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八十四章 第一场比试

    冲虚道人身子缓缓右转,左手持剑向上提起,剑身横于胸前,左右双掌掌心相对,如抱圆球,场中众人见他长剑未出,已然蓄势无穷,纷纷佩服不已。

    右手捏着剑诀,左手剑不住抖动,突然平刺,剑尖急颤,看不出攻向何处,笼罩了宋青书上盘七大要穴,鸠摩智心中一喜,看出那道人露出三处破绽,正欲开口提醒宋青书,哪知对方剑招未曾使老,已然圈转。突然之间,众人眼前出现了几个白色光圈,大圈小圈,正圈斜圈,闪烁不已。鸠摩智眼前一花,发现之前的破绽竟然已经消失不见。

    冲虚道人剑上所幻的光圈越来越多,过不多时,他全身已隐在无数光圈之中,光圈一个未消,另一个再生,长剑虽使得极快,却听不到丝毫金刃劈风之声,足见剑劲之柔韧已达于化境。在场众人再也瞧不出他剑法中的空隙,只觉似有千百柄长剑护住了他全身,一时间纷纷骇然,心想太极剑法果然名不虚传。

    宋青书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木剑出鞘,一招降龙十八掌的飞龙在天,从天而降,一柄木剑直击对方光圈中最亮的地方。

    “不可!”鸠摩智以为他气昏了头,这一剑刺下去,还不被对方长剑绞断一条手臂?

    场中其余众高手也觉得宋青书太过托大,妄想一招胜地,这样往对方剑芒最耀眼的地方冲去,焉有不败之理。

    哪知一阵精铁相交之声过后,冲虚道人竟然连退五步,看着手中还有半截的长剑,脸如土色,不可置信地说道:“我败了~”

    场中众人纷纷惊得站了起来,哪知道形势突然逆转,武功稍低的众人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鸠摩智方正左冷禅等人勉强看出了一点蹊跷:看来太极剑画圆的最中心反而是它的破绽,这破绽估计除了张三丰,恐怕连冲虚道人自己都不清楚,想到宋青书居然能一眼就看出来,心中不由得开始重新评估起宋青书的实力来。

    宋青书大呼侥幸,刚才自己一再大言不惭,出言挑衅,就是想激怒对方。

    一招之约之下,冲虚拿不准自己的虚实,必定会为了求稳而使出最强的防守剑法,想一开始就立于不败之地。

    哪知道宋青书是一个熟悉原剧情的BUG人物,当然清楚他这一路太极剑的弱点就是在光圈最耀眼的地方。如果冲虚道人以寻常剑法跟宋青书攻防,以他在剑法上的造诣,估计百招之内两人都分不出胜负,可是冲虚道人最终却选了宋青书熟知弱点的太极剑法……

    被门派中一个后辈一招击败,哪怕冲虚道长为人再豁达,也不禁觉得无地自容,“贫道已无脸再留在此处,先行回真武观闭关悟剑了。”说完也不理众人挽留,身形落寞地下山而去。

    “自己跟武当派的梁子恐怕再也解不开了。”宋青书叹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左冷禅,“左盟主,该你下场了吧。”

    左冷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想自己武功和冲虚只是在伯仲之间,冲虚都被他一剑击败……

    不过他终归是枭雄人物,心念一转,就有了计较:“好,不过连冲虚道长这样的用剑大家都败在阁下剑法之下,左某自问剑法还比不过冲虚道长,所以这次我要换个比法,不跟你比剑。”

    左冷禅大大方方承认自己剑法不如冲虚,却让场中众人都觉得他光明磊落,反而没想到他以一个武林前辈的身份跟后辈比武,却要对方舍弃最擅长的武功,是何等无耻。

    “哦,那你想比什么?”宋青书顿时来了兴趣。

    “比内力。”左冷禅看着宋青书,心中冷笑,就算他从娘胎里开始练,如今这个岁数,内力能有多高。

    鸠摩智都已经觉得自己有时候很不择手段了,没想到这次碰到个脸皮更厚的,不由得出言讥讽道:“阁下堂堂五岳盟主,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哼!”左冷禅毫不在意,“我们将的是比武,又没规定一定要比剑。”

    宋青书知道对方是想用寒冰真气对付自己,遂将木剑放回背后,展颜笑道:“说的不错,左盟主的行事风格与气魄胸襟,在下却是极为佩服的,今日特来领教高招。”

    左冷禅见他语气不似作伪,心中奇怪,莫非对方真的佩服自己?哪知道宋青书的确是佩服他行事狠辣,胸中有吞吐天下之气的枭雄之姿,只可惜在原著中没有主角光环,最后败给一群胸无大志的守成之徒。

    “宋少侠请!”左冷禅身为武林中成名人物,让对方弃剑用掌,已经面目无光,哪还好意思先行强攻。

    “好!”宋青书也不客气,一手大伏魔拳攻了过去。

    相隔数丈,左冷禅就感觉到一股阳刚之气迎面而来,不由得心中大骇,连忙使出嵩山派绝技大嵩阳掌迎了上去。

    左冷禅忽拳忽掌,忽抓忽拿,极尽变化之能事,宋青书的拳法古朴少变,却是威势极重,每次都攻其必救,两相对比之下,左冷禅的大嵩阳掌反而招数太繁,变化太多。两人越斗越快,场中武功稍微差一点的人都快看不清他们的动作。

    “国师,宋公子和那个五岳盟主,谁占了上风?”多隆只觉得两人相斗得形势凶险,也看不出谁更占优势,不由得出言问道。

    “这个左盟主虽然掌法渐渐受制,不过数十年的武学修为也不是白给的,宋公子想胜他恐怕不太容易。”鸠摩智一眼就看出两人此时已趋向与僵持,短时间内谁也胜不了谁。

    左冷禅却是越打越有信心,心中庆幸不已,对方掌法虽大巧若拙,不过却也比不上刚才所露的剑法那么惊世骇俗,顿时鼓起劲力攻了过去。

    宋青书却是眉头微皱,自己一心想借着和高手过招的机会,将所会的掌法融会贯通,可是要将峨眉派的金顶绵掌,武当派的武当长拳、震天铁掌,武当绵掌,九阴真经里的摧心掌,大伏魔拳,还有丐帮的降龙十八掌糅合在一起,又谈何容易?

    金顶绵掌,武当长拳还有震天铁掌倒也罢了,武当绵掌是张三丰为武当派创立的传世绝学,也许威力稍优不足,但胜在破绽极少,以张三丰的武学修为,早已将武当绵掌化繁为简,没有一丝多余的东西。摧心掌、大伏魔拳更是一代宗师黄裳呕心之作,想改动一招一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降龙十八掌更是经过几十代丐帮高手改良,如今可以说已经到了添一分就太过,减一分就略显不足的境界,哪是宋青书说改就改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