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六十七章 将死人说活的本事

    “噗!”一口鲜血狂吐而出,要不是宋青书有神功护体,普通人挨上洪安通这结结实实一拳,恐怕早已心脉尽断。

    桑结和血刀老祖也攻了上来,宋青书刚勉力抵抗了数招,血刀老祖的刀就架到了他脖子上。

    “我命休矣!”宋青书心中一寒,脑海中闪现一个头颅高高飞起的画面。

    “叮!”一支暗器射到了血刀老祖刀上,场中三人大吃一惊,并不是因为射来的劲道如何高明,而是那支暗器是金蛇锥!

    疑惑地回过头去,只见袁承志和慕容复正在围攻鸠摩智,并没有空隙发射这支暗器……

    “不用看了,那根金蛇锥是我放的。”夏青青施施然走了进来,此时她一改之前颠倒众生的魅惑气质,云鬓雾鬟,绛帷环佩,场中男人看在眼里只觉得她端庄无比。

    桑结手指虚点,制住宋青书浑身大穴,抬头疑惑道:“袁夫人为何不让我等了结了他的性命?”

    “妾身还有重要事情需要问他,在这里多谢各位帮我捉住他。”夏青青双手放于右侧腰际,微微屈膝行了一礼,当真是仪态万千。

    桑结和洪安通还好,前者是个出家人,后者早已不近女色多年,家中娇妻都没余力灌溉,因此两人虽然欣赏她的美色,但也没多余想法。

    血刀老祖却是不同,看着夏青青作揖时那盈盈一握的小柳腰,恨不得上前将她扶起来,眼中贪婪一闪即逝,想到他武功高强的丈夫,暗中叹了一口气:还是找其他小娘子吧,刚才那个男扮女装的丫头就不错。

    宋青书苦涩一笑,没想到最后反而是她救了自己的性命,想到刚才两人的温存,心中不由得一荡。

    注意到他的目光,夏青青不知道想到什么,俏脸不由得一红,假装扭头关心另一边的战况,不再看他。

    鸠摩智虽然陷入下风,但也还能勉强招架,不过当他眼角的余光注意到宋青书重伤被擒过后,不由得心中一寒,心想再打下去恐怕真要去见佛祖了。

    连忙全力催动火焰刀逼开袁承志和慕容复,一个纵身就往宋青书那里跃去:“宋公子,贫僧来救你。”

    桑结和洪安通大惊失色,双双出拳迎上空中的鸠摩智。哪知鸠摩智本来就是虚招,这一掌看着声势骇人,其实半分劲力也无,跟桑结和洪安通劲力一接触,借助两人推力,身子如同闪电一般撞破一旁的窗户,消失在夜空之中,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变故,袁承志等人顾忌他武功高强,谁也不愿意继续追下去。

    “韦爵爷,宋公子,贫僧回去多邀高手,必来救你。”鸠摩智的声音远远飘来。

    “你这同伴还真有义气。”夏青青站立在宋青书身侧,一阵冷笑。

    “没想到多日来的一路同行还比不上跟姑娘片刻的情谊。”宋青书叹了口气,“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好一个幽幽姑娘,我早应该想到的。”

    韦小宝一见大事不妙,连忙换了一副脸孔:“洪教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血刀门主文成武德……”

    “*师你泽披苍生……”

    一阵语无伦次的马屁,见众人只是嘿嘿冷笑,韦小宝叹了一口气:“哎,他爷爷的,算老子今天栽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十六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你们中原人士不是说‘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么’?”桑结还以为自己记错了,疑惑地看了同伴一眼。

    “你爷爷的,老子嫌十八年太久,想提早出来两年不行啊。”韦小宝一瞪,心想反正难逃一死,竟然难得地硬气起来。

    “各位,城外的官兵片刻即到,我们还是早早离去为妙。”袁承志走了过来,开口说道。

    “在下既已救了表妹,就不打扰各位了,在此别过。”慕容复双手抱拳,心中却寻思,本来金蛇王,神龙教主,血刀门主,桑结法师都是一方豪强,结交过后说不定对自己的复兴大业有帮助。只可惜他们此次劫杀满清皇帝最宠信的韦小宝,恐怕会迎来惨烈的报复,我还是不要趟这潭浑水,得罪了满清国实属不智……

    “南慕容果然名不虚传,能与慕容公子并肩作战,袁某真是快慰平生啊。”刚才两人联手对付鸠摩智,袁承志对他武功的渊博与精妙是十分地佩服。

    “表哥,宋公子他……”王语嫣拉了拉慕容复的衣袖,看着一旁神色萎靡的宋青书,眼中充满了担忧。

    “多谢王姑娘关心,宋某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你们不必管我,我相信这贼老天既然把我弄到这个世界,就不会那么容易让我死的,哈哈哈……”宋青书吐了一口鲜血,笑声中充满了苍凉。

    原来宋青书清楚以慕容复趋利避害的本质,对方这么多高手在场,他是不可能出手相救的,估计他最后会说一大套冠冕堂皇的理由,委婉拒绝。

    自己又何必听那假惺惺的言辞,临死还被恶心一把……

    “一别多日,宋公子还是这么豁达……表妹,此处非久留之地,我们走吧。”慕容复拉着王语嫣消失在了客栈门口。

    “王姑娘,等等我。”段誉急急忙忙追了上去。

    宋青书和韦小宝被五花大绑过后丢到了一辆马车当中,一群人急急忙忙往出城而去。

    当多隆带着大队人马赶到丽春院,看着躺着一地的侍卫,韦小宝已不知去向,不由脸色铁青,下令道:“给我出城追!”

