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八十一章 五岳剑派

    韦小宝带着一行人来到司徒伯雷面前,对着他嘿嘿冷笑。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王屋派的人皱一下眉头就不是好汉。”司徒伯雷冷哼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你们一群江湖泥腿子也想抱平西王大腿?说出来的谎话谁信啊。”韦小宝嘿嘿一笑,“老子我今天心情好,有心放你们一马……”

    听到韦小宝的话,王屋派有不少人都抬起头来,眼露希冀之色,本来大家都杀官作乱,被擒住了自然是个个杀头,绝无幸免之理,哪知道现在反而生出了一线希望。

    “这样吧,正好刚才我们正在这里赌钱,你们就来跟我赌一把,赢的人,自然就可以离去,至于输的么……”韦小宝冷笑不止。

    “输了的人怎么样?”王屋派一人不由得开口问道。

    “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韦小宝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把人头留下就可以了。”

    韦小宝心想刚才那篇鬼话骗这群傻瓜还行,要骗康熙恐怕还差点,总得留下几个人来,送回去给小皇帝也算交差了。

    王屋派众人尽皆心中一寒,心想这次恐怕有半数的兄弟得撂在这里了。

    “那怎么个赌法?”一个俏生生的声音响起,韦小宝回头一看,这才注意到人群中的曾柔。

    “他爷爷的,怎么还有这么一个大美女刚才没看见?”韦小宝心中一荡,有心在漂亮姑娘面前留下一个好形象,连忙笑着说道:“我韦小宝平生最怜香惜……惜花了,这位不知道是小姐姐还是小妹妹就不用赌了,你可以先走了。”

    曾柔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缓缓摇头,低声说道:“我不要,我们……我们同门一行十九人,自然是同……同生共死。”

    此时她心中明明害怕至极,却也不愿独自逃生,抬头看到了宋青书和煦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一颗心竟然平静下来,说话也变得越来越流畅,场中众人也不由得暗暗佩服她的胆量。

    “好,小姐姐你很有义气,”韦小宝说道,“既然同生共死,那也不用一个个分别赌了。小姑娘,你跟我赌一手。你赢了,一十九人一起滚蛋,倘若输了,一十九颗脑袋一齐砍下,爽不爽快?”

    曾柔回头看了一眼司徒伯雷,等他示下。

    司徒伯雷好生难以委决,倘若十九人分别和这小将军赌,势必有输有赢,如果他当真言而有信,那么十九人中当可有半数活命,日后尚可再去设法报仇。但如由曾柔掷骰,赢则全师而退,输了全军覆没,未免太过凶险。

    “小师妹,说得好!你一介女流都能做到同生共死,莫非我赢了还有脸面独自逃生么?反正今天我这条命也是捡来的,你就跟他赌好了,我们同生共死。”一个蓝衣大汉大声说道,其余众人纷纷附和。

    韦小宝将骰盆往她面前一推:“好,小姐姐你先掷,点数大的赢。”

    曾柔伸手抓起了三粒骰子,睫毛轻颤,显然心中极为紧张,手一抖,落入碗中。

    王屋派众人一看,脸色纷纷惨白,原来曾柔扔出了二个一点,一个二点,十成之中,已经输了九成九。

    一名蓝衣汉子突然叫道:“我的脑袋,由我自己来赌,别人掷的不算。”

    司徒伯雷怒道:“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如此贪生怕死?”

    那汉子说道:“你只是我师父嘛,又不是我爹,凭什么决定我的生死。”

    人群中有人冷笑道:“刚才小师妹掷的时候,你又不说,现在看她掷了个四点,你才开腔,嘿嘿。”

    宋青书心中一动,暗叫来得好。

    韦小宝也眼神一亮,连忙问道:“这位兄台叫什么名字?”

    那汉子大喜:“小人名叫元义方。”

    “阁下毫无义气,何不改个名字,叫元方?”王屋派的人顿时哄堂大笑。

    “元方?”宋青书脸色古怪,元芳你可真够忙的,这里都还要串场。

    “还有哪一位要自己赌的?”韦小宝环视全场,有几人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做声。

    “既然没有那我就掷了。”韦小宝虽然脸上轻松,心中却是紧张,多日不操练,等会儿不一定能扔出三个一出来,害死了这群人被师父责骂不说,这花朵儿般的小姑娘也跟着死了,岂不可惜?

    接下来就是原著里的情节,韦小宝作弊扔出来三个一,趁机放了王屋派一干人等,最后把元义方给严刑拷打,押送回京让康熙定夺。

    “他爷爷的,我好心相放,那个小娘皮居然都没多看我一眼。”想到曾柔离去时的默不作声,反而看了宋青书一眼,韦小宝心中一阵不爽,只觉得做了天下间最亏本的买卖,恨恨想到:果然鸨儿爱钞,姐儿爱俏。

    宋青书却被曾柔那一眼盯得胆战心惊,暗自捏了一把冷汗:女人关键时刻就是靠不住,差点露出马脚。

    宋青书为了转移大家注意力,连忙询问道:“韦兄弟,王屋派已经平定了,下一个倒霉门派是谁?”

    韦小宝拿出情报一瞅,脸色有些讪讪,心想这上面的字它认识我,我不认识他呀,连忙递给宋青书:“宋大哥,你念给大家听把。”

    宋青书接过来一看,不由得吃惊道:“泰山派?”

    “宋公子,这个泰山派很厉害么?”一旁的鸠摩智见宋青书这个表情,顿时好奇问道。

    “泰山派的武功倒也罢了,算得上高手的也就是一个玉真子。”宋青书说道。

    “玉真子?”一旁的多隆皱眉道,“号称宝亲王麾下第一高手的那个道人?”

    “这倒不是问题,玉真子虽然是当今泰山派掌门天门道人的师叔,不过他品性不端,早已被逐出泰山派,”宋青书这段时间有意收集江湖中的信息,跟自己已知的情节对比,因此知道得相当详细,“我担心的是五岳剑派,他们既然号称同气连枝,如今泰山派受难,其余四派恐怕不会袖手旁观。”

    “五岳剑派?”韦小宝也有所耳闻,“可是那个劳什子嵩山、华山、恒山、衡山又不在我大清境内,他们也会千里迢迢来这里趟这趟浑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