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六十三章 水笙夺魁

    原来水笙笃定宋青书只是装腔作势,有心让他出一个大丑。

    果然听到她的话,全场中人纷纷回头望着宋青书,

    “不会是随便乱猜一个数吧。”

    “这小子不要痴心妄想了,之前大家猜了这么多,都没猜对。”

    ……

    龟公眼神一亮,悄悄使了个眼色,老鸨笑呵呵地说道:“原来是韦公子啊,果然有大才,请将答案说出来,幽幽姑娘自会评判对与不对。”

    听到众人的冷言冷语,王语嫣担心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几番接触下来,心中对他印象颇好,不忍看他出丑,正欲张嘴悄悄告诉他答案,水笙却见机挡在两人之间,笑盈盈说道:“王姑娘不必为我家公子担心,他学究天人,这种简单的题目他自然是知道的。”

    水笙心中得意地冷笑,现在把他捧得越高,等会儿他摔得也就越重。王语嫣不清楚两人的关系,见水笙这样说,她也就放弃了提醒的念头。

    “这小妮子,看来还是欠调.教啊。”宋青书狠狠地瞪了水笙一眼。

    多隆羡慕地看了宋青书一眼,挤眉弄眼说道:“宋公子,他们把你当韦兄弟了哈哈,机会难得,祝你抱得美人归。”

    “究竟知不知道啊,别浪费大家时间了。”下面的人群已经等得十分不耐了,水笙也似笑非笑等着看好戏。

    “一百刀过后,幽幽姑娘的绣帕应该最多能被分成五千零五十一块。”宋青书看着纱帘后面的宫装丽人说道。

    王语嫣暗自点头,心想宋公子不仅武功高,而且连这些常人眼中神秘无比的奇门遁甲术数都会,果然算得上学究天人。

    幽幽姑娘终于开口,声音糯软婉转,每个音节似乎都有一丝勾魂的魔力:“韦公子果然高才,不知道公子是如何算出的。”心中却是疑惑不已,久闻韦小宝不学无术,容貌猥琐,为何此人丰神俊朗,还能算出这个题目?

    这个幽幽姑娘自然就是袁承志如今的夫人夏青青了,也许多年前的她还略显青涩,一副假小子的形象,不过不知为何,婚后她却是变得愈发美丽动人,举手投足都散发出女人的魅力,如今当真称得上艳光四射。

    要是宋青书此时知道她身份,肯定要感叹一句:难怪后来袁承志不舍得去找阿九,原来夏青青已经变得如此倾国倾城!

    这道题目是众人在一本古籍上找到的,本来就是拿来故意刁难这些寻花问柳之士的,让他们知难而退,她要等的始终是韦小宝一人,韦小宝来过后,她自有办法让他通过考验反正答案自有自己知道,韦小宝随便猜一个数自己都说他对还不行么?

    哪知道韦小宝一开口居然真的答对了,让夏青青意外无比,随即注意到他身后的男男女女,心中一动:韦小宝身居高位,估计是幕僚帮他想出来的。

    虽然夏青青想了这么多,外人看来不过眨眼功夫,都还等着宋青书的回答。

    宋青书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猜的。”大厅顿时怒骂一片。

    心中苦笑不已,宋青书知道这个题目也实属偶然,前世他的公司一次招聘的时候,他无意间看到人事部准备的面试题目,其中就有这道题。

    当时宋青书尴尬地发现自己都不会做,又不好意思问下属,回去过后悄悄百度了一番,这才对这个题目印象深刻。

    至于解法……数学归纳法,你们听得懂么?宋青书鄙视得看了众人一眼,懒得多说。

    “韦公子既然不愿意透露自己的方法,幽幽也不强人所难,”夏青青连忙开口帮他解围,听到她的话众人还以为宋青书有什么独家绝技,不愿意说出来和大家分享,也就释然了。

    “公子请听下一题,如果你能答出来,就请跟幽幽到小楼一聚。”夏青青妩媚一笑,声音充满着诱惑。

    这一下堂下仿佛炸开了锅:

    “不是说好的三个题目么,怎么两个就让他进去了?”

    “幽幽姑娘,你要把持住啊?”

    “不要见他长得英俊,就以为他年少多精啊,小白脸都是银样镴枪头,不中用的,要本大爷这种财大器也粗的男人才是女人的良伴。”

    ……

    听到场中的污言秽语,夏青青耳根都有些发烫,恨恨地想到:要不是为了捉住韦小宝,姑奶奶哪会在这里强颜欢笑。要是换了几年前,这群臭男人敢这么对我说话,我一剑一个,尽数杀了。

    夏青青收起笑容,声音多了一丝冷清:“韦公子听好了,幽幽曾经碰到一云游高人,从他那里得到一个千古绝对,据说千载之内,都没人能完全对得贴切,公子可要当心了。”

    她这一说,场中众人都不干了,流连烟花之地的向来少不了书生才子,刚才第一个题目是冷僻的术数倒也罢了,这次对对子正是大家的长项啊,纷纷起哄道:“幽幽姑娘快点出题,要是我们也能答出来,请再给我们一个机会。”

    夏青青嫣然一笑,开口念道:“上联是‘烟锁池塘柳’!”

