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七十一章 七窍生烟的神龙教主

    “自然和老祖一起押他去蒙古,顺便拜见七王爷。”洪安通微微笑道。

    注意到血刀老祖有些意动的神色,韦小宝心中一急,连忙叫道:“老祖你千万别相信他的话,我上了这个老乌龟的老婆,这个老乌龟一直想把我剥皮抽筋……”

    韦小宝可不敢说洪安通是觊觎他身上的四十二章经,说出来难保血刀老祖不会起贪念。急中生智之下,连忙编造了一个谎言,让血刀老祖相信洪安通和自己仇深似海,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

    世上最大的仇怨莫过于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杀父么……考虑到洪安通和自己的年纪差别,血刀老祖可不是傻子;所以只好用夺妻之恨了。

    洪安通气得浑身发抖:“混帐,就凭你这个无赖也近得了我夫人身子三尺之内?”

    “老乌龟,你自己也不照照镜子,都这么大一头白发了,还娶了那么一个风骚入骨的年轻老婆,你还有能力满足她么?她在家里没吃的,当然就到外面来找食了,你那些手下个个怕你,老子我可不怕!”韦小宝的话误打误撞刚好戳中了洪安通心中最大的痛楚,顿时气得须发皆张,手指捏得咯咯作响。

    韦小宝知道今天不让血刀老祖彻底相信两人不共戴天,恐怕之前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虽然看着洪安通狰狞的模样有些胆寒,但还是一咬牙,继续添油加醋道:“我不仅近得了洪夫人的身,还能进入她的身子呢。”一边说着一边猥琐地一耸腰间,舌头舔了舔嘴唇,“啧啧啧,洪夫人的娇躯真是又白又滑,她的需求好大啊~”

    “老子毙了你个小畜生!”洪安通再也忍不住,一拳轰了过来。

    联想到洪夫人那娇媚风骚的模样,韦小宝越骂越起劲,自己都兴奋了起来,哪知道数丈的距离,洪安通转身即至,看着沙钵大的拳头,韦小宝一下子就吓傻了,双脚一动都动不了。

    血刀老祖封侯拜相的美梦还靠着韦小宝呢,哪会看着他死。一直捏着血刀防备着,电光火石之际,刀光一闪,洪安通不得不逼退到数尺之外。

    “血刀老祖,这小畜生辱我太甚,你莫非真要帮他?”洪安通恶狠狠地等着血刀老祖。

    “洪教主又何必这么生气,清者自清……”血刀老祖心中寻思:早就听得洪夫人的艳名如何如何,这洪安通的年纪一看就是不能人道的,莫非真的是洪夫人寂寞难耐……嘿嘿,韦小宝这小子倒是跟老祖的脾胃有点相像,改日我也去神龙岛作一下客,领教领教洪夫人的风情。

    注意到血刀老祖神情猥琐,联想到他淫辱妇女的名声,洪安通大怒:“既然阁下要为这小畜生出头,那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

    “嘿嘿,洪教主,你可别忘了,这小子是七王爷点名要的,你把他杀了被七王爷知道,可明白是什么后果?”血刀老祖冷笑道。

    “哼,老夫把你一起杀了,不就没人知道了?”洪安通此时怒极,已经动了杀机。

    “老祖我的血刀可也不是摆着好看的。”血刀老祖干涩一笑,拿着血刀轻轻刮过自己的光头,正是血刀经的起手式,攻守兼备。

    洪安通不再言语,伸出双掌犹如两条柔软的蛇一般向他左右攻去。

    “化骨绵掌!”血刀老祖暗暗警惕,挥刀迎上。

    十数招过后,两人又分了开来。血刀老祖活动了一下酥麻的手腕,心知对方内力和武学造诣都要高过他,不过他却一点怯意都没有,“生死相搏要真是这么简单,那大家直接按内力高低决定胜负好了,还打个屁啊。”想到这里,血刀老祖战意越来越浓。

    洪安通也很吃惊,上次在山东金蛇营里交手,试出他武功稍逊自己,当时还以为要不是桑结拦住,继续打下去对方肯定不是自己对手。这次真刀实枪打了这么多招,对方真是不简单!

