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六十八章 黄粱一梦

    血刀老祖脸色越来越难看,冷哼一声,也不多言语,绑着韦小宝又回到营地。

    韦小宝知道他的话起了作用,因为他看见血刀老祖立即找到桑结,两人对着这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老祖,我认为那小子言之有理啊。”桑结面色阴晴不定。

    “那要不我们将他抓回蒙古草原?”血刀老祖眼中利芒闪动。

    “只是袁承志武功太高,如今我又被宋青书剑气所伤,你我二人恐怕力有未逮啊。”桑结上次被宋青书一剑戳破大手印气场,早已受了不轻的内伤,一直以来也是在强压而已。

    “加上老夫又如何?”一声长笑,洪安通从一旁阴影处转了出来。原来他一直觊觎着韦小宝手中的八本四十二章经,哪愿意看着他死。

    只可惜他孤家寡人一个,血刀老祖和桑结任一个都不在他之下,袁承志武功更是明显高于他,所以一时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时刻关注血刀老祖和桑结的动静,听到两人谈话内容,不由得大喜之下跳了出来。

    看着三个老狐狸在那里交头接耳,韦小宝长舒一口气,心想这条小命终于保住了,被他们抓到蒙古去,还不一定会死,说不定到时候巧舌如簧,让那个蒙古王爷放了自己也不是不可能……想到美处,韦小宝忍不住嘿嘿傻笑起来。

    另一边的宋青书被绑在一根临时柱子上,表面上神情萎靡,其实正暗暗运起真气按照九阴真经上的解穴方法开始冲击着浑身的穴道。

    忽然鼻间闻到一丝甜美幽香,心中一动,宋青书睁开双眼,只见眼前晃过一席淡绿色的裙摆,抬头望去,“原来正是幽幽……哦不,袁夫人。”

    “你的伤怎么样了?”夏青青清轻蹙峨眉,想到之前他被洪安通一掌击中要害,又伤在其余二人之手,不由得面露忧色。

    “多谢袁夫人关心,在下只是真气涣散,一时还死不了。”宋青书背靠在柱子上,神色玩味地看着夏青青,“不知道是不是幽幽姑娘让你来看我的。”

    粉脸一红,见他没戳破那层窗户纸,夏青青也就顺势装傻充愣:“幽幽姑娘都恨死你了,怎么可能再来看你。”

    “哎,那日一别,宋某和幽幽姑娘恐怕永无再见之期。”宋青书明白那日只是夏青青为了引诱韦小宝,才临时客串而已。看着如今端庄大方的夏青青,宋青书明白那个天生媚骨,颠倒众生的扬州名妓永远消失了。

    “哼!”这两天独处之时,脑海中每次回忆起和他亲密缠绵地场景,夏青青心中都不由得一荡。两人虽然没有真的剑及履地,但那种水*融,灵魂神交的感觉却让她刻骨铭心,永生难忘。

    加上宋青书一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形象,还完美地解答了她出的两道难题,夏青青虽然恼怒被他占了便宜,但是心中仍然对他有不少好感。

    因此当事后意识到是酒中被人作了手脚,也没怀疑到他头上,还以为是丽春院想让自己接客用的下三滥伎俩。

    “我有些点心吃不完,扔了又觉得可惜,看你在这里这么可怜,就当打赏小猫小狗,便宜你了。”夏青青将一个装满点心的木盒放在他身边,转身欲走。

    “夫人请留步,”看着愕然回头的夏青青,宋青书苦笑着示意,“你看我如今这副五花大绑的样子,怎么吃啊。”

    “你想让我为你松绑?”夏青青也不是傻瓜,摇了摇头,“你武功太高,我可不想冒险。”

    “在下怎会让夫人为难,”宋青书眼神中充满回忆,“只是想到要是幽幽姑娘在身边的话,肯定会一口口温柔地喂我……”

    夏青青面色起伏不定,但是那种暧昧的刺激感却让她内心兴奋不已,犹豫了片刻,敛起裙摆,在他身边蹲了下来,用两根青葱般的玉指夹起一片桂花糕送到了宋青书唇边,嘴里却是喃喃自语:“本小姐只是担心你被饿死了,可别多想。”

    宋青书会意一笑,张开嘴巴将那块松软的桂花糕含了进去。

    夏青青的手指像被烫了一般很快就收了回去,丝毫没有给对方可乘之机。

    眼珠一转,宋青书假装无意间问道:“夫人怎么不陪金蛇王,反而来这里跟我一个阶下囚聊天?”

    “有一个中年文士来找袁大哥,躲在大帐里不知道商量什么,我觉得无趣,就四处转转啰。”夏青青脸色一红,其实是她趁机背着众人来给宋青书送点吃的,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做,只是下意识想亲近一下宋青书。

    当然要说夏青青被宋青书虎躯一震的王霸之气给迷住了,爱上了他无法自拔……纯属扯淡。

    她只是出于一种好玩的心理,享受那种如同踩钢丝般心跳加速的感觉,宋青书真要对她做什么,那她是万万不干的。

    “哎呀!”夏青青刚一走神,两根手指就被对方衔住了,指尖传来的那种湿润吮吸感把她吓了一跳,一下子就惊地站了起来,耳根通红地怒视着宋青书。

    “桂花糕再甜,滋味也比不过夫人的纤纤素手。”宋青书毫不示弱地盯着她,调戏之意十足。

    “夏青青,你真是疯了!”狠狠地摇了摇头,看着对方那可恨的模样,夏青青突然伸出一脚踢到宋青书的腰间,提起香裙就跑开了。

    “哎呦,男人这里不能乱踢的,要是被夫人踢坏了下半生(身)的幸福,你可要负责啊。”身后传来了宋青书戏谑十足的笑声。

    看着夏青青消失的背影,宋青书苦笑道:“自己还是改不掉这口花花的毛病。”

    想到前世在公司也经常这样口花花调戏美女下属,宋青书神色一黯,望着远处群山,颓然靠在了身后柱子上,长长叹了一口气:“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越来越习惯,却让我越来越怕,生怕什么时候一觉起来,只会把前世的记忆当做黄粱一梦……只有这样,我才不至于忘了我究竟是谁啊~”

    主帐之中,袁承志神色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个在江湖中极具名望之人:“什么?韦小宝是天地会青木堂的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