识过不少,比如这位段公子的六脉神剑,那也是天下一等一的剑法……只不过,却从未见过有人用木剑的……莫非宋公子是认为贫僧不值得你出剑?”

    “在下听闻明王绝技是‘火焰刀’,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领教呢。”宋青书拔出木剑,一记夺命连环三仙剑攻了过去。

    “好剑法!”鸠摩智暗赞一声,运气于双掌,平平推了出去。

    韦小宝只见两人一个在原地对着空气舞剑,一个又相隔数丈对着敌人重复地劈出双掌,只觉得索然无味,看得挠头搔耳,心中一动,笑嘻嘻地向一旁的王语嫣搭话道:“王姑娘,你可知他们在耍些什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