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六十一章 传说中卖艺不卖身的花魁

    “我这位结义兄弟如今是满清康熙皇帝最信任的人,”宋青书拉过韦小宝说道,“满清国是唯一跟蒙古对抗还占据上风的,如今康熙皇帝正在广招江湖中高手,明王何不跟我们一起回燕京,有小宝引荐,皇帝必然以上宾之礼对待明王,有了满清这个强援,明王又何须担心其余三个宗派?”

    鸠摩智心中一动,心想要真是真能和满清结为盟友,东西呼应,对抗蒙古就更多了几分把握,燕京一行后再跟宋国皇帝商量一下,到时候三国联合……

    “既然如此,贫僧就仰仗二位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了。”打定主意,鸠摩智双掌合十,恭敬地行了一礼。

    “大和尚,你既然要忙你的国家大事,还抓着我和王姑娘干什么?”一旁的段誉一直在运气冲穴,只可惜他根基浅薄,空有强悍内力却无法利用,冲到最后,反而弄得全身酸麻。

    “听说这位断断续续的公子会天下第一剑法六脉神剑,这位王姑娘也熟知天下武学,想必皇上会非常欢迎你们的。”韦小宝是万万舍不得王语嫣离去的,心中暗自发狠:管你什么大理世子,回到京城,到了爷爷的地盘儿,还怕搞不定你?

    鸠摩智本来也不打算放,韦小宝的话正中下怀,“宋公子怎么看?”

    “我没意见,”宋青书回过头去看了王语嫣一眼,“王姑娘大可放心,你昔日于我有大恩,我定会护你周全。”

    王语嫣勉强一笑,也知道对方和韦小宝是同伴,武功又不及鸠摩智,能如此说已经是尽力了。

    “贫僧日前听闻韦大人已经和宋国谈好结盟事宜,算算日子,如今应该在回燕京的路上,为何会出现在姑苏附近呢?”

    韦小宝面露尴尬之色,宋青书于是将碰到血刀老祖追杀,山东袁承志又虎视眈眈的事情跟他说了。

    鸠摩智听完后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现在有贫僧和宋公子相伴左右,龙潭虎穴也去得,韦大人尽管放心。”

    宋青书也有同感,心想除非无名圣僧这种级数的高手亲自出手刺杀,不然有鸠摩智这根粗壮的大腿,加上自己,还真不用怕任何人。

    这下子韦小宝精神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心中暗自得意:我小宝虽然狗屁武功都不会,但好在武功高强的朋友多,哈哈哈哈……

    木婉清早就注意到了一直站在宋青书身后的美丽女子,不由得开口问道:“狗……宋大哥,这位是?”

    刚才听她自称是宋青书老婆,水笙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娇怯怯地去挽着宋青书的手臂,用甜腻无比的声音说道:“宋郎,这位姑娘是谁啊?”

    原来水笙觉得两人既是夫妻,见到现在这个情况,对面这个女人肯定饶不了宋青书,他有口难辩之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自己赶走以示清白。

    果然,木婉清脸色铁青,倏地一下站起来,也不顾众人挽留,扭头就走。

    段誉怔怔地看着她离去时苗条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婉妹似乎有点变了……”

    众人回过头去盯着宋青书,奇怪他为何还不去追,宋青书摇了摇头,端起酒杯,“笙儿,给主人倒酒。”

    水笙和几人面面相觑,完全没想到他居然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看样子,仿佛……仿佛还挺高兴的。

    宋青书自然很高兴,多亏了水笙误打误撞才试出了木婉清心中居然有自己的存在,也许她本人都还没意识到。

    至于为什么不追,他却有自己的想法,前世的经验让宋青书知道女人耍耍小性子就去哄的话,会加倍助涨她的气焰。欲擒故纵的把戏宋青书已经玩得炉火纯青,知道木婉清冷静下来过后,反而会对患得患失……

    一行人踏上了北上的旅程,当进入满清国境的时候,御前侍卫总管多隆早已等候多时。

    “多大哥,你怎么在这里。”韦小宝见到老友惊喜地问道。

    “韦兄弟,你走过后没多久,皇上担心你身边护卫不够,特派我带着三千骁骑营精锐前来迎接你,”多隆抱拳遥拜北方,“要不是人马太多,不好进入宋国国境,哥哥我早就接到你了。”

    “韦大人……”这个时候两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原来是张康年赵齐贤两人。

    “你们?”韦小宝惊喜地看着二人,两人虽然没啥真本事,只擅长溜须拍马,但韦小宝的确当两人是朋友,之前还一直担心二人所在的使团会出事呢。

    “我们遵从大人的命令,一路向北,刚过江就碰到了多总管,他知晓大人遇刺一事过后,特意吩咐我们不要声张,假装大人就在使团队伍中,好迷惑歹徒,掩护你们顺利过来。”张康年和赵齐贤对视一眼,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这次多亏宋大哥和吐蕃鸠摩智大师一路护送,”韦小宝将两人引荐给多隆,“他们都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皇上见到肯定会很高兴。”

