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六十六章 大难临头各自飞

    鸠摩智也是暗暗心惊,对方兵器是一柄蛇一般的长剑,剑法凌厉而诡谲,内功也深厚无比,眨眼时间,两人交手十数招,竟然不分胜负。

    中原武林怎么这么多年轻高手?鸠摩智暗暗心惊,南慕容倒也罢了,虽然武功也算得上不错,但总跟江湖流传的威名相差太远,之前碰到宋青书才让他不敢小觑天下英雄,没想到今天又碰到了一个武功不在自己之下的年轻人。

    “金蛇王袁承志?”对方兵器太有特色,鸠摩智灵光一闪,终于想起来了对方是谁。

    “不知阁下是何方高人?”袁承志面沉如水,这几年来他武功大进,自以为江湖中少有敌手,没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番僧就能跟自己打成平手。

    “吐蕃国师,大轮明王鸠摩智见过金蛇王。”鸠摩智双掌合十,暗暗运起了宁玛寺绝学火焰刀。

    袁承志运气于剑身,金蛇剑发出了轻微龙吟之声,正伺机寻找着对方露出的破绽。

    “这个番僧太厉害,我来拖住他,你们联手,速战速决,要是等清廷官兵反应过来就糟了。”袁承志沉声说道,却不敢看众人一眼,全部精神都在鸠摩智身上。

    鸠摩智见他嘴一张,知道他真气或多或少有所消解,眼神一亮,趁此良机欺身攻了上去。

    袁承志对他的虚无缥缈的火焰刀气心存忌惮,鸠摩智也被他诡谲怪异的剑法弄得有些胆战心惊,因此袁承志虽失了先机,但仍能稳守中庭不失。

    鸠摩智暗暗心焦,自己被对方拖住,要分出胜负,恐怕非数百招不可,另外那三人都是武功高绝之士,合击之下,宋青书恐怕力有不逮。

    一旁的多隆见机不妙,悄悄从门口溜了出去,召唤骁骑营的兵马。

    血刀老祖和桑结喇嘛缓缓走到宋青书周围,同洪安通一起,三人牢牢将宋青书围在中间。

    “你们三个在武林中都大有来头,年纪加起来比我们家公子大了十倍都不止,还合起来围攻他,羞还是不羞!”水笙正准备趁乱逃跑,回头见到宋青书被三人围在中间,不由得出言讥讽。

    “这小娘子如此俊俏,很对老祖的胃口啊。”血刀老祖平日里坏尽无数大家闺秀贞操,哪还看不出对方是男扮女装,乜了水笙一眼,眼神中充满贪婪。

    桑结喇嘛刚才在鸠摩智那里碰了一鼻子灰,心中愤愤不已,见两人一直不动手,有心在其余两人面前挽回颜面,双掌中间犹若握着一圆球,一出手就是大手印威力最大的大光明印。

    相隔这么远,宋青书都感觉到了周身空气似乎开始凝固,不由得脸色一变,迅速出剑点在空中几个虚点之上。

    桑结喇嘛心中大骇,这个年轻人年纪轻轻,眼光居然如同一派大宗师,刚才他那云淡风轻的几点,刚好点在自己营造的气场薄弱节点之上,大手印最大的特点就是提前在周围数米营造一个有利于自己的力场,力场越强,对方运气和反击越是晦涩。

    哪知道在大光明印形成之前,力场就被对方凌厉的剑气一下子戳散,桑结闷哼一声,嘴角露出一丝鲜血,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

    宋青书也不好受,他以点破面,干脆利落的破了对方的大手印,但是桑结乃西藏密宗四大宗之一的真言宗第一高手,血刀老祖眼力何等高明,立马挥刀欺身而上。

    “宋公子小心!”一旁的王语嫣下意识惊呼道。

    段誉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酸溜溜说道:“王姑娘,我们还是趁乱走吧,不然等会儿不管他们哪一方赢了我们都走不了了。”

    “可是宋公子对我有恩,我岂能在他危急关头离他而去呢?”王语嫣皱着眉头回答道,看着场中激斗数人,脑中也在模拟着几人交手,看能不能出言帮助宋青书。

    “他对王姑娘有何恩情,”段誉喃喃说道,“没见他和韦小宝鸠摩智称兄道弟的么?”

    “段公子所言甚是,”随着一声长啸,一个面若冠玉的俊雅年轻公子走了进来。

    看着来人,段誉讪讪地说了一句:“慕容公子好。”

    “表哥!”王语嫣惊喜交加地回头,看到了日思夜盼来营救自己的表哥,不由得鼻头一酸,竟然差点哭了出来。

    原来慕容复知道王语嫣被鸠摩智抓走过后,急忙带着家将一路追来,终于在今天赶上了。

    王语嫣一声情意绵绵的表哥当真是喊得段誉肝肠寸断,却又无可奈何,只好端起桌上酒杯狠灌了一杯烈酒。

    “表哥,段公子为了救我以致被鸠摩智那番僧所擒,现在浑身大穴被点。”王语嫣清醒过来,连忙柔声说道。

    “多谢段公子出手相救。”慕容复微微一笑,举手投足间就解了鸠摩智的禁制,手法高明无比。

    “段公子,何不跟在下一起擒下鸠摩智那个恶僧,为表妹出一口恶气?”慕容复环顾场中,情势顿时了然于心。

    “敢不从命!”段誉一路上被鸠摩智折磨,早已憋了一肚子怨气,见鸠摩智正跟一个手执蛇剑的年轻人斗得旗鼓相当,想也没想,一记少泽剑就射了过去。

    鸠摩智一直稍占着上风,早就留意着周遭的动静,察觉到段誉的六脉神剑,连忙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不过这样一来,刚才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先机顿失,袁承志终于缓过气来,顿时一阵凌厉无比地攻势掩杀了过来,两人攻守局势立马反转。

    “姑苏慕容复,在此助阁下一臂之力。”慕容复深知单打独斗绝非鸠摩智对手,哪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顿时拔剑攻了过去。

    鸠摩智单打慕容复当然稳操胜券,只是此时两大年轻高手攻过来,袁承志的剑法诡谲怪异,慕容复的剑法集合数家之长,也是精妙无比,数招下来,鸠摩智顿时险象环生。

    水笙神色复杂地看了场中一眼,眼神游移不定,想到宋青书刚才和那个花魁不知道在房中做了些什么,心中烦躁不堪。

    又听到王语嫣那声“表哥”,不由得想到了跟自己青梅竹马,对自己痴心一片的表哥,狠狠地一跺脚,水笙转身往外跑了出去。

    且说厅中另一侧,宋青书右手酥麻之际,血刀老祖攻了上来。本来宋青书是有办法独自逃生的,但想到自己身后毫无抵抗力的韦小宝,如果被抓去恐怕凶多吉少,自己很多谋划都在在他身上,可不能功亏一篑。

    只好拉着韦小宝的肩头,一个梯云纵就跳往二楼,打算先跳出三人合围再分别击破。

    哪知道洪安通蓄势已久,等的就是这一刻,犹如闪电般窜了出来,一掌就按到了宋青书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