    宋青书心中一怔,怎么是这个对联,当初前世无聊之际,在网上看到一本小说《极品家丁》,大呼过瘾,里面各种对对子情节让他印象深刻,觉得真是装逼利器,特意恶补了一番这方面的知识,幽幽姑娘出的这句‘烟锁池塘柳’是历史上最出名的绝对,他当然印象深刻。

    至于后来他极为欣赏《极品家丁》作者的才华,亲自登门造访将那本书的作者招到自己公司里,以致该作者后来再也没有写过小说,使得网络读者纷纷惋惜不已,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宋青书出神的片刻,场中已经有人对了出来:“炮镇海城楼!”

    青楼果然向来是文人骚客聚集之地,当真藏龙卧虎,上联难就难在五个字偏旁里暗含着“金木水火土”五行,又意境绝妙。

    刚才那人的“炮镇海城楼”,刚好也是暗含着“金木水火土”,只可惜意境稍微差了点。

    果然,很快就有人提出抨击:“牵强附会,虽勉强对上,但意境跟上联差得太远,不好不好。”

    “哼,再怎么说我也对出来了,你行你上啊?”第一个男子表情十分不屑,环顾四周,“要是没有其他人对出来,就算我赢了。”

    虽然他略显狂妄,但的确有真才实学,这么短的时间就将这个绝对对了出来,其他人只好冥思苦想。

    “贫僧倒也有一下联,各位听听怎么样,”鸠摩智心中一动,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表演欲望,开口缓缓说道,“灯深村寺钟。”

    众人一听,纷纷叫好,同样包含五行,却是比刚才的意境好了很多,而且‘寺钟’和他出家人的身份也很相符。

    刚才第一个对出的人阴阳怪气地说道:“难道现在和尚都能来寻花问柳了?”

    听到他的话,场中人哄堂大笑,臊得鸠摩智脸皮发烫,喃喃自语:“这对子太绝妙,贫僧只是见猎心喜。”

    “大师红鸾星动,善哉善哉。”段誉笑眯眯地说道,把鸠摩智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见他凶狠的模样,连忙说道,“在下也有一联,大师品评一番茶烹凿壁泉。”(凿的繁体字下面有个金字)

    场中酒客也不全是不学无术之士,虽然很多人自己作不出好句子,但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会欣赏,纷纷称赞这个比鸠摩智那个更好,鸠摩智那个虽然意境高远,但是平仄各异。段誉这个意境不输于他,而且对仗工整,实属上品。

    “段公子也对那个幽幽姑娘感兴趣么?”王语嫣呆呆地看了段誉一眼,语气中听不出什么情绪波动。

    哪知这仙乐般的声音听在段誉耳中却如同五雷轰顶,连忙手忙脚乱地解释说:“王姑娘你误会了,我又怎会对其他女子动心……只是……只是一时兴起,游戏之作罢了……王姑娘你千万要相信我……”

    宋青书正好整以暇地看着段誉在心上人面前语无伦次,突然一张纸条被侍卫递了上来:“好像是丽春院一个丫头传过来的。”

    好奇地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五个娟秀工整的小字:“灯堆银汉桥”,宋青书若有所思抬头看了场中幽幽姑娘一眼,只见她也正盯着自己,见自己抬头,不由得抿嘴一笑,唇边露出一丝羞涩之意。宋青书一下子就看呆了,心想莫非……

    水笙一直站在他身边,纸条上的字以及两人的眉目传情没有瞒过她的耳目,不由得酸溜溜地说道:“看来这个幽幽姑娘对你一见钟情,生怕你答不上来,还特意把答案给了你。”

    多隆他们不由得大吃一惊,纷纷围过来看,连段誉也斜着眼睛注视着这边。待看清他手中纸条过后,一群男人唉声叹气:“哎,我们是没戏了,宋兄弟,人家幽幽姑娘明显属意你,可别让人家失望……”

    宋青书平静的外表下也难掩心中的得意,毕竟男人在这方面都有一种天生的攀比心理。

    幽幽姑娘此时的声音恰如其分地响了起来:“不知道韦公子可有答案?”

    “我对出来了,”这个时候水笙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快速地喊道,“灯堆银汉桥!”她此时女扮男装,一副俊秀风流的公子哥模样,场中男人纷纷自惭形秽。

    夏青青心中一跳,强忍着没变脸色,勉强笑道:“目前为止,这位公子对得最好。”场中人纷纷点头称是,互相间开始打听这是哪家公子,不仅文才斐然,还长得如此俊秀……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