    洪安通毕竟是一派宗师,之前愤怒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而且他能在一念之间因材施教,为韦小宝设计出量身定制的“英雄三招”,武功境界早已超越了一般的高手。

    当他习惯了血刀老祖乱战的打法,慢慢地开始占据了优势,数十招过后,他已经自信能取了对方性命,只是顾虑到要付出不菲的代价,因此一直耗着。

    “糟糕,没想到这老鬼这么厉害,再打下去恐怕老子的性命得撩在这里了。”血刀老祖是有苦自知,遂萌生去意。

    “哼!老子得不到这小子,你也别想抓到他。”血刀老祖一声冷喝,跳出战圈一刀劈向韦小宝。

    洪安通恨不得将韦小宝剥皮抽筋,不带回神龙岛让五彩神龙慢慢折磨死他,哪能解恨,怎么可能让他死得这么便宜。

    连忙攻向血刀老祖背心,打着围魏救赵的算盘,不过几十年的战斗经验让他意识到有诈,所以暗暗留了几分劲力防备着血刀老祖的突然反击。

    哪知道血刀老祖等的就是他的留力,他算定洪安通不会看着自己劈死韦小宝,也知道对方肯定会防备自己,因此见他留力过后刀锋一转,直劈地上石块,借助反震之力加速往远处逃去。

    洪安通哪知道对方是打着全力逃跑的主意,只有无奈地看着血刀老祖的身影消失在荒野中,眉头一皱,心想被他跑了,得罪了蒙古七王爷,日后恐怕有点棘手。

    不过想到另外一可恶之人,洪安通转过身来,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韦小宝:“白龙使,你好得很,你觉得我会怎么处置你呢?”

    “洪教主文成武德,仙福永享,寿与天齐……您大人有大量,就把我当成一个屁,给放了吧。”韦小宝没料到血刀老祖那么不中用,见洪安通向自己逼过来,吓得浑身发抖,不住往后退。

    “嗖!”一声尖锐的破空之声传来,洪安通耳听八分,连忙原地一个翻腾,躲了袭来之物,还没来得及喘气,突然脸色一变,脚下急动,跳到数丈之外。

    收回了射出去的木剑,宋青书长声笑道:“洪教主记性挺好的嘛,这么快就记住了我这木剑会去而复返的。”

    “哎哟我的亲哥也!”韦小宝看到宋青书出现,想哭的心都有了,连忙跑到他身后,心想自己一条小命总算保住了。

    “你不是被绑在大营么?”洪安通脸色阴晴不定,刚才自己与血刀老祖一番交手,真气消耗了不少,对面这小子武功高深莫测,实在是难对付得紧。

    “你们背信弃义,重伤了袁承志,他一怒之下放了我来追杀你们啊。”宋青书随口胡诌道,心想给袁承志多树一点敌人也好,自己刚才不杀他已经很便宜他了。

    “阁下之前重了老夫一拳,桑结一记大手印,这短短一两天功夫,恐怕恢复有限。”洪安通对自己的拳头很有信心,哪怕半人半仙的武当张三丰中了自己全力一拳,不死也得去半条命,对方这云淡风轻的样子,恐怕十有*是装出来的。

    “洪教主可以来试试。”宋青书毫不在意,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洪安通眼睛一眯,脚尖一捅,一颗石头如利箭一般向韦小宝射了过去,毫不犹豫,身形一闪,出掌往宋青书攻了上去。

    宋青书一惊,暗自佩服对方果然身经百战,能将战机把握得这么好,伸出木剑一挑,运起太极剑意,抡了一个大圆,轻松地改变了小石子的去向,让其以双倍的速度反射回飞奔过来的洪安通。

    洪安通哪知道对方还有这一手,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在躲避哪还来得及。

    噗地一声,被小石子击中左胸,洪安通急速飞退而回,扬手扔出一把毒蛇,借机往远处逃去。

    宋青书双掌向前平推,使出降龙十八掌的‘震惊百里’,将毒蛇震毙于半空。

    “宋大哥,那老乌龟逃了,还不快追?”韦小宝焦急地望向远方,他今天将洪安通骂得这么狠,洪安通一日不死,他真是寝食难安。

    “洪安通武功高强,想要他的性命哪有这么容易。”宋青书摇了摇头,心中却是寻思:自己并不是一心投靠清廷,洪安通一死,神龙教肯定分崩离析,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康熙?这种费尽心血为他人作嫁的事情宋青书是从来不会做的。

    撇开洪安通的事情,宋青书开始回忆起刚才耍出的太极剑意。宋青书本乃武当派首席大弟子,之前或多或少的也见过各位叔伯练习太极拳剑,刚才他脑中灵光一现,无意中使出了太极剑的一点皮毛,只可惜以前那个宋青书记得太少,所以现在他也只能窥得太极剑的一鳞半爪。

    “宋大哥,这次我能逃得性命,真是多亏你了,回到京城之后,我请你喝三天三夜的花酒,将全京城最红的姑娘都招来陪你……”如果说之前韦小宝对宋青书还是虚情假意的话,现在他对宋青书可是从心底感激。

    “希望京城的名妓有幽幽姑娘那么漂亮。”

    “那当然!”

    ……

    两人相谈甚欢,一路向北赶去。

    “大轮明王?”两人联系上多隆大部队过后,看到为首一个大耳番僧,不由惊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