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八十五章 第二场意外的结果

    左冷禅心中却是另一种感受,他只觉得宋青书掌法越来越流畅,心中忌惮这样僵持下去,对方说不定真能将几种风格迥异的掌法融会贯通。

    而且存着一丝胜过宋青书的心思,刚才他一剑败冲虚,自己要是能赢了他,嵩山派和自己的威望就将如日中天,想到这里,左冷禅心中一动,拼着内力大损,运起寒冰真气于指尖,缓缓向对方点去。

    宋青书心中一凛,知道这就是左冷禅的绝招寒冰真气,不过有心试试自己至刚至阳的神照真气,也不加闪避,一拳赢了上去。

    拳指相交,刚才快若闪电的两人顿时安定下来。玉皇顶上其余人看来,左冷禅脸色越来越白,双脚站立的石板上都冻起了一丝寒霜,宋青书却是神色凝重,脸上隐隐闪现红光。

    “国师,宋公子会不会有事?”看着左冷禅居然能将石板都冻成冰,多隆心中骇然,不由得为宋青书捏了一把汗。

    哪知鸠摩智放心一笑:“多总管大可放心,高手比拼内力,胜负本来就在一线之间。这位左盟主还做不到收放自如的境界,导致体内真气外泄。反观宋公子,内力凝而不发,绵长厚重,最多一炷香的时间,左冷禅必败。”

    场中的左冷禅听到鸠摩智的评语,心中一惊,想到自己为了炫耀,经常故意让寒冰真气外泄,吸引门下弟子敬佩景仰之色,哪知道在真正的高手眼中,却是如此不堪。羞怒交加,一口气没顺过来,马上觉得对方炙热逼人的内息汹涌澎湃而来。

    泰山众人只见左冷禅狂喷一口鲜血,倒退十数丈,牙关紧闭,显然受了重伤。

    宋青书平复一下体内混乱的真气,淡淡一笑:“第一场是我们胜了。”转身走了回来。

    见宋青书赢了一场,鸠摩智顿觉这次比斗已经十拿九稳,长声一笑,排众而出,立于场中,环视群雄:“大清国师,吐蕃大轮明王鸠摩智,久仰中原高手如云,特来请教。”

    玉皇顶上众人纷纷色变,可是一时又想不到谁能胜他,公认武功最高的金蛇王自认跟他比起来也不过五五之数,大家一致决定让他隐藏着当一个奇兵,考虑到已经输了一场,这第二场的人选可就成了难题。

    “阿弥陀佛!久闻明王精通少林寺七十二绝技,老衲不才,斗胆来见识一下。”一声佛号,方证大师缓缓走到场中。

    “好一个金刚狮子吼!”鸠摩智眼神一亮,只觉得纯以内功而论,对方似乎不在自己之下。

    “江湖传言,我寺玄悲大师在大理身戒寺败亡于阁下之手,敢问明王,不知可否属实?”方证大师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盯着鸠摩智。

    以对方成名绝技无相劫指击杀对方,实乃鸠摩智平生得意一战,只是考虑到政治影响,语焉不详道:“那个和尚无相劫指没有学到家,败给贫僧也不稀奇,至于后来他死于何人之手,恕贫僧无法得知。”

    听到他没有明显否认,场中人不由得一片哗然,方证眼神一凝,缓缓开口:“老衲就以千手如来掌领教一下阁下所谓的少林七十二绝技。”

    说完便轻飘飘拍出一掌,这一掌招式寻常,但掌到中途,忽然微微摇晃,登时一掌变两掌,两掌变四掌,四掌变八掌,八掌变十六掌,进而幻化为三十二掌,掌法变幻莫测,每一掌击出,甫到中途,已变为好几个方位,掌法奇幻无比。

    鸠摩智心中赞叹,掌法繁复却能使每掌功力不散,当真是把千手如来掌练到了登峰造极,心念一转,已经抬起手来,右手食指中指轻轻搭住,作拈花之状,轻轻向对方弹了三弹。

    山顶辈分低微的众多弟子见他这三弹,实在是普通至极,完全无法与方证大师千手如来掌的声势相较,纷纷喝起了倒彩。

    不过各派掌门等高手却看出了鸠摩智所使确实是少林寺正宗的拈花指,眨眼功夫,方证面前漫天的掌印一下子就溃散了一小半,周围倒彩之声戛然而止。

    “国师好武功!哈哈哈!”一旁的多隆瞧得心神大定,不由得一人高呼,为他喝彩起来。

    宋青书在一旁看得微微一笑,心想多隆果然是一个耿直热情的汉子,憨直得可爱。

    方证见掌影被击散,神色一凝,双掌往外一拨,又将被击散的掌影补全,只是前进的势头却不免缓了下来。

    鸠摩智趁机攻了上去,以指破掌,有心卖弄,多罗叶指,大智无定指,去烦恼指,无相劫指……各种少林绝技层出不穷,看得场中人纷纷目眩神迷,心想这个番僧号称精通少林七十二绝技,果然名不虚传。

    方证大师精研易筋经,内功已入化境,千手如来掌更是佛门正宗,虽然渐落下风,却也能谨守门户不失。众人见他掌法精妙,数次化险为夷,纷纷暗自喝彩。

    急攻一阵,鸠摩智已经摸清了对方底细,心知十招之内,必能分出胜负。想到自己刚才的各门绝技已经足够耀眼,正欲出手急攻解决战斗,突然神情大变,连忙跳出战圈,脸色铁青地向对方说道:“大师易筋经果然精妙无比,贫僧佩服,此次比试就当平手好了。”

    这一变故场中众人都没料到,刚才情景方证大师明显守多攻少,恐怕坚持不了多久,没想到鸠摩智却突然出言讲和。

    方证也是迷惑不已,正欲开口询问,鸠摩智已经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下台去,想到这一战关系到泰山派的存亡,方证暗叹一声,也就默认了这种局面。

    泰山众人纷纷喝彩,心想对方最强的两人已经比过了,这第三场己方赢定了,而之前战书中也言明在先,若是打和,同样算泰山派赢。

    看到对面狂欢般的姿态,多隆十分不解地询问鸠摩智:“国师,你刚才为什么……”

    鸠摩智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并不搭理他。

    宋青书若有所思,轻声说道:“佛法在求渡世,武功在于杀生,两者背道而驰,少林寺七十二绝技,每一项功夫都能伤人要害、取人性命,凌厉狠辣,大干天和,是以每一项绝技,均须有相应的慈悲佛法为之化解,如若不然则戾气深入脏腑,愈隐愈深,比之任何外毒都要厉害百倍……”

    原来这个场景跟任我行左冷禅的比武很类似,再想到原著中鸠摩智走火入魔的结局,宋青书也就猜到了几分。

    听他言语,鸠摩智眼神先是一道狠厉之色闪过,后来又化为茫然,他终究是佛法高深之辈,渐渐若有所悟。

    “该第三场了。”袁承志从人群中慢慢走了出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三人。

    看到对方背上那标志性的金蛇剑,多隆一张脸变得惨白。