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六十二章 第一道难题

    宋青书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为什么?”

    “如今不是很多凶徒想着行刺兄弟我么,我们来个什么李代桃……替,到时候他们万万没想到目标已经变成了武功高强的宋大哥,肯定要栽一个大跟头。”韦小宝说得有条有理,心中却是打着另一番算盘:自己穿着这身官服到时候行动肯定不方便,之前想到的悄悄跑去库房,给那个什么花魁下点迷春酒的打算不就泡汤了?

    “韦大人真是神机妙算,佩服佩服。”一旁的张康年赵齐贤可不会放过任何拍马屁的机会。

    “韦大人所言不无道理,”鸠摩智看着宋青书点点头,“我们一行只有宋公子和韦小宝年岁相仿……”

    “段誉不是人么?被刺客一剑杀了更好,”宋青书心中腹诽不已,仿佛能猜到他心中想法一般,段誉下意识往后缩了一缩。

    不过理智告诉他自己才是最佳人选,段誉再怎么说也是身为大理世子,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康熙估计得把韦小宝骂死。幸好如今武功马马虎虎还过的去,就算遇到刺客自保应该还是有余的……

    宋青书收起念头,点头答道:“好!”

    要问当今天下纸醉金迷最好的地方是哪里,十个男人有十个都会兴奋地回答你:扬州!

    要问当今天下最龌龊肮脏的地方是哪里,十个女人有十个都会充满鄙夷地回答你:扬州!

    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人生乐事,莫过于此。

    华灯初上,扬州城内各个烟花场所纷纷热闹起来,而它们之中最热闹的莫过于丽春院了。

    “哼,还不是仗着最近来了一个幽幽姑娘,等她被谁拔了头筹过后,我看还有没有这么大魅力。”一个老鸨眼睁睁看着一群鲜衣怒马的大爷径直往丽春院走去,朝地上吐了口口水,恨恨地说道。

    这群鲜衣怒马的自然就是韦小宝宋青书一行了,刚踏进丽春院门槛,龟公见到后眼神一亮,连忙热情地迎了上去。

    韦小宝一锭银子扔了过去,指着宋青书说道:“我们韦大爷赏的,给我们找个最好的位置。”

    龟公看了一眼宋青书,连忙点点头:“好好好,各位大爷请跟我来。”说完将众人领到一处雅致幽静的位置坐了下来,招呼小厮摆好瓜果酒菜,谄笑道:“各位大人先喝杯水酒,一会儿幽幽姑娘就会出来了,到时候能不能得到她的青睐,就看各位大爷的本事了。”

    “你先下去吧,”韦小宝不耐烦地摆摆手赶走了龟公。过了一会儿,他悄悄对宋青书说:“宋大哥,我去方便一下。”

    “花魁马上就要出来了……”宋青书愕然道,没想到他会这个时候去方便。

    “没事,我回来再看,你们也不用派人跟着我,免得暴露身份。”韦小宝说完就捂着肚子快速往走廊跑去。

    跑出了众人视线,韦小宝直起身子,狡黠一笑:“先去库房弄点迷春酒出来。”

    韦小宝刚走没多久,大厅一阵熙熙攘攘:

    “幽幽姑娘出来了。”

    “不知道哪个男人有这个幸运能当她的入幕之宾。”

    “幽幽姑娘一颦一笑都是那么诱人。”

    ……

    宋青书抬头望去,只见几个丫鬟扶着一宫装丽人从楼上款款而来,当真是一步三摇,那举手投足不经意透出来的妩媚,看得宋青书心中一荡。

    似乎注意到宋青书的目光,丽人回头看了他一眼,眉目如画,特别是那一双美眸,表面仿佛有水晶流动,勾人心魄,当真是风情万种。

    “我打死也不信这个女人是个处。”宋青书连忙低头,心中狂跳不止,如果她真是一个少女,就能如此游刃有余地把女人的魅力施展到极致,那当真称得上天生媚骨了。

    不知不觉丽人已经走进了大堂中一片纱帘过后,慢慢地坐了下来。老鸨见机连忙开始吆喝:“各位老爷公子,幽幽姑娘已经坐下了,还是老规矩,谁能答出她的三道题目,谁就能被幽幽姑娘邀请进香闺一叙。”

    “这么多天了连第一题都没人能答出来,你们丽春院不是诚心坑人么?”一个微胖的富商喊了出来,周围一群人暗暗点头。

    “你们答不出来,又不意味着其他人也答不出来。要是幽幽姑娘的题目这么容易就能答出来,岂不是笑话?”发言之人乃是听到消息,最近才从附近赶过来青年才子,他的话也得到了很一大部分第一次来的人的认同。

    “嘿嘿,你们牛逼,你去试试?”微胖商人嗤笑一声,神情十分不屑。

    “还望幽幽姑娘出题。”刚才说话之人施施然向丽人行了一礼。

    里面的幽幽姑娘微微欠身还了一礼,却并不说话,这时她身边一个丫鬟站了出来,张口说道:“大家听好了,我们家姑娘第一题,既不考琴棋书画,也不考经史子集,只考术数。姑娘想用刀将她心爱的一张锦帕分成数块,众所周知,一刀可以将锦帕分成两块,两刀最多分成四块,三刀分成七块……请问,要是一百刀过后,幽幽姑娘的锦帕最多能被分成多少块?”

    此题一出,场中众人纷纷开始埋头苦想,一旁的多隆眼神一亮,掏出一块方巾,拿刀在上面隔了起来,哪知割了七八刀过后,方巾某些部分已经细碎得不成样子,实在无法再切割下去了,气得将刀一扔:“奶奶个熊,什么破题目。”

    段誉本是饱读诗书的人,若是考他微言大义,佛经涵义什么的,估计很快就能给出答案,只可惜这考的术数他却是一窍不通。

    跟段誉不同,王语嫣却是博览群书,并不只限于武学典籍或者儒家经典,术数类的书籍她也涉猎颇多,《九章算术》《周髀算经》等等她也经常研习,听到这个题目,心念百转,很快就有了答案,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

    段誉一直是不是偷看着王语嫣,见她面露微笑,吃惊道:“王姑娘已经算出来了?”要是武功倒还罢了,对方明明考校的是文才,段誉却在心上人面前丢了面子,顿时心中沮丧无比。

    听到段誉的话,多隆、张康年、赵齐贤等人一下子围了过去,谄笑道:“王姑娘,要不你把答案告诉我们吧。”

    王语嫣红着脸,还是坚定地摇摇头,她心中恼怒自己被他们抓来,怎么肯助他们去祸害人家姑娘。

    宋青书却是云淡风轻坐在主位上,悠然地喝着茶,水笙见他模样,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好奇地问道:“你也算出答案了?”

    “以后记得要先叫主人,没规矩。”宋青书瞪了她一眼,却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

    水笙心中一窒,心中恨死了宋青书,转头看到纱帘后面的幽幽姑娘,嘴角露出一丝狡黠地微笑,突然大声喊道:“我家公子已经算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