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六十九章 两败俱伤

    “不错,小宝是我的弟子,一直潜伏在清廷,为天地会立下不少汗马功劳,要不是这次形势危急,我也不想暴露他的身份,还望袁大侠替他保守这个秘密。”这中年文士正是“为人不识陈近南,就称英雄也枉然”的天地会总舵主。

    原来天地会教徒分布天南地北,无意间探知山东武林正在密谋刺杀韦小宝,陈近南收到消息后大惊失色,日夜兼程,动员各个分舵查探消息,终于追上了袁承志等人。

    “陈总舵主,你们天地会志在反清复明,我也是反清不假,可是前明皇帝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你我本不是一路人,”袁承志的话让陈近南心中一沉,哪知他却话锋一转,“不过袁某素来景仰陈总舵主人品风姿,也不想自相残杀便宜了满清鞑子,我可以放了韦小宝,只是此行无功而返,总需要跟手下兄弟们有个交代。”

    陈近南也明白对方的苦衷,声势浩大地筹谋了这么久,最后却发现是一场无用功,任谁心中也会有所怨气,微微一笑:“陈某愿意和袁兄弟往山东一行,商讨贵我两家结盟的事情,日后山东地界,天地会愿意唯金蛇营马首是瞻。”

    袁承志大喜,陈近南在江湖中威望奇高,有他亲自到山东和金蛇营结盟,这个消息必能使各路义军士气大振,更别说以后金蛇营在山东活动,能得到天地会的情报以及支援,一个韦小宝反而无关紧要了。

    “既然如此,袁某安排人暗中救走韦小宝,以免他身份暴露,”袁承志突然想起一事,眉头大皱,“只是现在有一桩难事……”

    “什么难事?”陈近南一惊,急忙问道。

    “这次跟我一起行动的还有三个绝顶邪派高手,神龙教主,血刀门主,真言宗第一个高手桑结,万一被他们发觉,联手起来,袁某恐怕敌不过……”袁承志暗忖:幸好如今他们之中两人都有伤在身,自己倒也勉强胜得过。

    “陈某虽然不才,一身武功倒也马马虎虎,久闻神龙教主洪安通武功绝顶,在下一直也想领教一番,若是有需要,陈某至少可以拖住洪安通,一切尽凭金蛇王吩咐。”陈近南近年来将凝血神爪练得杀人于无形,自觉就算胜不了对方,也不至于速败。

    “陈总舵主客气了……”袁承志还没说完,突然听到外面传来惨叫声,连忙运起神行百变,一溜轻烟般就冲出了帐外,陈近南看得敬佩不已,心知对方武功恐怕要比自己高明不少。

    袁承志冲出帐外,发现血刀老祖提着韦小宝,杀了两个拦路的金蛇营弟子,正欲往山下逃去。手一扬,三枚金蛇锥从袖口飞了出去,封住了血刀老祖前进的道路,一个跳跃,袁承志就来到血刀老祖身后不远处。

    “血刀老祖,你这是干什么!”袁承志惊怒交加地看着他。

    “嘿嘿,擒拿这小兔崽子也有老祖我一份功劳,金蛇王你反正要杀他,又何不顺水推舟,就让我带走他废物利用呢?”血刀老祖狞笑道,右手握着血刀,劲力布满全身,暗自防备着。

    “爷爷的,你才是废物,你全家都是废物~”韦小宝被他扛在肩上,白眼直翻,心中怒骂不已。

    “袁某将韦小宝带山东自有用处,不劳老祖费心。阁下杀我营中兄弟,想一走了之,未免太过异想天开。”金光一闪,金蛇剑已然入手。

    见气氛一触即发,桑结连忙跑过来劝道:“两位这又是何必呢,清狗的大军还在追我们,你们自相残杀岂不是便宜了外人,还有血刀老祖,不是我说你,七王爷让我们刺杀韦小宝,你现在捉他干……”

    桑结边说边走了过去,此时刚好路过袁承志身侧,眼中利芒一闪,手掌一翻,配合密宗的瑜伽密乘神功,运起大手印中威力奇大的的云秘密大手印,一掌印在袁承志身侧。

    袁承志刚从陈近南那里得知一个震惊的大秘密,又发现血刀老祖突然背弃结盟,一时间心潮涌动,未加防范,被桑结偷袭一掌结结实实击中,鲜血狂喷。

    一击得手,桑结急忙往后退去,可是哪里还来得及,只见金光一闪,桑结一声惨叫,倒退到数丈之后,看着地上自己被金蛇剑斩断的手臂,冷汗涔涔而下,心中懊悔无比:要是自己能修行到瑜伽密乘的第二个境界大瑜伽密乘,甚至更高的无比瑜伽密乘,刚才这一掌袁承志早已毙命,哪会被他反击斩断了胳膊。