    “这个番僧倒也罢了,这小白脸莫非也是什么高手?”多隆心中暗自嘀咕,决定试他一试。

    “多谢宋公子一路照顾我们韦兄弟。”多隆皮笑肉不笑地向宋青书伸出了手。

    宋青书奇怪之余还是跟他握了一握,多隆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原来无论他手上加多少力,对方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他,多隆终于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上了,脸色讪讪地收回了手,“宋公子果然武功高强。”

    “哎呀,见到你们终于有了回到家的感觉啦,”韦小宝并没有注意到涌动的暗流,挽着多隆长长吐了一口气,“这附近可有什么好玩的地方,这段时间风餐露宿,可把我闷坏了。”韦小宝之前虽然有宋青书等人保护,不过毕竟接触的时间不长,总有些提心吊胆,现在见到多隆这些老友,一颗心终于放松下来。

    “韦兄弟,被你一提醒我还真想起来了,”多隆眉毛一挑,嘿嘿一笑,“扬州城内丽春院最近来了一个绝色的花魁,打着卖艺不卖身的幌子,让整个扬州城的男人对她魂牵梦萦,不过听说至今都没有谁能当得了她的入幕之宾,韦兄弟出马肯定手到擒来啊。”

    “花魁,还卖艺不卖身?”韦小宝嘴上念叨着,心中却是腹诽不已,“爷爷就是丽春院出来的,还不知道里面的勾当?不就是嫌之前那些人嫖资不够,借机抬高身价么?哪个婊子不爱钞……哼,到时候跟杨妈妈说声,灌她几杯迷春酒,我就不信她还能怎么三贞九烈。”

    韦小宝暗自惋惜,可惜已经将娘接到京城了,不然让她下手,更是神不知鬼不觉。

    “不过这个花魁好像跟一般的烟花女子不一样,”见韦小宝不信,多隆连忙解释道,“她出了三道难题,言明了全答对的才能被邀请上楼,不然哪怕你腰缠万贯,她也不会多看你半眼。”

    “多大哥,什么题目说来听听,”韦小宝心中却骂翻了天,出来当婊子了还这么矫情,爷爷我最讨厌什么做题了,肯定做不出来啊。

    “这个,”多隆面露尴尬之色,“我不记得了。”

    “好吧,我们去看看。”韦小宝拉着众人就要往丽春院出发。

    “王姑娘一清白女儿家,怎么能跟你去那藏污纳垢之所?”一旁的段誉马上不干了,跳出来阻止道,一旁的王语嫣双颊红晕,十分不愿意。

    水笙也委屈地向宋青书使着眼色,宋青一笑,扭过头去故意不再看她。

    鸠摩智表情也讪讪的,再怎么说他也是个出家人,去什么丽春院实在有些不像样。

    韦小宝打了个哈哈,瞟了段誉一眼:“要是把你们留在外面,你们跑了怎么办?至于王姑娘也好办,让她女扮男装就行了,谁看得出来。”

    “明王会不会不方便?”宋青书注意到鸠摩智脸上的犹豫。

    “无碍,戒色实乃戒心,贫僧这点还是看得透的。”其实是鸠摩智一心想借助韦小宝搭上康熙这条线,怕不去会在他心中产生隔阂。

    “来啊,给两位姑娘准备一套干净衣服。”多隆见状,连忙招呼士兵上来。

    王语嫣贝齿轻咬,犹豫了一会儿,深深看了一眼段誉,还是跟着士卒走了,段誉被她那一眼弄得心儿一颤,悔恨不已:当初伯父和爹爹让你学武,你不学,现在害得王姑娘要受这种委屈。

    水笙抬头见宋青书毫无表示,恨得牙痒痒,巴不得踢他一脚,嘟着嘴也跑进了帐篷。

    一炷香时分过后,两女撩起帐篷走了出来,看得一群男人悄悄咽了一口口水,宋青书见到一副书生打扮的两女那股俊俏妩媚劲儿,心中一跳:“终于明白了前世为啥有那么多搅基的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往丽春院行去,多隆本来打算将整个场子包下来,韦小宝抬手制止了,言道:“男人到妓院就是图一个热闹的氛围,要是就我们几个人,搞得冷冷清清的,那还有什么乐趣?”

    “韦兄弟所言甚是!”多隆一怔,很快露出一丝会意的笑容。

    走着走着,韦小宝眼睛骨碌碌一转,转头对宋青书说道:“宋大哥,要不我们对换一下身份装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