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七十四章 御书房里多出来的一个人

    鸠摩智知道宋青书是给他台阶下,虽然在康熙等人看来他和东方不败仍斗得旗鼓相当,但对于场中三名绝顶高手而言,谁都清楚他败局已定。

    与其等会儿狼狈不堪地分出胜负,还不如此时大方认输,还能在康熙面前保存颜面。

    “东方教主神功盖世,贫僧自愧弗如。”鸠摩智语气中充满着不甘心,在他看来,如果两人站着不动,互相打对方一掌,东方不败受的伤肯定比自己重……只可惜对方速度太快,自己的招式根本打不中他。

    “大和尚你的武功也不错,”见对方认输,东方不败也没必要继续纠缠下去,红影一闪,就立于数丈之外,“中土武林之中,武功明显胜过你的,恐怕不超过十人。”

    “还望东方教主指点,有哪十人能明显胜过小僧?”鸠摩智不忿地问道,输给东方不败也就罢了,一听明显超过自己的还有十人之多,顿时面露不信之色。

    东方不败淡淡一笑:“武当张三丰,已达半人半仙之境,而且他的太极功最擅长以慢打快,本座都自问有可能不是他的对手,你自然也打不过他。”

    “小僧对张真人也是景仰已久。”鸠摩智点了点头,心中寻思不知道闭关的师祖莲花大士和张三丰谁强谁弱?

    “少林武当向来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本座虽然瞧不上那群臭和尚各种繁文缛节,不过对他们的武功倒是也很佩服的,”东方不败陷入沉思之色,“当年本座为了瞅瞅被吹得神乎其技的少林七十二绝技,潜入少林寺藏经阁,一路上察觉到至少三股不弱于我的气息,本座只知道其中一人应该是号称少林寺两百年来武功第一的十三绝神僧玄澄。”说完不禁瞟了鸠摩智一眼。

    鸠摩智脸色不由得有些尴尬,他虽然号称精通少林寺七十二绝技,实际上只是靠小无相催动的而已,那个十三绝僧玄澄可是实打实地精通了十三门少林寺绝技。

    “另外两人是谁?”一旁的宋青书大感兴趣。

    刚才开始就有些惊讶这个少年郎的武功眼界,听他发问,东方不败淡淡一笑,接着说道:“本座也不太清楚,当年虽然知道少林寺内有三个不弱于我的人,但也没怎么在意。只要本座想走,天下间还没有能留得住我东方不败的。”东方不败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种睥睨天下的自信。

    “不过,”东方不败突然神情变得有点疑惑,“后来当本座在藏经阁翻阅少林寺经书之时,似乎总能感觉到有人在暗中窥视,衡量一番,本座还是决定离去,那种感觉太邪门了。”

    “东方教主恐怕是碰到藏经阁里的无名神僧了。”宋青书立马明白过来,于是将他的形貌仔细描述了一番。

    “那个在角落扫地的僧人?”东方不败心中一惊,难怪自己当初四处查探,都没找出那股窥视的来源,原来是那个一开始就被自己忽略掉的老朽僧人,知道对方能瞒过自己的耳目,东方不败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还望东方教主指教中原其余高手。”对无名圣僧,鸠摩智没有直观体会,此时并不感兴趣。

    东方不败回过神来,继续说道:“当年华山论剑号称天下第一的全真教王重阳,虽然这个‘天下第一’多半名不副实,但想来胜过大和尚你问题不大。”

    “那也未必。”鸠摩智哼了一声。

    东方不败不以为意,继续说道:“华山派剑圣风清扬,本座也是极为佩服的,相传他已到无剑胜有剑的境界,本座真想见识一下。”说着面露神往之色。

    “贫僧这位小友也领教过风清扬的剑法,东方教主何不问问他?”鸠摩智似笑非笑地说道。

    “哦?本座刚才看见你背后的木剑就觉得奇怪,莫非你是风老传人?”东方不败话音刚落,倏地已出现在宋青书面前。

    宋青书大骇,幸好他早知道东方不败身形鬼魅,敌友难辨之下,一直暗自防备着。

    见他攻到面前,宋青书连忙使出降龙十八掌里的‘鱼跃于渊’,匆忙躲了开来。木剑出鞘,一股剑气激射而出。

    “有趣有趣,今日本座不仅见到了无形刀气,还见识了无形剑气。”东方不败一阵轻呵,招式连绵不绝地攻了过来。

    身处局中,宋青书才体会到了鸠摩智刚才的无奈,也明白了自己和鸠摩智的差距。

    对方速度实在是太快,宋青书根本不清楚他会从哪个位置攻过来,鸠摩智可以凭借丰富的战斗经验推测东方不败有时攻来的方位,提前做好防备之策。

    宋青书却没这个本事,很多时候都是对方手指快挨着他身体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幸好他所学颇杂,加上九阴真经、降龙十八掌、思过崖密洞的剑意,都是天下一等一的武学,才能勉强应对。

