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六十四章 究竟便宜了谁

    多隆和张康年等面面相觑,心中不约而同地闪现了同一个念头:还是韦兄弟的双儿最好,其他女人,争风吃醋起来真可怕。

    水笙一时冲动过后,现在也不由得有些后悔,后怕地看了宋青书一眼,见他不置可否,不由得悄悄吐了吐舌头,煞是可爱,幸好他们此处离人群比较远,不然让一群大男人见到她明明一身男装,却有此小女儿姿态,恐怕会掀起另一般风波。

    夏青青忍不住跺了跺脚,没好气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心想这个韦小宝怎么这么傻,答案都送到眼前了,反而被其他男人钻了空子,心中不由开始寻思着等会儿该用什么理由将他邀请到自己房中……

    宋青书本来也没太当回事儿,但是刚才那下接触到夏青青似笑还嗔的眼神,心尖儿不由得被拂地一颤,忍不住清了清嗓子,张口说道:“在下这里恰好也有一联,还望幽幽姑娘指教。”

    夏青青眼神一亮,心想正好,哪怕你对得再差,我也有了由头邀你进屋一会,反正本姑娘是裁判,今天晚上我说了算!

    “韦公子高才,所作必定非同凡响?”

    宋青书站了起来,暗藏内劲,将自己的答案送入了每个人的耳中:“幽幽姑娘上联是‘烟锁池塘柳’,在下的下联是‘桃燃锦江堤’。”

    先前众人所对之联不管好还是不好,给出下联之后总有一群人评头论足,宋青书话音既落,场中反而陷入了一丝诡异的宁静。

    王语嫣美目泛彩,悄悄看了一眼宋青书的侧面,心中惆怅万分:“表哥要是有他的文采该有多好……”

    夏青青惊喜地看了他一眼,环顾四周,抿嘴一笑:“韦公子所对实乃今夜最佳,各位想必没意见吧?”

    “好!”一群人轰然叫好,大家流连烟花之地,起码的风度还是有的,说粗俗一点,大家虽然都是嫖客,但嫖客的底线还是有的。宋青书的答案的确冠绝全场,没人会那么不开眼这个时候去鸡蛋里挑骨头。

    “既然如此,那么幽幽就有请韦公子上楼一叙。”夏青青嫣然一笑,留下一个让全场流口水的曼妙背影,消失在了后堂。

    很快就有丫鬟上前相邀:“韦公子,我家姑娘有请。”

    宋青书心中挣扎无比,去还是不去呢?去的话自己光辉伟岸的形象不免有所受损,不去的话……呃,还是男人么!

    面露微笑,宋青书礼貌地跟在了丫鬟身后,在一群男人艳羡嫉妒的眼神中往楼上走去。

    “大色狼,死淫贼!”水笙心中一阵烦躁,坐了下来不停地给自己灌了几杯水酒。

    “水妹妹,宋公子素雅非凡,此行未必如他人想的那么……不堪。”王语嫣俏脸一红,猥亵二字她实在说不出口,见水笙一副吃醋的模样,同为女人,不由得出言开解道。

    “他要做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水笙勉强一笑,以手托腮,坐在位置上怔怔出神。

    “呃,怎么大厅里冷清了不少,宋大哥人呢?”韦小宝刚回来,疑惑地问道,心中恨恨不已,自己轻车熟路溜进了酒窖,正好碰到一个小厮和一个丫鬟偷情,虽然大饱了一番眼福,但是却不得不在酒窖中躲了很久,所以这么久才回来。

    “什么!”听到宋青书被花魁幽幽姑娘邀请进了香闺,韦小宝脸色古怪,心痛不已:奶奶个熊,爷爷我历尽千辛,才将送往花魁房中的酒换成了迷春酒,本想……哪知道全便宜了他!

    呃,说起来跟这个小白脸在一起,自己桃花运简直是大损啊……韦小宝瞟了一眼丝毫没有注意自己的王语嫣和水笙,心中恨恨不已。

    随丫鬟来到一清幽小屋,宋青书闻到丝丝胭脂的甜香,一时间恍若隔世,当年宴请一些生意伙伴,他没少出入这些风月场所,“不知道这古代的名妓和现代那些八面玲珑的狐狸精相比,谁的手段更高明……”

    “韦公子请进来坐。”宋青书愣神之际,珠帘后面传来了幽幽姑娘甜美诱人的声音。

    在她旁边坐了下来,宋青书才有机会近距离仔细打量起她来,只见她已经换了一套淡绿色纱裙,一头漆黑的长发散落到肩上,道不尽的妩媚慵懒,脸上薄施脂粉,眉梢眼角,皆是春意,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便如要滴出水来。

    被她似笑非笑、似叶非叶的眼睛一扫,宋青书脸不由得有些红了,下意识低头不敢再看。

    夏青青心中莞尔,都说这韦小宝是贪花好色之徒,谁知竟然这么害羞。

    已为人妇的她,早已褪去了少女的青涩,再加上她本是江湖儿女出身,言行举止之间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一心想着要不露破绽地完成任务,竟然丝毫不介意向对方展示原本只属于袁承志一人的万种风情。

    宋青书却是有些懊恼自己为何会表现得如此初哥,当年逢场作戏,自己又不是没经历过,顿时收拾好心绪,抬头微笑问道:“不知道幽幽姑娘第三个问题是什么呢?”

    “长夜漫漫,有的是时间,公子又何必如此心急?”夏青青星波流转,嫣然一笑,“今日得见公子大才,幽幽佩服不已,先敬公子一杯。”

    看着对方端着酒杯的纤纤素手,宋青书一时间有些口干舌燥,伸出手去接了过来,无意间却碰到了对方柔软的肌肤。

    夏青青眼神中闪过一丝寒光,心想要不是为了拖延时间等袁大哥他们收拾掉外围侍卫,非一剑杀了他不可。

    宋青书对温柔乡中隐藏的杀机丝毫不觉,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酒入肚中,顿时化作七分热劲,却也抹不掉刚才对方手指肌肤传来的那份冰凉的舒适感觉。

    “幽幽姑娘何方人士?”宋青书开口问道,前世的他经常嘲笑有个朋友每次去会所就劝小姐从良,没想到自己此刻却也忍不住泛起了同样心思,十分惋惜如此出众的人物怎么会流落风尘。

    “小女子早已忘了,”夏青青眼神中闪过一丝怀念,展颜笑道,“今夜良城美景,我们聊聊风花雪月不好么,何必聊那些伤心事。”一颦一笑间将风尘女心中那股凄苦与无奈演绎得淋漓尽致。

    “是在下失礼了,”心想刚才的话恐怕戳到了她平生的伤心事,宋青书顿时有些过意不去,“这一杯酒就当在下赔罪了。”

    “公子是幽幽贵客,幽幽又怎敢让公子一个人喝闷酒呢。”夏青青浅浅一笑,端起被韦小宝替换掉的酒壶,倒了一杯出来,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