    袁承志一行人早有准备,乔装打扮过后,逃亡路线又十分曲折,很快就甩掉了追兵。

    一日正午停下来休息的时候,血刀老祖狠狠地盯了韦小宝一眼,转头对袁承志说道:“金蛇王,为何不一刀宰了这个小子,非要辛辛苦苦带着他逃跑?”

    血刀老祖和桑结出了扬州便可以离去,只是生怕韦小宝又被救了回去,导致任务失败,才一路跟着袁承志一行,不过这几天的东躲西藏已经让他俩颇为不耐,血刀老祖终于问出了声。

    “袁某打算将这个狗官带回金蛇营,邀请山东各路义军首领前来,一起杀了他祭旗,才好壮大我山东义军的声势。”袁承志想到自从康熙上台过后,义军的日子愈发难过,最近几年各路义军士气有些低落,早已没有了当年的锐气,希望通过杀掉一个皇帝的心腹爱将,来振奋一下人心。

    韦小宝在一旁听得心中一寒,心想:他爷爷的,这个小黑脸看着忠厚老实,哪知如此心狠手辣,跟他回去少不得被千刀万剐。反而是这个凶神恶煞的血刀老祖……

    眼睛骨碌碌一转,顿时计上心来,大叫道:“哎哟,我要撒尿。”

    血刀老祖刚好走到他身边,不耐烦地说道:“自己尿到裤裆里。”

    韦小宝露出一丝谄媚的微笑:“我当然无所谓了,只是在下的尿又腥又骚,不免打扰了老祖你吃饭的兴致啊。”

    “晦气!”血刀老祖将手中烧饼扔到了一旁,提起他走到十米开外的地方,解开了他身上的绳子,“喏,自己快点,要是你小子敢跑,老祖我就挑断你的手筋脚筋。”

    “嘿嘿,哪敢呢,其实小宝就是想跟老祖您说说话。”韦小宝笑眯眯地看着他,哪是之前尿急的样子。

    “我和你有什么好说的。”血刀老祖不屑地扭过头去。

    “老祖你是不是觉得我死了你们就算完成任务了?”韦小宝不以为意,反问道。

    “自然,所以你还是快点去死吧。”血刀老祖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可笑可笑,实在是可笑。”韦小宝摇头晃脑,用充满怜悯的眼光看着他。

    血刀老祖被他盯得直发毛,不由问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和那个喇嘛是个糊涂虫,大龟蛋,白白当了人家的打手,反而连屁都没捞到一个。”韦小宝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你小子不必挑拨离间,”血刀老祖嘿嘿一笑,“老祖吃的盐比你小子吃的米都多。”

    “那个袁承志倒也罢了,他杀了我能得到山东义军的拥戴,提高自己的威望,请问我死了对你能有什么好处?”韦小宝冷笑着问道。

    “怎么会没好处。”血刀老祖说道,“七王爷本来就想你死,我们和袁承志目的相同,各取所需而已。”

    “好一个各取所需,”韦小宝嗤笑道,“请问你们王爷想我死的目的是什么?我们现在又在哪里?”

    “自然是想除掉康熙的左膀右臂,咦!不对……”血刀老祖悚然一惊,反应过来七王爷其实主要是为了破坏满清与宋国的结盟,在宋国境内杀了韦小宝,宋国就有脱不开的干系,使节都死了,盟约自然无从说起,康熙盛怒之下说不定还会与宋国开战,兴师问罪。

    可如今韦小宝早就离开了宋境,身处满清国土之内!

    “哼,断了康熙一臂也好。”血刀老祖犹自嘴硬。

    “哎,虽然说起来有点难堪,但是我还是不是不得不坦白,我韦小宝除了溜须拍马,贪污受贿,还会些什么?哪算得上皇上他老人家的什么左膀右臂。”韦小宝苦着一张脸说道,“你要是真让我死了,你以后再七王爷手下恐怕再无出头之日啰。”

    血刀老祖被唬了一大跳:“怎么可能!”

    “你想想,在七王爷看来,你没能在宋国境内把我杀了,这是无能;后来捉住了我,却不把我带回蒙古,趁机用来要挟我们皇帝,却是任由其他人将我杀了,这是无脑;如此一个无能又无脑的人,七王爷怎么会放心再用你?”韦小宝笑容变得越来越奸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