    不过在外人看来,宋青书却是手忙脚乱,应付地狼狈不堪,完全没有刚才鸠摩智对阵时那股从容写意。

    “小子,你这在地上翻滚的姿势虽然难看了一点,但效果挺好的。”东方不败已经试探的差不多了,不再继续进攻,退回了原地。

    宋青书讪讪一笑,从地上爬了起来,当着一群人用蛇形翻狸之术,饶是他两世为人,脸皮也不禁有些发烫。

    “你小子的武功虽然不错,不过真能让你在风清扬手下逃得性命?”东方不败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刚才已经试出了对方所使的并非独孤九剑,那他跟风清扬交手自然是敌非友。

    “君子可欺之以方。”宋青书并没有透露自己是靠绝世轻功逃脱的性命,刚才跟东方不败过招也一直忍着没动用踏沙无痕,毕竟不是生死相搏,还是多留点底牌为好。

    “不错不错,”东方不败赞赏地看了他一眼,“风清扬的无剑之境究竟是怎么样的?”

    “在下施展出的剑气,必须得借助这柄木剑来凝形,”宋青书陷入回忆,“风清扬却是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道道剑气,那种感觉,仿佛……仿佛他自己就是一柄绝世好剑。”

    “哦?”东方不败若有所思。

    “东方教主,那还有何人能胜过大轮明王?”这些江湖秘闻康熙向来很感兴趣,如今坐在龙椅上真是听得心神激荡。

    “剩下的都是一些隐居山川的前辈高人,他们如今是否仍然再世,东方也不太清楚?”东方不败答道。

    “那前几年江湖中很出名的什么辽国南苑大王萧峰,明教教主张无忌,北侠郭靖比之明王又如何?”康熙面露好奇之色,追问道。

    “想来应该在伯仲之间,就算略高恐怕也没法明显胜过明王。”东方不败思索了一下,得出自己的估计。

    鸠摩智面皮抽动,心想中原武林,果然豪杰辈出。

    “不知道东方教主可听闻独孤求败此人?”宋青书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独孤求败?”东方不败摇了摇头表示之前没听过,不过想起这个名字的字面含义,不由得一阵冷笑,“恐怕独孤容易,求败难啊。”

    “这名字一看就和东方教主相冲,不过在我韦小宝看来,求败自然没有不败厉害啦。”一旁的韦小宝见东方不败举手投足之间就让自己惊为天人的两大高手低头认输,下意识一记马屁轻拍了过去。

    鸠摩智和宋青书对视一眼,心中暗自鄙视了韦小宝一番:光从名字来看,求败的境界哪是不败可比的。

    东方不败显然也有同样的想法,正在思索着这个独孤求败是何方神圣,突然神色一动,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明王,刚才我不是说这天下隐藏着不少前辈高人么,原来这里就有一个。”

    话音刚落,东方不败双手一扬,宋青书还没反应过来,数十根绣花针已经密密麻麻射到了御书房一处横梁阴影处。

    宋青书与鸠摩智抬头看去,只见那处只有寒光闪闪的数十枚细针。,却无半个人影。

    “东方教主果然武功高强,老夫不过心跳加速了一分,就让你感觉到了。”随着晦涩的声音响起,一个老太监从旁边柱子的阴影处走了出来。

    “你是何人?”康熙被吓了一大跳,要不是见他身着太监服,恐怕就要喊抓刺客了。

    “回皇上,”老太监面露思索之色,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时间太久,老夫也不记得了,不过么,我记得我入宫那会儿这皇帝好像还是姓朱的……”

    康熙勃然色变,韦小宝也心中一惊,连忙大呼:“护……”驾字还没说出口,他喉咙间已经多了一枚细针。

    韦小宝顿时吓得屁滚尿流,还以为自己一命呜呼了,动了几下却发现自己只是哑穴被刺中,发不了声音而已,其余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鸠摩智和宋青书却是被唬了一大跳,连忙全神贯注戒备起来。要知道两人都是绝顶高手,刚才居然没有察觉到屋内还有另一个人,听东方不败的语气,他似乎也是刚发现的。

    “你为何会《葵花宝典》?”东方不败显然心中也不平静,双眼牢牢盯着对方。

    “你问老夫为什么会《葵花宝典》?”老太监轻笑一声,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看着东方不败说道,“《葵花宝典》是我创出来的,你说我会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