    仿佛商量好的一番,洪安通也掩杀了上去,三人之中以他内力最高,要是被他这一掌劈实,袁承志恐怕要饮恨当场。

    这个时候旁边蹿出一人,挡在洪安通身前,拳掌相击,数招下来竟然不分胜负。

    “凝血神爪!”感受到几缕暗劲沿着手臂经脉往上乱串,洪安通心中一紧,运气内力,顿时将其逼出体外。

    三人本想悄悄将韦小宝带走,但顾忌袁承志的绝顶轻功,怕被他一路追杀,索性设计先下手为强。

    血刀老祖见对方冒出来一个武功不弱于己的人,心知不妙,连忙提着韦小宝往远处逃去。

    “原来是天地会陈总舵主,今日有要事在身,改日必当领教阁下高招。”看着重伤的袁承志,洪安通心想目的已经达到,不再恋战,转身就走。

    桑结封住了胳膊上的大穴,也踉踉跄跄往另一边跑去,他顾忌着自己受重伤,怕被另外两个邪道巨擘趁虚而入,因此不敢跟他们一个方向。

    陈近南看到受伤的袁承志,也没心思阻拦,连忙来到袁承志身侧助他疗伤。

    “多谢陈总舵主,现在我已无大碍,调养几天就好,只是可惜韦小宝却被他们抓走了。”袁承志后怕不已,刚才要不是陈近南挡住偷袭的洪安通,自己中了桑结大手印一口气没缓过来,还真可能饮恨当场。这几个邪派高手信奉强者为尊,内部斗争激烈,他们能牢牢站在各自门派的最顶峰,眼力以及对战机的把握能力真不可小觑。

    “袁兄弟是因为顾忌小徒性命,才被对方暗算,陈某怎好眼睁睁看你陷入险地,”陈近南收回真气,站起来说道,“既然袁兄弟已无大碍,陈某还要去救小徒,事后必往山东一行。”

    远处的宋青书看着双方一场恶战,转头对路过他身边的一个金蛇营士兵微微一笑:“小兄弟,我看你天赋异禀,骨骼惊奇,想来是百年一见的练武奇才,我这里有一场大富贵送给你……”

    那个士兵正打算回过头来臭骂他一顿,哪知道对上宋青书眼睛的时候,脑海中一阵眩晕,只觉得对方的眼睛似乎是一个无尽的黑洞,不由自主地向他走了过去。

    “小兄弟,运气于手指,点一下我的肩井穴……”宋青书的话中充满魔力。

    原来他虽然调动真气按照九阴真经的方法不断冲穴,但因为他全身禁止是被几个绝顶高手同时所下,一时半会儿根本没法冲开,看到不远处双方大战起来没功夫注意到这边,知道机不可失,连忙运起‘移魂*’,借助一个士兵的外力冲开了全身的穴道。

    穴道甫一解开,宋青书运气一震,将绑在身上的绳子震得寸寸断裂,冲天而起,一声长啸:“日前所赐,今日本当加倍奉还,但看在幽幽姑娘的面上,今天我不趁人之危,放过姓袁的一马。”

    哈哈一阵长笑,几个闪身宋青书就消失在了树林深处。

    陈近南脸色大变地看着宋青书消失的方向:“这个年轻人内力之高,真是世所罕见。”

    袁承志也惊惧不已,心想他日前被三怪围攻,受了那么重的伤,没想到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完全看不出受伤的样子,换做自己,少说也要休养一两个月。

    原来九阴真经和神照经都是天下间一等一的疗伤功夫,九阴主内伤,神照续经骨,当真配合得天衣无缝,因此才造就了宋青书恢复能力惊人。

    且说血刀老祖扛着韦小宝一路狂奔,自觉已经脱离了危险,连忙将他放下来,大口喘着粗气休息起来。

    “这位什么老祖?”看着对方盘坐在地上打坐,韦小宝试探地用小手指戳了戳他。

    “有屁快放。”血刀老祖并没有睁开眼,只是全神贯注运行着血刀经。

    “切,本想送一桩大富贵给你,既然你不感兴趣,那就算了。”韦小宝转过身去,嘴里念念有词,又恰好能让对方听到。

    “什么富贵?”血刀老祖果然睁开了眼睛,嘿嘿笑道,“莫非你想拿你贪污的银子来赎身么?”

    “呸!我又不是丽春院的姑娘,要什么赎身,”韦小宝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把我抓回蒙古见那个什么七王子,虽然比眼睁睁看着别人将我杀了高明了那么一丢丢,但却得不到最大的利益,撑死了对方封你个杂牌将军什么的。”

    “哼!将军有什么不好么?”血刀老祖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嘿,我说的却是一场能让你封侯拜相的富贵。”韦小宝眼神中充满狡黠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