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六十五章 御剑术

    两人一个来自现代,对诗书一窍不通,一个出生江湖,本也不喜诗文,到了最后,一开始的风花雪月反而变成了轻松闲聊。

    几杯小酒下肚,宋青书浑身顿时有些发热起来,只觉得对面的幽幽姑娘愈发娇艳。

    夏青青同样也觉得燥热难当,不经意间将领口扯开了一点,雪腻肌肤若隐若现。

    “公子不安好心,天气明明这么热,还来不停劝人家喝酒。”夏青青星眸微张,语音又似埋怨,又似撒娇,竟然完全代入了扬州名妓幽幽姑娘的角色。

    原来最近丽春院新进了一批西域的药酒,不同于过往药物,这种酒并不会让人昏迷不醒,只会数倍放大对象心中潜藏的*,能让人不知不觉沉沦,事后反而会误以为一切都是出于自己的本意……

    此酒是极为珍贵之物,哪知道韦小宝从小在丽春院长大,自然清楚最好的货色放在哪里,悄悄取出来替换了将要送到花魁房中的酒壶,本想悄悄摸进去花魁房间,哪知道却误打误撞便宜了宋青书。

    “如此好酒,这番喝法好生无趣。”借助酒意,宋青书已经渐渐放松下来,又恢复了那副玩世不恭的神情。

    “不知要怎么喝法,公子才觉得有趣呢?”夏青青神色迷离,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世人皆知酒分文喝武喝,却往往不知道最美妙的喝法莫过于温香软玉在怀,佳人红唇浅啄般的渡酒。”宋青书眼神中充满邪异,直勾勾地看着她。

    “公子可知人家卖艺不卖身的~”夏青青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听到对方如此明目张胆的挑逗,却一丝怒意都生不起来,看着温润如玉的宋青书,不由得有些痴了,声音变得愈发缠绵婉转,极具媚意。

    “你是因为姑娘没有遇到命中注定那个人,”宋青书起身来到夏青青身边,轻轻挑起了她光洁的下巴,微微一笑:“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夏青青任由对方勾着自己的下巴,脸上闪过一丝羞意,心中如同小鹿一般乱撞。迷迷糊糊间总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下意识地觉得不妥,但现在浑身懒洋洋的,一丝力气都没有,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思索。

    贝齿轻咬,夏青青原地一转,那摇曳的裙摆看得宋青书目眩神迷,伸出纤纤玉手,轻轻将宋青书按到了胡凳之上,右手掂起酒壶往嘴里一饮,顺势往下一倒,浑身柔若无骨地跌入宋青书的怀中,勾着他的脖子,趁他错愕之际,一张柔软的红唇印了上去。

    宋青书只觉得牙关被一灵动柔软之物撬开,随即感受到那壶中之酒如果琼浆玉露一般,滴滴送入自己口中。

    良久唇分,夏青青双手吊在宋青书脖子上,双颊红晕,极尽妍态地望着他:“是这样喝的么?”

    感受到坐在自己大腿上对方充满活力弹性的娇躯,宋青书只觉得全身热气尽数沉到脐下三寸之处,情不自禁弯腰吻了下去。

    嘤咛一声,夏青青慢慢闭上了眼睛,任由对方肆意轻薄……

    “有刺客!”

    “保护韦爵爷!”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凄厉地呼声,夏青青仿佛被大梦初醒一般,愕然发现自己竟然一副欲绝还迎,任君采撷的样子,大惊失色一把推开了宋青书,啪的一记响亮的耳光。

    “幽幽姑娘,你……”宋青书抚着脸颊,没想到之前一刻还浓情蜜意的女人居然突然翻脸不认人。

    刚才的情景一幕幕回现在脑海中,夏青青心中哀呼一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她被外面惨叫惊醒,一身冷汗过后,此时体内酒的药性已经散发了大半,感受到浑身酥软,端起桌上酒壶闻了闻,夏青青脸色不由得变得铁青。

    从窗户缝隙中见到袁承志几人正攻向一留着辫子的少年,哪还不知道自己认错了人,转过身来咬牙切齿地看着宋青书:“你不是韦小宝,究竟是谁?”

