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七十八章 布裙荆钗

    “淫贼,快放了曾柔师妹!”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到王屋山撒野。”

    ……

    宋青书完全无视这群喽啰的叫嚣,直到一个须发斑白的中年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看阁下武功,绝非泛泛之辈,又何必为难一个小姑娘?”中年男人沉声问道。

    “你是司徒伯雷?”宋青书睁开眼睛看了对方一眼。

    “不错,老夫就是。”中年男人答道。

    听他呼吸吐纳,便知道他武功并不高明,不过对方身上自有一种军人特有的坚毅惨烈之气,宋青书暗暗点头:“在下有要事需要和老英雄商谈,不知道阁下可有胆量跟我进屋详谈?”

    司徒伯雷陷入了沉默,对方深夜造访,形迹可疑,跟他进屋岂不是以身犯险。

    见首领沉默,其余人纷纷叫骂,都劝他不要上当。

    非常时期行非常事,宋青书咳嗽一声,开口说道:“司徒老英雄有所顾忌也在所难免,不过我可不是求你进来,而是威胁,懂么?”

    宋青书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数到三,你要是不愿意跟我进屋一谈,我就剥掉这位小姑娘一件衣服;然后再开始计数,数到三又剥掉她一件,知道她身上脱无可脱。”

    曾柔吓得粉脸煞白,王屋派众人也开口怒骂。

    “小美人儿,你说你这些师兄师弟会不会为了看一眼你的娇躯,而故作大义凛然拖延时间呢?一……二……”宋青书用鼻尖轻轻碰了一下曾柔的脸蛋儿,陶醉地吸了一口气,少女特有的青春味道,真是美妙。

    “你杀了我吧,我不会受你的侮辱的!”曾柔虽然心中害怕,浑身都不自主在颤抖,但也不愿意让敬爱的师父陷入险地。

    “好,老夫跟你进屋!”司徒伯雷终于开口道,曾柔是他一老友临终前托付给他的,他不可能让曾柔的清白今天毁于一旦。

    “果然够胆识,司徒老英雄,请!”宋青书让开道路,做了个请的姿势。

    搂着曾柔,宋青书慢慢跟着司徒伯雷往屋里走去,察觉到其余人也围了上来,宋青书运起内力,衣袖往后一拂,众人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纷纷站立不稳,跌倒在地上。

    “等会儿有谁如果敢靠近这间小屋三丈之内,这块石头就是他的下场。”宋青书使出大伏魔拳,一拳轰向旁边一块大石头。

    曾柔看见那块碎裂一地的石头,心中一寒:这个人武功好高好高……

    其余人也脸色惨白,纷纷驻足于原地,一时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阁下究竟有什么话想跟老夫说?”司徒伯雷也看见了刚才的场景,暗忖对方的武艺不知道比自己高明多少倍,不过这么多年征战沙场,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因此能以一颗平常心面对宋青书。

    这番沙场气度看得宋青书佩服不已,轻轻一推,就放开了曾柔。

    “师父~”曾柔甫一脱困,连忙躲到了司徒伯雷身后,这一声师父真是喊得又娇又怯。

    司徒伯雷安慰了曾柔一番,回过头来怔怔地看着宋青书。

    “为了见司徒老英雄,仓促之间,在下不得不出此下策,得罪了曾柔姑娘,还望姑娘恕罪。”宋青书礼貌地施了一礼,一改之前跋扈凶恶的模样。

    想到刚才浑身上下不知被他揩了不少油,曾柔羞怒不已,不过这些事情只有两人私下知晓,她一时也不好透露给自己师父,只好愤怒地瞪着他以示抗议。

    司徒伯雷不置可否,淡淡说道:“阁下还是说明来意吧。”

    “如今山下数千精锐的鞑子兵,不知道司徒老英雄打算怎么应对?”宋青书自顾找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

    司徒伯雷欲言又止,本想说应对之策不会让一个外人知晓,但突然意识到根本没有什么应对之策,不由得僵在那里。

    “如果在下猜得不错的话,你们王屋派打着的是据山坚守的主意,是不是?”见他不说话,宋青书自顾说道。

    “哼,王屋山易守难攻,满清鞑子想攻上来,可没那么容易。”司徒伯雷冷哼一声。

    “不错,山下区区三千骁骑营,强攻的话恐怕少不得损兵折将,只是……”宋青书故意顿了一下顿。

    “只是什么?”曾柔不由得好奇问道。

    宋青书报之以微笑,说道:“老英雄认为王屋派之前能一直逍遥自在,最大的原因是什么?真的是靠你手下这千把人么?”

    司徒伯雷脸色有些难看:“我们王屋山就是靠着这一两千人,才让鞑子官府对我们听之任之。”

    “错!”宋青书站了起来,“你们之所以逍遥自在是因为之前你们一直没有进入朝廷的视线,本地官员出于种种原因并没有将你们的情况上报给朝廷。这次朝廷扫荡武林的举动并不是针对你们王屋派而来,不过如果你们跟朝廷大军大战一番,引起了康熙的注意……嘿嘿,到时候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官兵前来剿匪,你们这一千人究竟能支持多久呢?”

    司徒伯雷听得冷汗涔涔,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看着宋青书,心中一动,连忙拱手问道:“多谢高人指点,不知阁下可有解救办法?”

    宋青书一阵轻笑:“老英雄反应倒也快,我这次的确是来给你们指点一条明路的。现在有上中下三策让你们选,老英雄不妨听听。”

    司徒伯雷神情一肃,说道:“愿闻其详。”

    “这上策么,自然是表面上接受满清朝廷的册封,朝廷得了面子,你们得了里子,皆大欢喜。山下的官兵都有家有室,谁也不想真动刀动枪以致丢了性命,你们只要接受册封,他们没人会反对。”宋青书笑着说道。

    “要我投降满清,那是万万不可!”哪知司徒伯雷一听就连忙摇头,一副不欲再谈的样子。

    “司徒老英雄果然是出了名的反清义士,铮铮铁骨,在下佩服佩服!”宋青书知道他绝不会同意这个上策,也不以为意,“老英雄不妨听听我的中策。”

    “请说。”司徒伯雷终于平静了下来。

    “中策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宋青书嘿嘿一笑,心想敌强我弱时,毛爷爷的游击战理论乃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走?”司徒伯雷心中一动,想了片刻还是摇摇头,“不战而逃,不免为武林同道耻笑。听到这个消息,到时候军中肯定锐气尽失,连死守都做不到。”司徒伯雷一顿,还是补充了一句:“再说,山下大军封住出口,哪有这么好走的。”

    “那下策是什么?”曾柔听他说上中两策,觉得中策反而比上策好,说不定下策也比中策好呢。

    “下策自然是死守王屋山,等着应付朝廷一拨又一波的镇压大军。”宋青书看着一席蓝衫的曾柔笑道,布裙荆钗,不施粉黛,反而造就了一份最纯真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