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八十章 有了桂公公,生活就是很轻松

    “既然我们攻上去比较困难,那何不将他们引下来?”宋青书说道,“韦大人好赌的名声天下皆知,到时候假装在帐中聚众赌博,放松戒备,让王屋派众人以为有机可乘,必会生起擒贼先擒王的念头,忍不住从山上下来的。”

    “好!”众将官纷纷称妙,韦小宝心里直骂娘,却也只能同意。

    当晚众人就在中军帐中开了赌局,韦小宝摸出一叠银票,往桌上一放,足足有五六千两,说道:“哪个有本事的就来赢去。”心中却是不停祈祷着王屋山那群人千万别下来。

    众军官纷纷*,有吃有赔。赌了一会,大家兴起,赌注渐大,挤在后面的军士也递上银子来*。

    本来明明假装赌博,暗自防备的,哪知到了后来,各个都杀红了眼,甚至有些输光了的还跑回营去找不赌的同袍借钱来翻本。

    中军帐中,但闻一片呼幺喝六、吃上赔下之声,宛然便是个真正的大赌场。

    韦小宝暗自得意:“嘿嘿,你们赌得越投入,等会儿就算王屋派的人下来你们恐怕也捉不住。”

    忽然一人朗声说道:“押天门!”将一件西瓜般的东西押在天门。众人一看,登时惊得呆了。赌台上赫然是一颗血肉模糊的首级。那首级头戴官帽,正是在帐外巡逻的御前侍卫。

    众人惊恍抬头,发现帐口多了十几个身穿蓝衫之人,纷纷手执长刀利剑。

    众军士正准备拿刀反击,哪知道刚才赌得兴起,身上的刀早已被扔到了一旁,此时对方虎视眈眈,要捡起来恐怕立即成为对方攻击对象,一时间所有人都不敢异动。

    “哼,满清鞑子果然气数已尽,竟然差你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领兵,居然还在军营中聚众赌博。”司徒伯雷一扫场中情况,心中如明镜一般。

    “那也未必。”一声长笑,鸠摩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看到鸠摩智身旁的宋青书,曾柔不由得脸色一红,心想果然不出他所料。

    司徒伯雷眼神一凝,和同手下一中年汉子,一道人纷纷一起攻向鸠摩智。

    “剑法不错,可惜杂而不纯。”鸠摩智冷笑一声,双手一上一下结成手印,中间形成以肉眼可见气团,一下子抵住了对方三柄长剑。

    司徒伯雷等人鬓角冒汗,发现手中长剑再也不受自己控制,前进一分做不到,想收回长剑也做不到。

    “好!大师好武功!”一群军官只觉得鸠摩智神乎其技,纷纷大声为他吆喝。

    鸠摩智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笑容,运气于手,轻轻一捏,三柄长剑尽数被震断,剑尖被鸠摩智一挥手,尽数反射回三人身上。

    帐中军士趁机掩杀上去,王屋派众人已被吓得面如土色,仓促之间每人很快就被数柄刀架在脖子上。

    看到已经被制服的王屋派众人,韦小宝一阵头疼,眼珠子滴溜溜的直转,心中寻思着怎样找个借口放了他们才好。

    见时机已到,宋青书出声问道:“你们王屋派杀官闯营,这可是谋反的大罪,就不怕杀头么?”

    “哼,我们为平西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平西王不日起兵,到时候你们这群鞑子的好日子就到头了。”司徒伯雷按照昨夜商量的说道。

    果然场中众军官面面相觑,张康年怒斥道:“胡说,圣上对平西王宠爱有加,平西王也一向对皇上忠心耿耿,这么多年一直坚守山海关防备蒙古,你胡乱攀咬人,未免找错了对象。”

    韦小宝却是明白康熙和吴三桂之间的互相猜忌,加上司徒伯雷是吴三桂旧将,心想他说的莫非是真的?不对,之前师父还特意通知我,让我保存王屋一派……明白了,他肯定是恨吴三桂入骨,此次以为必死无疑,就想拉吴三桂垫背。

    想明白了这点,韦小宝连忙招呼此次行动的几个高层到一旁商量:“之前我听到过皇上无意间透露了撤藩的念头,莫非是消息泄露了,把吴三桂逼急了?”

    一群人哪知道有这个变故,鸠摩智大吃一惊:“要是吴三桂真有了反意,那可是天大的事情。”

    宋青书眉毛一跳,趁机说道:“如果我们将这群人抓到京城,吴三桂得到消息,要是逼得他狗急跳墙,皇上仓促之间恐怕不好应付啊,说不定反而会回过头来怪罪我们。”

    几个骁骑营将官吓得面无人色,这等高层的动荡哪是他们敢参与的,一个不慎就是家破人亡的节奏,纷纷看着韦小宝:“一切由韦大人做主。”

    韦小宝意外地看了宋青书一眼,没想到他把自己想说的都给说了,连忙接口道:“恐怕我们得想办法将这件事情压下来,我看不如将这些人放了。”

    “放了?”一群人觉得无法理解,好不容易将王屋派一网打尽,就这么放了?

    “这就是你们不懂为官之道了,”韦小宝轻咳一声,装模作样地说道,“你们抓了他们,自以为是大功一件,可是刚才宋大哥已经分析了,最后皇上不仅不会赏我们,说不定还会责罚我们。但将他们放了却大大的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鸠摩智一头雾水,心想这中土的官场怎么比武功还复杂。

    “你们想想,”韦小宝低声说道,“他们失手被擒,然后又被我们放了,回去肯定不敢跟吴三桂提这件事情。他们一提,吴三桂肯定怀疑他们已经投降了朝廷,不然我们不可能放过他们。他们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跟吴三桂说?”

    “这样一来吴三桂不知道今日之事,自然也不会这么快就造反。而我们却可以提前通知皇上,让朝廷早做准备,说不定皇上一高兴,反而会记我们一大功呢。”

    “有了桂公公,生活就是很轻松!”一旁的赵齐贤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

    多隆也笑道:“多亏韦兄弟提醒,不然今天我们犯了大错还不自知。”

    鸠摩智也感叹万分:“中土文化,果然博大精深。”

    “不过么,”韦小宝斜着眼睛看了看远处的王屋派一行人,“他们杀了我们兄弟,就这么放了,未免有损弟兄们的士气,嘿嘿,总得在他们身上收点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