    “呃,在下宋青书。”这是闹得哪一出啊,宋青书此时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下意识答道。

    胸口一凉,夏青青低头看去,发现自己衣裙凌乱,鼻头一酸,想到自己出于好玩心理,不顾丈夫反对,自告奋勇来扮演这个什么名妓,结果……

    要是让袁大哥看到此时自己的样子,夏青青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也顾不得找宋青书算账,紧紧捂着着自己领口,往反方向跳了出去,消失在夜空之中。

    见她施展的轻功高明无比,宋青书终于清醒过来,对方哪是什么柔弱的秦淮名妓,分明是一个武功高强的女飞贼。

    “宋大哥救命啊!”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韦小宝凄厉的叫声。

    原来刚才袁承志等一干高手不声不响地解决了多隆部署在外围的防线过后,带领各自手下冲了进来,准备来个瓮中捉鳖。

    鸠摩智不愧是场中武功最高之人,察觉到一丝杀气的一瞬间,就将身边的韦小宝推到了数米之外,电光火石之际,让韦小宝躲开了从天而降的袁承志必杀的一剑。

    血刀老祖和桑结仿佛等候已久一般,伸出手向韦小宝左右抓去。

    鸠摩智中兴吐蕃的宏愿还急需仰仗韦小宝,哪会让他遭到不测,连忙运起两记火焰刀,远远劈了过去。

    血刀老祖和桑结心中一惊,自己要是继续伸手去抓韦小宝,手臂难逃被砍断的结局,只好回手防御。

    血刀老祖抄起血刀,一刀劈向了席卷而来的刀气,一阵精铁相交之声过后,血刀老祖怔怔地看着手中血刀,心中惊惧不已,自己以削铁如泥的实体宝刀硬碰对方数丈之外劈过来的一记虚无刀气,竟然只是打了一个平手!

    桑结一连幻化出数道大手印方才轰散了袭向自己的刀气,却也再无余力追击,心中五年陈杂:自己虽然身为真言宗第一高手,鸠摩智却是多年来整个密宗第一人,这一交手,对方武功果然高出自己良多。

    这个时候多隆已经反应了过来,连忙抽出佩刀护卫在韦小宝身前,刚好挡住了伺机而动的神龙教主洪安通。

    多隆身为御前侍卫总管,武功自然不弱,不过他一身功夫更多是在战场上的冲杀,这种江湖打斗却是大大吃亏,几招下来,就被洪安通一掌击得口吐鲜血,跌倒在一旁桌椅之间。

    万幸的是他或多或少起到了阻拦作用,韦小宝终于反应过来,连忙往旁边跑去,一边跑一边鬼哭狼嚎:“宋大哥救命啊!”

    洪安通狞笑一声,一个大鹏展翅,居高临下,片刻功夫就要抓住韦小宝的天灵盖。

    就在这时,洪安通耳边却传来一丝尖锐的破空之声,那风雷般的声势让洪安通不由得神情大变,连忙借助腰力,急忙一个翻身躲了开来,只是可惜他招式用老,仓促间还是没完全躲过去。

    摸着手臂上一尺来长的口子,洪安通脸色阴沉地往后看去,见一柄木剑正插在不远处柱子中,剑尾尤自丝丝发颤。

    “阁下身为身为武林耆老,居然对一个丝毫不会武功的人出手,真是佩服佩服。”宋青书脚尖一点,就从二楼轻飘飘落了下来,挡在韦小宝身前。

    “宋大哥,他是神龙岛洪教主,武功高强,你可要小心了。”韦小宝躲在宋青书身后,终于觉得安心下来。

    “原来你就是血刀老祖说的那个少年,果然有点门道。”话音刚落,洪安通就消失在原地,一拳轰响宋青书的面门。

    当还有数尺就可抵达宋青书面前之时,洪安通却脸色大变,急忙撤销掌力往旁边一跃,可惜还是晚了点,肩头又被一道剑气所伤。

    望着空无一物的柱子,再看看已经回到宋青书手里的木剑,洪安通震惊地说道:“擒龙功!”

    宋青书不置可否,心中暗自得意,这只是降龙十八掌里面的‘双龙吸水’,自己改良了一番,却也能达到跟擒龙功一样的功效,隔空取物,配合木剑,想达到前世在奇幻电影中看到的那种千里之外杀人于无形的御剑术虽然不太可能,不过百米之内么……

    洪安通心中愤怒不已,如今被对方木剑连伤两次,第一剑倒还罢了,一点皮外伤,第二件却被他伤到了肩头,剑气入骨,如今一身武功恐怕最多只能发挥出七成。

    这倒也不是洪安通武功太低,第一剑事出突然,宋青书出剑的时间又太过巧妙,刚好是他升至最高点,劲力用老的时候。

    至于第二剑,完全是在洪安通数十年的江湖生涯中,从来没见过飞射到数丈之外的长剑还能自动飞回来,丝毫不加防备,才导致背上空门大开,被宋青书吸回来的木剑所伤。

    鸠摩智眼观六路,时刻注意着场上情景,见状不由得神情大振,“宋公子果然剑法通神,假以时日,六脉神剑天下第一剑名声恐怕不保。”

    跟他交手的袁承志却是暗暗叫苦,这次行动简直是各种波折,首先是青青认错了人,将宋青书引入了房中,导致大家不能神不知鬼不觉捉走韦小宝。

    后来转念一想,她引走了对方武功最高的宋青书也不算太坏,几人趁此良机,想速战速决拿下韦小宝,本以为万无一失,哪知又多出来一个武功更高的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